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做工的人》製作人林昱伶X華研音樂總經理何燕玲:「我們一直相信,音樂和戲劇加起來的行銷力量超級大」

0

採訪、撰文/徐佑德

《做工的人》是大慕影藝繼《我們與惡的距離》後,第二部與華研音樂合作作品,華研作為大慕影藝的投資方,又作為影視與音樂內容密切合作的夥伴,他們之間的合作擦出的火花特別亮眼,林宥嘉演唱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主題曲〈別讓我走遠〉和郁可唯演唱的插曲〈路過人間〉,都和戲劇內容達到相輔相成的效果,形成互相烘托的良好互動,甚至在戲劇下檔後仍然展現了難以想像的長尾效應。

究竟大慕和華研如何達成如此完美的跨界合作,這次在《做工的人》又有什麼樣的新嘗試與呈現,這次我們特別專訪到大慕影視總經理林昱伶和華研音樂總經理暨大中華區總裁何燕玲,讓兩位主事者共同從影視製作和音樂製作的不同面向來談這樣的跨域合作中如何共同努力、各自獲得不同的收穫。

何燕玲:「我們一直相信,音樂和戲劇加起來的行銷力量超級大」

華研和大慕當時從《我們與惡的距離》就開始合作,除了兩家公司本有淵源外,何燕玲笑說:「其實音樂和戲劇的合作,我們開始得很早,從以前上格、上華時期,就已經很密切跟戲劇進行合作,像〈新鴛鴦蝴蝶夢〉、〈當〉都是很經典的案例,事實上以前三台裡有時候就有兩台都是我們的歌,去年〈別讓我走遠〉和〈路過人間〉的表現也都很好。」

何燕玲強調:「我們一直相信戲劇跟音樂加起來行銷的力量超級大,像我剛剛說的〈當〉,到現在都有人跟我說因為看《還珠格格》所以知道這首歌,其實這個現象中外皆然,像《鐵達尼號》跟〈My Heart Will Go On〉也是,創造的效益是無遠弗屆的。」

除了這個信念作為基底以外,何燕玲話鋒一轉也談到華研的專業分工是她進行合作的最佳後盾,她笑說:「其實我常笑說我的工作就是總機,我負責把每個需求轉接到對的人手裡。我們公司的專業分工很成熟,有製作部門、詞曲經紀部分、藝人經紀部門、企劃部門等等。很多部門都有機會接觸到外部邀約,對戲劇合作我自己也很有想法跟興趣。」她帶著自信繼續說道:「因為我們的製作水平夠高,不管你需要什麼,我們都能夠去滿足你。即使我們自己的藝人可能不適合,有別的藝人願意唱、或由創作者來唱我們也都 ok,對我來說合作不是去綑綁對方,而是去思考我們可以給什麼對方什麼,而且這樣的跨界合作不管對我們的音樂創作者或藝人來說,都是非常好的刺激和機會。」

而當時大慕找上華研還有另外一個直接的因素,就是因為製作人林昱伶一開始就希望是由林宥嘉來主唱這首主題曲,因為覺得他最適合,林昱伶思考道:「我一直覺得宥嘉的聲音有點迷幻、又很節制,是跟我們的戲很搭的,因為我們整部戲一直在做的就是節制,從攝影、導演、配樂、後期都在做節制這件事。」

林昱伶直言:「歌曲能夠跟劇那麼貼,就是因為這不是從既有歌單去挑,而是為戲量身打造。所以我初期就是直接帶著故事大綱、劇照、影像素材直接去找他們。」何燕玲補充道:「其實歌手和創作者理解戲的內容真的很重要,像〈小幸運〉也很成功,也是在創作之前就都把劇本看完,才能那麼貼近故事。」同時何燕玲也提供了她從旁觀察到的溝通重點:「在內容溝通的過程中,戲劇製作人能夠給出明確的方向,而且很會講故事,是很重要的。他們是非常重要的訊息溝通者,透過他們講的故事,可以讓詞曲創作者和歌手聽懂、有感覺,而且讓他們很想要去參與,那做出來的東西就是不一樣。」

一開始就選定歌手,那麼需要量身打造的詞曲又要怎麼來呢?何燕玲解釋道:「所有當有這樣的合作時,我們就把需求廣發給旗下的創作者,然後通常會收到很多版本。最後這次就是 Karencici 寫出來了,大家都非常喜歡她自己唱的 Demo。」談起 Karencici版本,林昱伶特別提到:「宥嘉的版本很貼近我們的戲,有節制又有腐爛、迷幻的感覺,但 Karencici 是比較療癒的味道,也是我們的戲想做的,所以一度確實有在想要不要 cover 一下。」

更出乎人意料的是,本來《與惡》和華研的合作僅限於主題曲,會有插曲〈路過人間〉的合作,竟然在戲裡戲外,都是個美麗的插曲。當時華研企宣部主管小蕊來看了《與惡》的片花,覺得很受感動,剛好郁可唯要發片,很希望有機會能夠一起合作,就多提供三首歌給大慕,其中一首就是〈路過人間〉。林昱伶回憶道:「本來覺得《與惡》不適合那麼花俏,但是聽了之後覺得這首歌有機會搭,但有一些歌詞不是那麼貼近故事,但我沒想到華研居然願意改。」

