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CATCHPLAY 執行長楊麗貞X公視節目部經理於蓓華:創台劇版權新高紀錄,《我們與惡的距離》如何成為國際平台競逐標的

0

就在《魂囚西門》全劇登上 Netflix 的同時,公視與國際平台的合作又悄悄來到一個新紀元。繼《通靈少女》由 HBO Asia 出資合拍,成為第一部公視與 HBO 合作戲劇後,由公視發展劇本並委製完成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在國際平台競逐下,隨即創下超越《魂囚西門》新高版權費,又創交易價格新高紀錄,最後與 CATCHPLAY ON DEMAND 和 HBO 合作,而且即使 HBO 未正式參與製作,本劇仍掛上了 HBO Original(HBO原創劇)的標籤,證明其品質深受 HBO 肯定及重視。這次 CATCHPLAY ON DEMAND 與 HBO 也以高規格協助戲劇宣銷,最近《我們與惡的距離》在信義威秀旁的大幅廣告,幾乎是提前宣告台劇新旗艦即將誕生。

繼《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與《魂囚西門》和 Netflix 合作播映後,這次《我們與惡的距離》則選擇與 CATCHPLAY ON DEMAND 和 HBO 同步合作,且是 CATCHPLAY ON DEMAND 平台首次購買台劇,公視與 CATCHPLAY ON DEMAND 的策略著眼點為何,版權交易的盛況又是否能為台劇帶來新的契機呢?為了解答這些問題,本次娛樂重擊特別專訪到 CATCHPLAY ON DEMAND 執行長楊麗貞和公視節目部經理於蓓華,一起坐下來分享這次的「緣分」是如何牽成。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 《與惡》片花引起眾多「敲門聲」

眾所皆知,《我們與惡的距離》是公視先獨資開發並製作完成的戲劇,挑戰社會寫實議題。劇拍完之後,開始以片花陸續洽談國際平台作後續播映版權銷售,於蓓華經理說:「《與惡》雖然題材很硬,卻讓我們聽到意外地聽到來自台灣平台急切的敲門聲,就是 CATCHPLAY ON DEMAND。」

CATCHPLAY ON DEMAND執行長楊麗貞解釋道:「其實因為題材非常特殊,在劇開拍的時候我就有開始注意,但過去沒有跟公視合作的經驗,自己的平台也還沒有準備好要往戲劇邁進,所以當時還沒有動作。直到 2018 下半年我們自己開始籌拍原創作品,開始大量接觸國內影視主創,也認識了《與惡》的製作人昱伶,聊到這個作品並看了片花後,我就開始抓著她不放。」她笑著補充道:「我那時候看完簡直失心瘋,反正就是覺得我一定要買到,就開始去問公視能否看到更多素材,能否有機會購買並合作播映。」

CATCHPLAY ON DEMAND 過去以好萊塢電影平台起家,執行長楊麗貞坦言:「我們一直都想投資或購買台灣內容,但我們不走以量取勝的路線,而是強調慎選。因為我們平台使用者多半是電影受眾,對說故事一定是以電影水準在要求,同時現在戲劇選擇眾多,我們如何選到他們願意看、值得看的內容,是我們選片時的準則。我看到《與惡》會失心瘋,就是因為品質完全 qualified,所以我覺得非拿不可。」

談起如何催生出《與惡》這樣品質超越一般台劇,廣受國際平台高度肯定的作品,於蓓華經理形容道:「《與惡》是所謂『四隻腳站在地上』的戲,一齣戲最重要的角色包括製作方、導演、編劇、演員。過去很多劇是傾斜到導演個人,或只依製作人的想法去做,但《與惡》非常特別,是四方都互補,沒有任一方想要獨強,是我們看見這戲可以達到現在水準的關鍵。《與惡》劇本先天起點就比較高,呂蒔媛是很有經驗和人生歷練的編劇,而且為戲做了很紮實的田野,劇本已有一定的成熟度。」於蓓華笑著補充道:「這次穩紮穩打地給予她充滿的劇本開發時間,再徵求團隊,讓她把每個製作人口中的『邪惡三角形』都寫得非常完整!」

林昱伶製作人口中的「邪惡三角形」包括戲中有一幕足足同時出現 7 台 SNG 車、還有身障籃球賽等等。但製作人發揮了應有的實力和誠意,於蓓華說:「雖然笑說是邪惡三角形,確實有製作上的難度,但製作人都好好地完成並呈現出來,沒有要求簡化也沒有刪戲。」

