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總評:帶領台劇站上一個新的高點,出國比賽也不虛心的作品

0

不幸的盜版事件鬧得沸沸揚揚之際,《我們與惡的距離》最後一週、最後兩集大結局終於正式公開上檔,雖然這兩集為了收尾,不時顯得有些超速趕進度,跟先前穩健但明快的節奏顯得有些落差,但每條線都有相對完整的改變與段落,也更可以看得清楚整體結構的企圖。我會認為最後兩集雖然為了收線有些部分稍嫌草率,但整體而言符合先前發展的伏筆與期待,而全劇終於落幕的現在,也較能針對整體作品提出完整的看法。

《與惡》探討無差別殺人案和其帶來的後續影響,全劇的開頭也確實如此,每一條線不管是宋喬安、王赦、李大芝、李家父母,劇情和角色的狀態都是圍繞在此一事件的周圍開展。但與此同時,正如我在前幾集劇評中指出,編劇刻意經營了應思悅、應思聰這對姐弟和精神病患線,雖然在第二集應思聰的問題就爆發,也在劇情的安排上跟王赦線作了連結,但這條精神病患線很明確跟無差別殺人案是完全不同的第二條線,究竟能否跟整體故事真正融合在一起,是個隱憂。

而編劇的膽量甚至比我預期得更大,《與惡》的五、六集絕對是全劇最大高潮,而且在這個高潮點上,基本上就已經把無差別殺人案這個第一主線做某種程度上的收尾。第七集之後是以精神病患為主線,宋喬安新聞線為副線,王赦則回歸到家庭上來補完前半相對缺乏的個人面。

從故事的發展來看,從序幕拉開各條線及故事發展的輪廓,各方情感與衝突慢慢舖墊到第五、六集的衝突高潮,前六集是穩健精明地在作戰,角色主從也很明顯地拉了出來。到第六集,角色的傷痛與過去暫時告一段落之後,第七集看似所有事情都(甚至有點過於簡單地)變好,然後第八集編劇再殘酷地告訴你人生沒有你想得那麼美好,你犯下的錯誤、想要刻意視而不見的惡意,都是真真實實的,也不是一覺醒來就會突然人間蒸發的。基於這點,七、八集雖然在劇情的舖排上較顯鬆散(因為第一主線走了,第二主線還未明確成為主要主線),但個人對於這兩集(尤其是第八集的峰迴路轉)內容的評價卻相當高,如果這是一個救贖重生的故事,救贖來得太快、阻礙和恨意來得太少,那都是不切實際的,畢竟傷痛和惡意都眼睜睜的就是在那裡,怎麼可能一夕消失?李大芝再次被媒體曝光、宋喬安新聞真的殺人和王誓的夭折,都是很大膽但讓我讚賞的設計。

然而第一主線確定走完之後留下來的空缺,也讓在八、九集正式浮出來的主線精神病患線、副線新聞媒體線難以再掩蓋其瑕疵。我個人一直覺得應思聰這個角色是全劇最功能的主角,他的立體感和合理性甚至不如戲份不多的應思悅未婚夫金鼎凱,林哲熹的演出也只是想當然爾的中規中矩,沒能為這個角色添加什麼可信的要素。所以即使編劇挖空心思,為了想討論精神病患汙名化的議題,讓王赦辦陳昌案,也早早把應思聰知覺思調症的線丟出來,但這本質上仍然和無差別殺人案這個第一主線完全不同,必須要靠編劇的筆硬是扣合起來才行。陳昌線一方面成功地和王赦人權律師面臨的兩難完全扣合,二方面成功地和新聞媒體汙名化線扣合,所以陳昌本人即使出現不多,形象塑造和陳昌線卻寫得非常成功。相對的,陳昌走後,精神病患線獨留應思聰,即使這條線有應思悅的精彩演出,應思聰這個幾乎就只是為了討論精神病患而討論的角色還是無法讓我關心,而後面幾集當這條線成為主線的時候,也未能進一步讓人思考精神病患汙名化的問題,亦未能與新聞線或其他線作太多互動,這條線在我看來是失敗的,也因此從第八集應思聰線所佔篇幅愈來愈多之後,這條線的瑕疵就愈來愈明顯。

基本上我不介意劇情說教或隱含社會議題,這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但應思聰這條線對我來說太過生硬,導致它就剩下為說教而說教的部分,雖然它創造出讓其他角色(尤其是應思悅)顯得非常出色的效果,也確實能夠激起許多的思考(達到本來的社會教育目的),但這條線和角色在撰寫和演出的相對失衡與失色,仍是我認為全劇最可惜的一環。


最後四集處理的新聞副線,其實發展是可以預期也合理的,而且因為議題和演出持續具有高度可看性。但如同我先前所說,宋喬安這個角色身上有太多故事,反而很多事有點模糊處理,這問題在這條線要走弧線的時候就被放大出來了。相較於宋喬安在天彥事件中的懊悔、痛苦、自責被梳理得十分清楚,她在新聞倫理和責任上的觀點其實是被輕輕帶過的,劉昭國和李大芝都有自己對新聞的看法,但宋喬安呢?她的立場和觀點是搖擺或未處理的,所以當她選擇「大獨家」時有些人能接受覺得合理有些人卻不能接受,這也讓後面她開始想要改革的時候顯得較為生硬,因為她本身在新聞線上的角色塑造與劇情發展,突顯更多是 daily 面對的問題與困境,而不是宋喬安自己面對這環境時採取的立場是什麼。所以新聞線的劇情發展與收線是完整的,卻少了有活力的立體角色,就少了點醍醐味。

而在最後幾集另外兩條線,王赦的部分是我認為全劇收得最完整也最漂亮的,他與妻子經歷了失落、挫敗、痛苦然後回到某種日常狀態,一切的一切都再合理不過。林一駿和宋喬平的線,則是因為夫妻關係真的寫得太好,兩人的演出也太自然合理,所以瑕不掩瑜,但為什麼要拉出懷孕爭執線,然後走一個林一駿的成長弧線,我沒有完全被說服。但這對夫妻在前兩條線都有問題的狀態下,絕對是最後兩集的最大看點,最好看最流暢,林予晞和施名帥都繳出很好的演出成績單。宋喬安和劉昭國的家庭線則有點快速解決的狀況,基本上宋喬安在後四集的發展都有類似問題,讓位給其他線後篇幅似乎不足把他們家埋的伏筆都交代完。

整體而言,《與惡》仍然在十集繳出完整而品質穩定的成績,只是後面幾集宋喬安和李大芝的讓位,和應思聰未能成功上位,讓這齣劇沒能維持在五、六集的超高水準,是有些遺憾,但全劇仍然穩在盤上。就全劇完整度而言,仍然比不上《麻醉風暴》,但在格局和多線敘事的開展上,無疑帶領台劇站上一個新的高點上,我們終於繼《麻醉風暴》後有第二部拿得出手、出國比賽也不虛心的作品了,仍然要為之喝采鼓掌。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