林昱伶淡淡出說這句話,但這其實是個非常重大的決定,華研方面竟全力支持,而且一樣由華研副總施人誠親自重新下來改詞重寫,然後整首歌重唱、重新製作。這種「只因為幾句歌詞不太對」,就為了品質而堅持到底的驚人幕後努力,完全印證了「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一部戲與一場合作的成功,都不可能是僥倖或偶然。

雖然《與惡》只有第十集用了一次完整的〈路過人間〉,華研也大氣地說沒問題,因為相信製作人對內容的判斷。最後的成果,連製作人林昱伶都說:「後來真的用了,在第十集出現時,連我自己都覺得那效果『很可怕』!」

除了讓歌曲更貼近戲劇,何燕玲也在行銷上去做搭配:「主題曲的MV那時候是直接用劇裡的素材,雖然〈路過人間〉並沒有,但我們就找劇中的演員來演出,仍然達到和戲劇有一些重疊和呼應的效果。而這樣合作促成的成功,也真的幫到藝人。」

而在實務上,能夠去對接戲劇製作人、協助產製出最符合想像與需求音樂的另一個關鍵人物,自然是音樂製作人,從《與惡》到《做工的人》,擔任這個角色的就是華研音樂總監呂禎晃。在實際的音樂製作修正上,林昱伶坦言:「畢竟我不是音樂專業,沒有辦法用很專業的術語去說比較哪邊可能配器怎樣之類的,但我會知道也許有哪裡感覺比較不對,小呂老師就會很有耐心地請我說明,然後他就大概知道要怎麼去調整,他抓得都蠻準的。」林昱伶口中的「小呂老師」就是華研詞曲創作部的音樂總監、資深音樂製作人呂禎晃,何燕玲補充道:「耐心是溝通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也是昱伶可以很清楚地給出她要什麼,我們就都可以跟上,所以才能有這麼貼合的合作。」

《做工的人》每集都有主題音樂 還讓歌手唱進工地

而大慕和華研在合作《做工的人》時,更在前次愉快的合作基礎上,再次更廣更深地探索合作模式。這次音樂公司在尚未有影像素材的前置期就進場做密切的合作與溝通,不但在主題音樂的製作、插曲的選擇上講究扣合不同集數主題,更直接讓華研歌手周蕙進入戲劇的工地,扮演劇中愛唱歌女工的角色,周蕙在劇中唱出天籟美聲,徵顯著這群社會底層不為人重視的才華,達到音樂撫慰人心的效果,在戲外也成就了音樂置入戲劇的新式跨界合作可能。在這個過程中,又是什麼促成了這些「美麗的插曲」呢?

林昱伶說明道:「《做工的人》連主題曲在內跟華研總共有五首歌的合作,最初會有這個想法,就是在前置期的某一天,我在思考整部戲的樣子,持續在想戲要怎麼包裝、長成什麼樣子。我那時候就蠻想要在每一集都想給工人一個小插曲、小主題的想法,然後就提出來跟鄭芬芬導演討論。」她笑說:「我們不愧是酒肉朋友,她就說她也是這麼想的,而且她早就想好了,她想要的主題曲是工人的群相,然後六集分別的主題是工人之陽、工人之雨、工人的娛樂、工人的夢想、工人之食、工人的瀟灑。」

而且鄭芬芬說到做到,她立刻把完整的主題、想法、概念、她要的音樂風格跟參考(reference)都整理了出來,林昱伶笑說:「這麼浩大的工程,當然就是趕快找華研合作,接下來就是細節的溝通。芬導看起來好像很冷靜,但其實舉的參考範例很多很瘋,完全超越我們的想像,甚至有〈楚留香〉!但這就是丟idea的過程,也觸發了很多不同的想像,大家再慢慢聚焦。」

當然所有音樂從發想到實際執行還是會有段距離,林昱伶解釋道:「最後也許不完全是工人之陽等等最初設定的主題,但是都會跟當集的劇情線貼得更近,把更多的戲劇意境放在歌曲裡面。我們也會在各集播出後,隨著出這幾首插曲的MV,而且也下了跟戲更貼的註解。這是一個很特別的過程,有著完全不同的合作經驗跟火花。」

何燕玲笑著補充道:「很特別,但我們就是願意接受各種挑戰。以前戲劇多半十幾集,但通常就是片頭片尾曲、一首男主角的主旋律、一首女主角的主旋律,再搭個特殊情境插曲,總共也是五首左右。但這次比較特別,有時候歌曲只出現在特定集裡面,所以除了片頭片尾曲,其他都是針對主題去做特定描述。」

那麼最美麗的插曲之周蕙在工地裡的演出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林昱伶回憶道:「我們有一集的主題就是『工人的夢想』,那一集在選歌的時候,一聽到周蕙那首DEMO 就很喜歡。小呂老師說是周蕙唱的,那我們戲裡本來就設定了一個愛唱歌的女工角色,試過一些演員但也還沒找到特別適合的。在跟小呂老師聊的時候他突然說,那要不要就讓周蕙來演呢?」林昱伶笑道:「我就想說欸、這是什麼想法,突然天外飛來這一筆,覺得好棒啊!」

