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TT 系列】專訪 Netflix 執行長海斯汀:明年會員將超越一億

3

NETFLIX 服務提供區域地圖:紅──已提供、黑──未提供;Netflix 幾乎可說是全球服務,除了中國、北韓和中東少數國家。

自從 Netflix 登台,激活台灣 OTT ( Over-the-top 服務)市場後,各路人馬嚴陣以待,從 LiTV 的本土市場保衛戰,傳統媒體如三立與電影公司 CatchPlay 趕著推出影音平台,甚至來自中國的愛奇藝都在台灣大力宣傳「分甘同味」計畫,讓台灣 OTT 市場整個活絡起來。而 Netflix 這個美國老大哥也並未輕敵鬆懈,儘管同時進軍全世界 130 個市場,卻相當重視亞洲,繼溝通長強納森( Jonathan Friedland )一月來台後,創辦人兼執行長的瑞德海斯汀( Reed Hastings )藉五月初參加峇里島舉行的「亞太地區付費電視營運商高峰會」( Asia Pacific Pay-TV Operators Summit,簡稱 APOS )時,帶領內容長 Ted Sarandos,特別提早幾天先到新加坡剛設立的亞洲營運總部,與港台媒體會談,這也是他第一次與台灣媒體面對面。

Netflix 剛發布第一季財報與第二季財測,由於股價與會員增加數都比去年同期來得低,立刻引發 Netflix 對未來股價與市場發展評估的不樂觀,懷疑 Netflix 對全球 OTT 市場憂慮的報導。海斯汀在訪問一開始,就嚴詞否認這個傳言,表示股市總是在改變,Netflix 並不在乎股價的短期變化,而是將注意力專注在會員的成長。Netflix 最新一季會員新增六百萬,不僅是史上增加最多會員的一季,且大多是國際用戶,他甚至樂觀地認為,Netflix 明年就能超越一億會員關卡,因此現在 Netflix 該做的,就是將服務做到最好。

海斯汀也特別提到亞洲市場,指出 Netflix 現在特別專注手機或移動端在使用Netflix 看片時的網路流量控制——我原本還好奇為何他會突然提到這點,沒想到很快就得到解答。

就在訪問後幾天, 5 月 6 號,Netflix 發布最新消息,推出全新的「行動數據用量控制功能」,讓會員在使用手機看影片時,能自行決定要花多少行動數據量,甚至也可以設定僅限 Wi-Fi 串流,不用擔心因流量限制而無法及時看完想看的劇,或是多出額外流量花費。這正是海斯汀這次座談的重點之一,海斯汀說,針對亞洲市場,Netflix 希望在不犧牲畫面品質的前提下,讓會員能看到更多影片,因此數據流量控制的技術相當重要,過去 1G 的流量或許能看 10 小時影片,他希望能提升到 20 甚至 30 小時,這在台灣電信業者紛紛宣布不再提供 4G 吃到飽方案的同時,對台灣會員確實是一大福音,因為有了新功能,就能更有效率地控制流量追劇。

對於今年一次進軍全球 130 個市場,海斯汀也承認,這將是個很長的學習過程,但從 Netflix 在巴西發展四年的經驗看來,他相信台灣的發展也將會近似;從付費方式,與在地廠商合作,到發展當地原創作品,海斯汀說,畢竟 Netflix 進入台灣與亞洲市場才一百天,只要展開服務,就開始了整個學習過程,每個國家的狀況當然都稍有不同,但他相信只要經過不斷學習,每季一定都會有一定幅度成長。海斯汀也特別強調,台灣是個富裕國家,Netflix 選擇進入的市場,都會參考當地國民平均所得,就像新加坡與香港,台灣的平均所得也是相當高,因此他對台灣市場有信心。

不過台灣比較特殊的一點是,Netflix有一組台灣科技團隊,專門負責且發展將 Netflix 服務導入機上盒或智慧電視等載具的晶片技術,這點是許多人不知道的。海斯汀指出,台灣這團隊的工程師人數不多,卻相當優秀,是 Netflix 相當重要的團隊;海斯汀也表示,這類將 Netflix 服務導入其他媒體或硬體的合作,在美國以外的地區進行得相當順利,反而是在美國國內常常碰壁,目前在美國,只有有線電視 Charter Spectrum 與 Netflix 合作,能夠將台灣團隊研究的晶片,裝置到Charter Spectrum 的機上盒中。

