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欣專欄/從台大音樂節到庶民音樂的回響 看青年自民歌之後的新覺醒

0
13077044_1336555799693929_8779912720142947995_n

由台大學生自行主辦的「台大音樂節」如今已到第三屆。(圖片來源:臺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官方臉書專頁 攝/楊東霖)

如今,唱片圈仍是四年級的天下,那市場呢?八、九年級的他們讓市場自己投票,而結論已經逐漸浮出水面,獨立與非獨立音樂類型在市場上早已不存在,有的只是眼前這一條生路而已,歌曲終究是庶民文化,最珍貴的也是於此。

年輕人想拿回自己在音樂的發聲權

從今年開始,樂迷很明顯地感受到激烈的改朝換代動作,其中不乏以奇人的方式突圍於網路視聽,聚集了一大票聽眾。不僅是「勸世宗親會」的另類崛起,之後的「草東沒有派對」激發了更多人的共鳴——台中最近崛起的「土匪亡靈」樂團從 2014 年山海屯音樂節開始,就吸納了不少死忠聽眾,樂團頭套絲襪,以重金屬唱著爛到爆的教改,學生累到尿黃的歌曲(出自單曲〈通識作業要拍影片〉——每一個都毫不迴避,也無意修飾地以歌詞表達內心赤裸裸的心聲。不只在音樂面上有明顯的改革動作,「台大音樂節」由學生募資,自己主辦的音樂節到了第三屆,在沒有經濟基礎下,仍辦得有聲有色。這些動作都在快速發生,年輕人想拿回自己在音樂的發聲權,而且是全方位地找尋出口。

以這樣突梯的方式 才能破格

這樣年輕人接力的企圖心,令人想到三十年多前,甫回國的菲律賓僑生李雙澤背著吉他、跳上台子問在場聽西洋樂的同學們:「我們自己的歌在哪裡?」的那股氣勢。在那之前,歌壇多半是翻唱改編自國外的歌曲,或是春花秋月的糜糜之音,學生不願再冀望國語歌壇,多是直接聽西洋音樂。此後,學生創作風行草偃,有了民歌運動,也培養一票當時的創作新生代。雖然最近的「音樂動作」乍看突梯搞笑,但在這個所有人注意力分散,人們並不關心台灣音樂死活的時空,有些引人注意的演出方式,似乎是正常的狀態;若非「勸世宗親會」或「土匪亡靈」這樣的突圍法,甚至是「玖壹壹」擺明了沒有要雅俗共賞的態度,可能根本不會有人注意。這些在過去兩年都難以竄出頭的衝撞方式,卻使聽眾門戶大開,讓他們長驅直入,直搗普遍無法做出傳唱度歌曲的國語樂壇。

國語歌壇的文青迷思 造就強大脫節

這其實是國語樂壇這幾年來過於文青化,或太想討好文青卻四不像的反撲,姑且不論這五年來,國語樂壇很少出現能被傳唱或記憶的歌曲,詞曲吻合度也不夠,罪魁禍首主要即是文青迷思(接近到了迷信),從造型到音樂都有說不出的做作感,除非歌手真的出道前就是文青,不然一被所謂的文青感包裝,只會讓音樂更不食人間煙火,加上詞曲創作費一再被砍殺,讓文青形象在國語歌壇只是一個被寄生的空殼子。這樣在亂世近乎「清談」的音樂,激起了年輕人想要做自己歌曲的慾望,甚至寫首打油詩都好的心態,想要更接地氣,想更反映如今已斑駁的未來;年輕人體認到除非自己做歌,不然是沒有人可以聽到自己心聲了。那股不在乎用什麼方式進行創作,或不想再重複惺惺作態的文青姿態,都造成了這波你說厘俗也好,認為無厘頭也好,或是更強勢的「耍廢」也可,都是曾有多壓抑,就有多想要破繭而出的決心。

以往國語歌壇過度崇拜的溫文儒雅,著迷於某種書生氛圍的操作法,在如今這個變動時代,聽來如同招魂。「音樂」說穿了,自古以來就是百姓心聲的流露,如今話語權總落在大公司手上,難怪年輕人要將這股出於衝動與直覺的表達方式找回來——只是不同於過去的民歌,年輕人仍在大公司的操作下,如今各立山頭,從體制外,直接上演木馬屠城,讓體制內的大唱片公司更如空城般,把主流的話語權搶回來;而如今已經看到成功的第一步,所謂的主流已大權旁落,新的音樂改革才正要開始。

學生的音樂節 自己辦得有聲有色

而近幾年崛起的「台大音樂節」正因還沒有商業上的包袱,一如他們打的旗號:「趁我們還是學生」,無須顧忌唱片圈內資源的派系山頭,累積了不少好評,目前也還未有太多爭議性與弊端出現;無論講座、音樂市集與自己規劃的唱片行,都可以感受到其規劃周全,並不像是生手所做。台大音樂節在這三屆期間,開始累積出名聲,在音樂節林立的現在,他們的確創造出一個可行的經營型態。唱片圈如今仍是四年級的天下,那市場呢?八、九年級的他們讓市場自己投票,而結論已經逐漸浮出水面,獨立與非獨立類型早已不存在,有的只是一條生路而已。歌曲終究是庶民文化,而最珍貴的也正在於此。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馬欣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