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荼蘼》楊丞琳:蟄伏五年,以最飽滿的姿態重回台劇女王寶座

2

撰文/Maple;攝影/王辰志

_DSC5631

已經 5 年沒有演戲的楊丞琳,參與植劇場演出《荼蘼》。

談起曾是台劇女王的楊丞琳,上次演出竟然已是蘇麗媚監製的《醉後決定愛上你》,不知不覺已經揮別台劇整整五年的時間。這五年內歷經粉絲的逼問、新聞的揣測、楊丞琳本人內心的掙扎,最後終於在《荼蘼》一次釋放蟄伏的能量,這次楊丞琳繳出連編劇徐譽庭都驚為天人的精彩演出成績單。這五年,對她來說究竟是一個什麼過程?《荼蘼》又如何說服楊丞琳一同綻放出最美麗的花朵?

摸索腳本角色斷層期 在演出的慾望與突破間掙扎

可愛的楊丞琳一說起這幾年沒有接戲,先是向粉絲求饒:「希望粉絲可以原諒我!我真的很想演戲,也都有看到大家抱怨連連,只是沒有適合的劇本。」原來楊丞琳闊別五年,常常聽到粉絲在抱怨等不到她的新戲,《醉後決定愛上你》都看 7 遍了、《海派甜心》都看 5 遍了,下一部到底在哪裡?其實這段期間當然有不少戲劇找上門,但楊丞琳很認真的說:「真的跟我過去的角色都太像了,不是只是神似,而是幾乎一樣!可能這段期間剛好台劇也處在一個摸索期,我自己雖然一直很想演,也有演出的慾望,但當這些劇本和角色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把握可以去說服觀眾,演出讓觀眾可以真正感動的東西。」

這段期間楊丞琳不但要在過戲癮和繳出好作品之間拔河掙扎,因為她同時具有歌手和演員的身分,很多人更誤認她決定專心當歌手,她再三鄭重聲明:「我真的是很愛唱歌,也很愛演戲,我絕對沒有要放棄任何一邊。」

也許「可愛教主」的過往記憶太過鮮明,影響了找上門的戲劇邀約調性,但楊丞琳強調即使是在拿下金鐘獎後,也從沒有為自己的角色或路線設限。她認為角色本身的獨特性還是最重要:「作為一個演員,能夠創造角色生命這點很重要,我也非常樂於去做這件事。像《不良笑花》的女主角設定上是穿得像聖誕樹,是我自己思考後覺得這樣一個女生講話太字正腔圓反而很奇怪,所以才主動提到要改口音。」而《不良笑花》正因為角色開啟了楊丞琳的演技創造力,最後的效果甚至超過眾人預期。她也笑說:「正因為我自己過去一路都玩得很過癮,野心只會愈來愈大。如果拿到的劇本又很雷同,不是自己而已,觀眾可能也會覺得有既視感。」

雖然在這樣多重角力掙扎下,她忍痛忍住演戲慾望五年。這次重回繳出《荼蘼》,自己也十分滿意,向觀眾喊話:「我深深希望大家看到了《荼蘼》,就知道我花這麼久的時間到底在尋找什麼,我還是決定要拍就要拍好的!」

徐譽庭的好劇本 立刻敲開楊丞琳心房

其實在合作之前,楊丞琳就已經很欣賞徐譽庭的劇本:「我覺得譽庭姐過去寫的東西真的很生活,自然到你覺得我某個時刻真的說過這句話。明明是生活到就像你我下午茶正在煩惱、閒聊的問題,可是她卻可以把這些話題轉變成漂亮的故事和劇本,台詞既美又真實,這是最動人的,明明平凡卻又不平凡,就跟鄭如薇一樣!」

這次一拿到《荼蘼》劇本,女主角鄭如薇正好應了「平凡又不平凡」的特點,楊丞琳立刻有感應,她直說:「因為劇本真的寫得太好,演員可以很清楚看到角色的生命,不需要假想太多事情,只要照編劇已經整理出來的架構去表演出來,就已經非常有生命力。加上劇本文筆又好,就更會有強烈的使命感,想把文字化為最完美的畫面。」

