Browsing: 國影本事

國影本事
0 胡金銓的武俠電影經典《俠女》 剪接幻術密技大公開

即使是現在看起來,胡金銓電影的剪接的速度感也是相當獨樹一幟的。在當時,同樣在製作武俠電影的香港邵氏,講究的是長鏡頭的拆招與演武,往往是一大群武行,演出長達一、兩分鐘一鏡到底的打鬥拆招群戲,再佐以極快的推鏡與搖鏡做結尾,然後幾個數分鐘的打鬥用單純的剪接串在一起。但是到了台灣拍武俠片的胡金銓,卻以平穩的運鏡與大量俐落短鏡頭的剪接來描述這段打鬥,看起來極具現代感。

國影本事
0 台語片的時代之光-王萬睿談 「辛奇.很新.奇」影展

1960年代的台語片何「新」之有?首先,辛奇電影的「新」奠基於國家電影中心持續推動的影像保存成果之上。雖然,這些珍貴的膠卷被保留下來也可能只是巧合。1989 年,大都影業清理過去片商寄存於庫房的影片,意外讓珍貴卻斑駁的一批台語片膠卷重見天日,也使辛奇導演當年創作的膠卷透過數位修復流程釋放了原本底片中豐富的細節。在辛奇之前,國家電影中心已陸續完成胡金銓和林摶秋等導演為主題的 DVD 出版計畫,以及數十部經典劇情片與紀錄片膠卷的數位修復成果,主要是為了讓臺灣電影人的手感與足跡能被時代永遠銘刻。

國影本事
0 暗室光影的守護者 專訪國影中心放映師葉聰利、楊杰麟

此次專訪國家電影中心中曾任與現任的放映師,分別是曾於一九九九年到二〇一四年在放映室工作,現在於樹林片庫工作的葉聰利先生,以及曾在片庫做整飭工作,從二〇一四年來到放映室的楊杰麟先生,兩人在成為放映師前都沒有相關經驗,靠的是前一任同事的交接與教導,如一九九八年的《新天堂樂園》中艾費多與多多間經驗傳承的情誼,傳統膠卷放映的基本技能與知識約需花一禮拜到三個月的時間養成,而後需要靠自己去摸索,熟能生巧。

國影本事
0 隱身幕後的副手──電影編劇、修護員,與他們的劇本

編劇,所有靈感彙集的最初起點。在紙筆盛行的年代,他們是手握一枝筆努力伏案「爬格子」;進入電腦數位時代,則是筆記本、電腦鍵盤、錄音筆、手機等工具樣樣來。但實務流程並無二致,編劇的任務依然是反覆撰寫修正,一字一句編織出銀幕上雷霆萬鈞、千鈞一髮,甚或繞指柔情等的對話及場景。

國影本事
0 再看我一眼──末代畫師的手繪電影看板

手繪看板隨著時代轉變,成為懷舊的印記。顏師傅除了固定在戲院工作,也接受商家或藝術空間的委託客製,原本用於傳統電影映演宣傳的視覺圖繪,變成現代生活擬仿復古的裝飾物件,功能轉化,乘載的文化意義也不同。從過去到當代,畫師的筆從未停下,然而電影看板卻不同於海報與其他宣傳品,註定被覆疊,消抹自身的痕跡。或許手繪電影看板終有被取代的一天,然而,當我們思考影像保存的範圍與意義時,是否也能考慮過往從戲院建築發展而來的視覺經驗與空間感受,看見時光更迭中仍堅持傳統的職人與技藝,這是一代人電影記憶的重要環節,同樣值得珍視。

國影本事
0 台北影業膠片沖印設備拆遷記事

台北影業(1980—)的起初業務計有沖印廠與影視後製兩大部分,後於二○○八年底遷移內湖。其沖印廠規劃,原是以成為亞洲地區首屈一指的專業廠房為目標,相關樓層配置,一樓為沖片、剪接、印片,二樓為看光、配藥,地下室設置污水處理廠。走進一樓沖印廠區,抬頭可見井然有序的管路連接機台,每條管路流體之配送,都代表了膠片沖印的不同環節。當年精心規劃的沖印廠房,卻隨著商業電影院的放映媒材,於二○一三年由膠卷全面改為數位放映,公司的經營方向也朝電影數位化後製。當年這批千萬的膠卷沖印設備頓時無用武之地,卻也開啟此次國影中心接手保存設備的契機。

國影本事
0 【國影本事】「攝影師與他的收藏」專訪國寶攝影師林贊廷

走進攝影師林贊庭的家,占據客廳最多的藏品,莫過於那一台台的電影攝影機。有的龐然大物雄霸一角,有的斑駁風華蝸居展示櫃,林桑先是熟練用紅色雷射光筆,以一行家姿態,隔玻璃介紹櫃內名器。不久,他乾脆笑瞇瞇從櫃裡拿出寶貝,親自比畫示範,時而詳述機械構造,時而由此閒談電影人生。原本既定一小時的訪談,破錶長達三小時。

1 2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