儘管海斯汀這次與記者們侃侃而談各種話題,但就是有一個話題不願意詳談,那就是:Netflix 何時進入中國?儘管之前《臥虎藏龍:青冥寶劍》在中國風光上檔,但 Netflix 至今仍無法進入中國市場是事實,而海斯汀只要一問到相關問題,不是客氣回絕說:「我無法告訴各位太多。」就是將話題轉走,表示 Netflix 現在關心的是中國以外的市場,記者甚至以敲邊鼓方式詢問是否會尋求中國投資者?海斯汀也是四兩撥千金表示,Netflix 是個上市公司,任何人都可以買賣 Netflix 的股票進行投資,不過 Netflix 不會刻意尋求投資者。

2015120861870113

Netflix 自製電影《臥虎藏龍:青冥寶劍》找來《臥虎藏龍》動作指導袁和平拍攝續集;男主角由甄子丹飾演。

但說到亞洲市場,另外一個非美國本土會員很關心的問題,就是最近 Netflix 開始加強阻擋會員透過 VPN(虛擬私人網路)或境外 DNS( Domain Name System,網域名稱系統),使用非當地 Netflix 服務,畢竟很多人過去都是習慣翻牆看 Netflix;海斯汀表示,他能理解會員希望與美國或其他地方會員收看同樣內容,而他認為最好解決方法就是 Netflix 的原創內容,因現在只要是 Netflix 原創內容,無論是哪個地區的創作,一定是同一時間全球一起上架,短時間內,如《紙牌屋》與《女子監獄》這兩齣美國境外版權不在 Netflix 手上的影集,總公司也很努力為亞洲市場買回之前已播畢的影集上架;但長期來說,Netflix 盡量攝製自己的原創劇,是最好的解決之道。

9876

海斯汀個人最想要做的事是:將 Netflix 自製劇《紙牌屋》(左)與《女子監獄》(右)的海外版權通通買回來。

為何要做這麼多原創劇?Netflix 今年將在內容上花費 50 億美元,儘管不是全花在原創內容上,但此數字依然高過任何有線電視台,甚至大電視聯播網,只有體育頻道 ESPN 花費超過這個數字。「其實這是有原因的,」海斯汀表示,如果一年只製作一、兩部作品,那確實是很冒險的投資,但如果一年製作二、三十部作品,那平均結果就會很好,因 Netflix 會利用大數據,針對影片適合的不同族群做宣傳,但重點是不能本末倒置,投資方不能用大數據告訴導演或製作人該做什麼樣的內容,反而應該是放手讓創作者創作他想要的內容,然後用大數據幫助行銷。

今年 50 億,明年更預估將花費高達 60 億在內容上,難道 Netflix 不怕 OTT 市場飽和,難以回收?或是其他競爭者也加足馬力,投入影片市場競爭,造成更高花費?海斯汀在這方面的回答相當有趣,他認為網路電視一直都在成長當中,若是回頭從 YouTube 創辦的 2005 年看起,網路視訊人口一直在成長;若是以 Netflix 自己的經驗,從五年前的 2000 萬,到現今的美國本土已經成長到 4500 萬,也就是說平均每年成長五百萬。而在美國,不論是同性質的 YouTube、Hulu,或是有線電視 HBO,這幾年的用戶也同樣是在持續成長,所以海斯汀認為,其實這些都不是競爭者,反而是一起將休閒娛樂這塊餅做大的合作夥伴。他反而開玩笑說,要說競爭,酒反而是更大的競爭者,因為他們要與酒競爭觀眾,所以 Netflix 現在該專注的,就是將服務做好,讓會員從一周收看一個晚上,到兩個晚上,持續增加。

最後記者問到,如果海斯汀有最後悔或最想要改變的,那會是關於 Netflix 的什麼事?海斯汀幾乎是不加思索回答:「將《紙牌屋》與《女子監獄》的海外版權通通買回來。」

延伸閱讀: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馬 斌

外號電影馬,自小與電影結緣後,人生就脫離不了影、視、音,做過所有相關周邊行業,字幕翻譯、寫大綱說明、劇本、影評、翻譯出版過電影書、做過電影場記,甚至還去MTV打工給人介紹電影,也曾跑線採訪明星導演當娛樂記者,做過不只一個電影主題的電視節目,但就是沒有真正去拍過導過一部電影或電視劇,可說是最另類的電影界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