這次希望讓觀眾看到她不同面目的楊丞琳,對於過去的電視演法和現在貼近生活、電視電影的演法也相當有心得,「過去演電視會需要很多的停頓、姿態,但這幾年也參與《極光之愛》回到更貼近生活感的演法,到這次《荼蘼》其實是延續的。演鄭如薇是既要回歸平凡,又要拿捏到她的不平凡,用最平淡無奇的方式去感動觀眾。」

當然,精彩的劇本也伴隨著接踵而來的挑戰,楊丞琳笑說過去她拿到劇本總是會先標出全戲最難演段落的前三名,但這次演《荼蘼》是「常常以為難關過了,但難關還會來!」常常她以為哇今天把難的演完了,壓力釋放了,殊不知隔天、再隔天都要面臨同等難度的戲。她苦笑說:「最後覺得每場戲的難演程度,都並列第一名!」因為她演情緒重的戲就不吃飯,這部戲還讓她愈拍愈瘦,開拍時定好裝的衣服都鬆了,看來她的壓力真是與戲中的鄭如薇差相彷彿。

但這次過癮的飆戲也讓她覺得值回票價:「我很喜歡這次雖然是演一個角色,卻又好像在演雙胞胎。後面有一場戲甚至是兩個鄭如薇在對話,魔幻卻又真實,演起來的感覺既難又興奮。」而且這次鄭如薇的年齡跨度不小,要演出歷練的轉變,也是楊丞琳躍躍欲試的挑戰:「雖然我過去也曾經演過從 17 到 24 歲的角色,但那時太年輕,還不夠成熟;現在我 32 歲,去接演這樣有跨度的年齡層更有把握,可以更完整地把自己實際的經歷、體會到的滋味演好。」

_DSC5653

有了一定歷練的楊丞琳,掌握跨年齡演出有更深刻的感覺。

在兩個鄭如薇瘋狂轉換間,楊丞琳特別感受到王小棣老師的貼心,「還好《荼蘼》都是盡量順拍,對演員來說真的很棒,比較不需要一直在跳拍、重新回到狀態。我只要人一到現場,感覺就自然出來,甚至真的碰到不同的男演員時會有不同的心情,就像自己就是鄭如薇。」

人生也曾面臨抉擇,如何面對?

既然和鄭如薇如此有共鳴,楊丞琳是否曾經和《荼蘼》的鄭如薇一樣面臨兩種不同的人生方案抉擇呢?其實楊丞琳早在高二就遇到人生轉捩點,「因為我高一就出道,常常在請假,所以在高二準備升高三的時候,有被學校關切,希望我高三認真唸書,才能順利畢業。但我當時覺得工作就是沒辦法這樣去安排,機會又得來不易,所以當下掙扎很久後就選擇休學,專心拼演藝事業。」

既然如此,有沒有想過如果當時真的選擇繼續升學,自己會是什麼樣子?楊丞琳竟說:「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如果我沒有放棄學業,後來還會不會出那麼多唱片、拍那麼多戲?本來我是很少回頭去想的,但因為這部戲確實有去思考過。不過我自己會覺得如果當時繼續學業,可能看到電視就會後悔、會羨慕,想要趕快畢業、趕快回到工作崗位。」

楊丞琳真誠的思考,完全展露了她對於演藝事業無比的熱情與愛好,非常明顯,她做了對的選擇,也讓人感受到她這些年來的成績絕不是偶然或幸運,而是奠基在她不懈的努力和熱情上—–讓我們一起期待這股熱情蟄伏五年後,如何在《荼蘼》一次迸發出來。

 

延伸閱讀:

專訪《荼蘼》編劇徐譽庭:「其實我一直不覺得自己寫的是愛情,我寫的是生活」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