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aholic app="share_buttons" id="7715667"]

近年從接續《通靈少女》、《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們與惡的距離》各自於國際市場邁出了巨大一步,到了《想見你》更是錦上添花台劇品牌。2019年可以說是台灣以台劇重新奪回華語流行文化詮釋權的關鍵年。而今年《誰是被害者》瀚草這次超越了自己,並登上國際平台Netflix獨播。同時由大慕影藝製作《做工的人》也由 HBO 買下版權,走向國際。2020年將是見證台劇蛻變、轉身,走向下一步的時刻。

近年從接續《通靈少女》、《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們與惡的距離》各自於國際市場邁出了巨大一步,到了《想見你》更是錦上添花台劇品牌。2019年可以說是台灣以台劇重新奪回華語流行文化詮釋權的關鍵年。而今年《誰是被害者》瀚草這次超越了自己,並登上國際平台Netflix獨播。同時由大慕影藝製作《做工的人》也由 HBO 買下版權,走向國際。2020年將是見證台劇蛻變、轉身,走向下一步的時刻。

台劇
0 專訪/《做工的人》製作人林昱伶X華研音樂總經理何燕玲:「我們一直相信,音樂和戲劇加起來的行銷力量超級大」

《做工的人》是大慕影藝繼《我們與惡的距離》後與華研音樂第二部合作作品,華研作為大慕影藝的投資方,又作為影視與音樂內容密切合作的夥伴,他們之間的合作所擦出的火花特別亮眼,林宥嘉演唱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主題曲〈別讓我走遠〉和郁可唯演唱的插曲〈路過人間〉,都和戲劇內容達到相輔相成的效果,形成互相烘托的良好互動,甚至在戲劇下檔後仍然展現了難以想像的長尾效應。

台劇
0 專訪/《誰是被害者》編劇徐瑞良X梁舒婷: 台式情感加上美式思維如何做出接地氣的國際刑偵劇

上線後創下Netflix華語劇首度奪下台灣區冠軍的《誰是被害者》,討論熱度和口碑正在延燒,而相信除了整齊的選角卡司外,最讓人好奇的一環,就是這次劇本的概念和編排,如何從原著《第四名被害者》脫胎換骨成現在的《誰是被害者》,中間又潛藏著什麼編劇的創作理念和想傳達的訊息呢?

娛樂重擊專訪到從原著出發,參與了一年半開發期的兩位編劇徐瑞良、梁舒婷,從《第四名被害者》到發想出現在劇本最重要的概念,再到福斯原創坊接受美劇訓練思考後,如何煉成現在的劇本架構與原型。

台劇
0 Netflix 《 誰是被害者 》劇評:用扎實技術向國際展現台灣影視能量,開創台灣「類型劇」的國際合作新局

國際串流平台頂級玩家 Netflix,在去年推出了三部華語劇《 罪夢者 》《極道千金 》《 彼岸之嫁 》。大家都在關心 Netflix 在華語地區會怎麼做佈局,而《 誰是被害者 》作為第四部 Netflix 華語原創劇當然備受注目。這次Netflix雖非事前期就投入開發,但這次不只掛上原創,為了搶下全球獨家,開出來的版權金一點也不手軟,創下台劇版權新高。但更重要的是,在這個產業環境與局勢裡,《 誰是被害者 》的成與敗,將影響台灣戲劇跟國際接軌,以及是否有下一步的可能性。

改編自天地無限《 第四名被害者 》小說,故事分別由方毅任(鑑識員)、徐海茵(記者)、趙承寬(刑警)三大主角推進劇情。有別於原著小說以推理與媒體線為核心,《 誰是被害者 》放進了更多動作、冒險、人性和解的元素。

台劇
0 專訪/Netflix《誰是被害者》製作方瀚草影視X投資方良人行:題材創新與募資產製模式再進化,成為催生優質台劇的關鍵

瀚草繼《麻醉風暴》後推出的又一懸疑類型劇《誰是被害者》即將於4/30下午三點正式在Netflix全球上線,雖然是瀚草先找齊資金投資拍攝後才賣給Netflix,卻堂堂掛上了Netflix原創劇的招牌,這意味著Netflix確實認同《誰是被害者》的成就值得此認證,而成為Netflix第四部原創華語劇的《誰是被害者》,也背負了可能比一般台劇更多的期待與壓力。

究竟瀚草影視為何選擇這個題材,在前期說服投資方大膽投入高於一般台劇製作費水平的資金,最後又成功以創台劇新高的版權費賣給Netflix,打了這場漂亮的仗呢?我們為大家專訪到關鍵投資方良人行的開發長張森和、瀚草影視總經理曾瀚賢和製作人湯昇榮,以及執行製作人徐國倫,從選題、募資、拍攝執行到行銷,說明《誰是被害者》的過去、現在與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