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英劇美劇的量尺來看《我們與惡的距離》夠格嗎?不只是敘事與台灣影視的一大步,也讓人抬頭挺胸!

0

從開播前備受矚目,到開播之後節節攀升的收視率,2019 年的現象級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以下簡稱《與惡》)於本週(或許也是永久)畫下句點,以無差別殺人案件為引子,透過一系列衝擊社會的精神病相關案件,探討醫療資源、家庭關係、媒體道德、司法與私法,以及個人在其中,微小又真實的角色。深刻的議題、充滿張力的故事軸線、出色的演員陣容,加上無數觸碰到觀眾靈魂深處的時刻,讓本劇不只在台劇圈,就算是放眼國際影視作品,也絲毫不落下風,只可惜到了影集後半越顯凌亂的故事,加上影集處理不同故事與人物的水準落差,讓《與惡》感動之餘,仍展現出成長的陣痛,以及成熟的空間,我們的確拉近了與頂級作品的距離,但若終極目標是能夠並駕齊驅,則正視作品的問題亦勢在必行。

無論從何角度來看,《與惡》應是台灣在《麻醉風暴》之後,最接近歐美一線主流戲劇的影集作品。許多人對於《與惡》的最大批評,便是本劇過於說教,社會包袱大過於敘事企圖。姑且不論關懷社會議題何時成了影集的負擔(台灣影視作品空有關懷沒有敘事很遺憾地已行之有年,但一流美劇節目統籌如大衛賽門的作品往往也和議題密不可分),但就本劇的情形來說,編劇呂蒔媛以精神疾病為經,社會氛圍為緯,創造出一個批判色彩強烈,卻從未淪為純粹政策宣導或理想倡議的作品,其中角色塑造與個別故事線的用心,無疑是本劇決勝的關鍵,也是讓《與惡》遠遠勝過其他有類似社會寫實風作品的重點。

整體而言,扣除少數案例,《與惡》的角色幾乎皆是鮮明、立體,有著自己真實但不無趣的故事,無論是夾在家庭、傷痛與工作之間的宋喬安、不斷被正義感和家庭拉扯的王赦、背負傷痕原罪努力生活的李大芝、乃至於讓筆者個人深深感動,面對種種磨難反而更加堅強的應思悅,甚至是戲分較少但一樣讓人印象深刻的林一駿、丁美媚、宋喬平,也都有發光發熱的時候,這些都讓《與惡》真正是名符其實的大堆頭戲劇,而並不只是一堆故事角色的大雜燴;角色每個自私、軟弱、殘忍的決定(宋喬安「罪人」裡的行為在這方面是傲視群雄),也只是讓他們更像是有血有肉的凡人,而非永遠佔據道德制高點的戲劇主角。

當然,這也和《與惡》幕前幕後的精彩陣容脫不了關係。幕前,呂蒔媛除了給予這些角色清晰的故事軸線,也給予個別精彩絕倫的時刻,而無論是演技與魅力早已備受肯定的賈靜雯,備受期待的陳妤,乃至過去不以演技見長的曾沛慈,整體表現是清一色地優秀。舉凡宋喬安與李大芝在品味新聞台的衝突,以及宋喬安重返傷心地(「槍響之後」)、丁美媚的喪子之痛(「眾生皆有病」),其中的震撼力就算與其他國際作品相比也絲毫不落下風,真正是不可思議。

扣除些許調性混淆的時刻,導演林君陽賦予《與惡》明確的風格,與攝影師陳克勤和高子皓營造出台劇裡頭數一數二的高質感,大量近距離攝影給予本劇不可或缺的壓迫感,同時除了敘事節奏拿捏得宜,幾場重點戲的鋪陳(「槍響之後」的槍擊案瞬間重現便是一例)也表現不俗,配樂許多時候則有著畫龍點睛的效果。剪接師李俊宏的名字可能相對較少被提及,但其工作對本劇絕對是至關重要,讓台灣終於第一次有了多線敘事的可能,也往第一流歐美戲劇邁進了一大步。

整題而言,《與惡》的確為台劇立下新的里程碑,讓參與的團隊揚眉吐氣,卻也顯現出台灣影視土法煉鋼下的隱憂。首先,男性與女性角色在本劇無論深度、故事,或發展,落差之大讓人困惑。當宋喬安同時為了各種議題奮力掙扎,丈夫劉昭國卻幾乎除了擔任暖男外,毫無敘事的深度或價值;當應思悅努力在各種打擊與悲劇裡頭振作,應思聰扣除最後試圖拉尾盤,多數時候皆是「個案研究」式敘事的犧牲品;當李大芝與其家人掙扎著存活,略嫌平板的王赦則讓人感到不耐,後段的轉折亦顯得倉促。當然,這或許和做為本劇唯一名符其實的男主角,吳慷仁的演出總是莫名單調也有點關係。《與惡》的確做到了多線敘事,只可惜就像劇中水準有些落差的對白,不是每段敘事都分配到適宜的比重,也不是每一段敘事都讓人有心投入或關注。既然本劇由呂蒔媛一人獨攬編劇工作,或許單純多幾位編劇團隊成員,就本劇的情況來說是有益無害。

另外,選擇在全劇中點執行李曉明的死刑是個相當大膽的選擇,一半撕裂一半癒合的結構並非行不通,只是許多時候,《與惡》讓人懷疑本劇是否本來構思為八集或十三集,越到後半故事的走向越顯得零散,也許在故事分配上能夠更平衡。但就結果來看,《與惡》的確是每一條線都有了完整收尾(不過就再一次的,為什麼台灣影集就不能花點時間考慮第二季呢),最後選擇用時間當作解決方式,也是在寫實與殘忍間可接受的平衡,只是比起前半敘事的大器與舉重若輕,本劇在三分之二便到了敘事與創作的高潮,實在讓人有些錯愕與惋惜。

個人能給《與惡》的最高評價,就是本劇就算是用衡量英劇美劇的量尺觀看,也可以抬頭挺胸,揚眉吐氣;但若要與頂級英劇美劇相提並論,則本劇距離國際一流水平,還是有一段距離。在敘事與整個產業發展上,《與惡》為台劇往前踏了一步,至於這一步能不能持續向前,邁向成熟的康莊大道,或是像《麻醉風暴》,成為一個美麗的錯覺,就只能跟本季的結局一樣,留待時間回答了。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