這也就是於蓓華所謂的「四隻腳站在地上」,她認為:「《與惡》其實就好在平衡,團隊的每個成員的企圖心和想完成的目標非常一致,彼此都是看見對方的需求去補位,製作人尤其為製作人制奠立非常好的示範。這次製作公司和製作人真的是不計成本去拍,投入非常多的資金和精力。公視也在想怎麼去把投資和募資的模式打開,有機會讓包括製作方自己的投入或其他民間資金資源進來,能不能讓他們成為股東、夥伴,而不僅僅是委製單位,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做好戲,也能夠有好的後續收益。」

而於蓓華、楊麗貞都認同的就是劇本要先夠好,大家自然願意投入,於蓓華表示:「我第一時間看完戲的感受,一部分很大是出自媒體人的共鳴,劇本對於職人現場的描述、把媒體的無力跟困頓都寫出來也拍出來了,除此之外我相信不管是親情、媒體,每一條線看到的人都會引發某種共感。」於蓓華也感嘆地說:「過去我們可能都是透過看韓國的職人寫實劇,覺得他們為什麼可以做得這麼好,好到讓不是韓國人的我們都可以去理解他們這代人的困境、整體社會的狀態,像《我的大叔》那樣的戲等等,直到《與惡》我們才看到台灣有這樣的可能。」

於蓓華直言:「《與惡》確實呈現出我心裡面一個好台劇該有的樣子。雖然背景是無差別殺人,但這個社會事件只是最底層的脈絡,劇本在在這個脈絡上去討論好幾個不同面向,而且都很深刻。職人劇的部分並不是只是去討論被害者母親散成一地的生活,還討論到在職場上複雜的面向,尤其是記者、新聞台、媒體該有的反思等等,其他包括小孩跟媽媽講的話、親子關係 夫妻之間的關係與對話等等,都有很深刻的真實性與共鳴。」她特別以其中一幕來舉例:「第一集裡賈靜雯喝酒時,那種苦澀和真實感就出來,彷彿可以嘗得出那口酒的味道。」

楊麗貞也補充道:「其實電影就是一、兩小時的長度,但戲劇才能做到的很綿長的、跟觀眾的 engagement,好好地去處理消化一件事。像戲中吳慷仁飾演的人權律師,好像跟一般人印象中不同,但我自己就碰過這種真的堅持正義感的律師,如何抱持著理念去做,非常真實。而且雖然議題似乎比較硬,戲在最後還是給觀眾一個正面的感受,一方面探討得夠深,但另一方面又有溫暖的部分,我可以非常驕傲的告訴大家這是台灣的戲劇,這就是我們的生活。畢竟我們自己也是台灣的平台,看到這樣的一齣劇不只是覺得好,還充滿了很多深刻的感動跟使命感。」

於蓓華也笑說:「他們來敲門後,發現他們看見的也是公視自己在這齣劇上面看見的東西,彼此對於《與惡》的水準和內容都有共識和共鳴,所以自然就一拍即合。」於蓓華也解釋:「近期幾檔公視戲劇都跟不同國際平台合作,這次之所以選擇 CATCHPLAY ON DEMAND 一方面是因為理念相同,二方面也是有機會和台灣本土平台合作,讓公視跟台灣產業環節可以一起前進,而不是每次都單打獨鬥。」《與惡》不但讓 CATCHPLAY ON DEMAND 正式電影跨向影集的第一步,眼光犀利地看準《與惡》,承諾帶進強大的資源協助這部劇讓更多觀眾看到,和公視也有機會開啟未來的合作。

CATCHPLAY、HBO 與公視如何三方共好

CATCHPLAY ON DEMAND 執行長楊麗貞坦言:「看到《與惡》這麼好的作品後,除了一心想要劇上我們的平台外,還有個使命感,一方面除了幫助自己平台外,也希望在市場上能做到跨出台灣,讓更多人看到這部劇,並帶動商業回收,不然永遠台劇的製作費天花板就在那。我們自己的平台只涵蓋台灣、印尼、新加坡三國,這是不夠的,所以一定要找國際平台合作,就戲劇的題材和品質就找了 HBO,他們看了劇也喜歡,最後就促成三方合作。」楊麗貞也強調:「這樣的合作不但可以讓我們跟 HBO ASIA 涵蓋的全亞洲 23 國都看得到《與惡》,HBO 也會把劇帶到美國,而且雙方接下來也會共同努力把劇推廣到中國、日本、歐洲等其他領域,這不只是我們的第一次,也是台劇的第一次。」