結果和周蕙談,見完鄭芬芬導演也一拍即合,立刻就為她設計了工人造型,照片讓小呂老師也嚇到。何燕玲笑說:「這是緣份,但也是藝人本身心態放得開,可以接受素顏上陣,我覺得很棒,這會創造很多可能。」

華研全力支持戲劇端的想像 從音樂到文創 未來也許還有其他

談起目前華研支持戲劇合作的角色,以及未來的可能性,何燕玲認為:「目前我們都還是 supporter 的角色,以支持戲劇原本的想像去產生更多的創作。當然在未來,彼此隨著默契、關係的增進,或許也有可能是因為某一些歌、某一些歌而去產生影視內容,其實這也不算太新,現在已經有一些案例。其實華研也有很多歌,會不會有什麼歌觸動他們編劇群的想法,也許是未來可以合作的方向。但隔行如隔山,我們不會想要自己插手去做戲,還是扮演齒輪的作用。」

林昱伶則抱持著相當自由的想法:「對我來說跨界合作就是去享受跟不同專業的人合作的火花,即使只是一些小嘗試,首先要先覺得有趣,本來可能是小小的火苗,能否滾成一個火球,就看彼此的刺激跟激蕩。無論如何戲劇作品是非常非常需要音樂的,只是還能玩出什麼東西,也許還不知道,也許也有機會像Linda說的反其道而行。」

而這次大慕和華研在深入合作的過程中,也從音樂衍生到了文創。何燕玲說明道:「這次跨到了文創端的合作,包括出了《做工的人》的桌遊和LINE貼圖(5月中上線),這都是我們新的嘗試,而且這次《做工的人》是『國寶插畫家』馬來貘一看就說有興趣,這是最棒的,很多東西不是下指令要創作者去做,而是創作者自己想做,那是不一樣的。」林昱伶也補充道:「像這次跟馬來貘合作,不是請他去畫我們的人物角色,而是用他本來就已經很成功的馬來貘形象,去跟我們的IP主題做搭配。」

除了馬來貘是華研旗下的創作者之外,擅長對接到不同資源的何燕玲,也在《做工的人》團隊提出桌遊想法之後,透過華研文創找到了有興趣共同開發的桌遊團隊合作。林昱伶笑說:「那時候說起桌遊,很多人覺得跟《做工的人》有辦法接得起來嗎?其實真的可以,而且超好玩,它就是真的設計到玩家要互助合作、才能贏到那個案子,就是做工的人的精神。」《做工的人》桌遊會在戲播出後在嘖嘖平台上啟動募資預購,也成為戲劇行銷的一環,預計播出完結篇之後就會出貨。

林昱伶也強調:「跟華研的合作還有一個蠻特別的地方,就是華研作為一個合作者,不只是在合作本身進行協助,包括在後續行銷階段,也都願意搭配我們的節奏去做他們可以做的事,去做補位,這個很重要。因為行銷資源有限,我們在戲劇在這個線上還是只能把重心放在某些部分,但音樂有不同的渠道可以去做,像郁可唯就是我覺得他們施了很好的力,有幫助到戲,大家相輔相成。」

何燕玲最後也再次強調為什麼她如此重視與戲劇的合作:「我認為好的戲劇傳播出去是最快的,像當年的《流星花園》可以紅到東南亞和日韓,因為它進到不同的當地可以配音。但華語音樂會遇到一個挑戰,很多人討論為什麼我們沒辦法成為K-Pop,但韓國強的是節奏型的東西、聽不懂歌詞也沒關係。華語音樂主要還是抒情,跟歌詞的感情分不開,要轉譯出去真的比較難。其實對我來說,綜藝、影視、音樂等等都是一體的,都能夠很好地扶植彼此,所以其實我都很歡迎各式各樣的合作,我很少跟人說不。」

然而,在前期合作投入如此多心力和資源,如何得到收益?何燕玲分享她的心路歷程,直言:「說真的,詞曲的收益基本上是回到創作者,實際你說 Youtube 點擊、KKBOX 點擊拆帳什麼的,都算不上太具體的回收。但我們真正要的還是行銷宣傳帶來的效益,像〈別讓我走遠〉有沒有讓宥嘉再往上?有,成就藝人就是最重要的。像〈路過人間〉在兩岸都有進到年度排行榜,讓郁可唯再多了一首代表作,對於她的知名度和後續的發展,也有很大的幫助,這就是我們互相助攻、創造雙贏的地方。」

而如同當年的〈別讓我走遠〉,這次《做工的人》主題曲〈你的世界〉也是透過華研詞曲創作部溝通後選出最好、最適合的一首創作曲,最終也因為認為DEMO版本最佳,所以決定由創作者王耀楊來主唱。《做工的人》因為主題音樂與每集劇本有緊密連結,所以原聲帶也將分段上架,第一波將在11號凌晨上一半、5/25再上另一半,6月中則會出實體版。

點此報名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