於蓓華也補充道:「其實決定共同合作後,CATCHPLAY 和 HBO 也都願意投入資源來行銷推廣劇,三方很快磨出合作的架構,希望達到三贏。」楊麗貞說明道:「彼此都已有讓戲劇達到某程度商業回收的作法,但未來還會再向其他地區推廣,如果有其他地區的販售,就三方一起分潤,所以我們絕不是買完作品、放上平台就結束了。」

楊麗貞進一步說明自己的著眼點:「可能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做電影、內容出身,不管是什麼樣的作品,都先是希望能讓更多人看到、做到商業上的回收。會邀請 HBO 做全球發行的夥伴,也因為他們喜歡劇、掛上 HBO ORIGINAL 後他們自然也會積極推廣到更多區域去,只要賣出到 HBO ASIA 涵蓋 23 國以外的區域,公視就會得到分潤,不只是有版權一次性銷售的收益。最近香港影視節 HBO 也才帶著《與惡》去做大規模的推廣行銷。」

CATCHPLAY 的內容策略 公視的未來合作展望

這次與公視及《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啻也成為 CATCHPLAY ON DEMAND 跨入新領域的先聲,未來是否有不同的合作可能?楊麗貞說明道:「CATCHPLAY 過去確實都是做電影,但其實我們不只購買投資海外電影,也投過國片,像《軍中樂園》、《重返20歲》等等,像《重返20歲》是直接跟韓國公司 CJ 合拍,從劇本開發和製作就開始參與,也共同在亞洲各國發行。過去實際參與投資和製作的數量為數不多,並不是不願意投,而是要看有沒有夠喜歡的標的,還要能夠在對的時機遇見。」

楊麗貞也重申:「事實上 CATCHPLAY 一直都在看項目,未來也會持續看電影項目。至於在戲劇方面,則是清楚看到觀眾的觀影習慣慢慢改變,傾向花更多時間在網路平台觀看作品,所以我們會想開發品質和精緻度介於戲劇跟電影之間的影集,而在高品質影集這個領域,公視無疑是站在了第一線,未來一定有其他合作的可能。」在她看來:「我認為戲劇和電影與消費者之間的連結是不同的,劇的黏著度高,會有比較長的沉浸和沉溺,同時也有比較多的時間跟空間可以討論更多的細節,可以慢慢磨、慢慢長。電影則是短的、立即性的、社交性的,在那兩小時完全投入,然後就結束。」

所以楊麗貞傾向未來同時布局電影和戲劇,也再次強調:「只要東西夠好我們一定願意出手,而且一旦出手一定都有相當誠意。身為台灣平台也多了一重使命感,希望能打通與海外業者的合作,跟夥伴同樣探討除了亞洲區域外,可以如何延伸、販售到其他區域,以增加作品的回收價值。」

公視於蓓華經理也補充道:「公視這兩年陸續有 IP 孵育計畫,後續也會邀請包括 CATCHPLAY 在內的合作夥伴共同來看項目。」除了合作投資項目外,楊麗貞和於蓓華也提到另一種活化 IP 的可能性,也許未來有機會把公視不錯的故事概念,帶到台灣以外的地方去做國際合製,比如放到印尼、新加坡、泰國等地做翻拍或合拍,進一步拓展海外市場。

CATCHPLAY執行長楊麗貞強調:「關鍵還是製作人必須要理解創作跟內容,但又要能理解商業投資,需要有全球化的視野。」於蓓華最後也補充:「公視接下來跟不同國際平台都會有不同方式的合作,會促成不同面向、與不同平台合作,希望能開啟新的結盟與合作,碰撞不同的火花,也想打破排他性的隔閡。」

 

 

 

Punchline Talk 首次舉辦,來和金馬獎評審馬欣一起聊聊「我們和電影的距離」!

活動完全免費,還可以抽馬欣親筆簽名的《階級病院》散文集

活動報名頁面這裡走:http://bit.ly/2GvbiJh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