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台劇

台劇
0 專訪《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製作人陳慧玲、編劇溫怡惠,談純喜劇製作之難

被看作熟齡婆媳版《俗女養成記》,不過比起《俗》作為輕喜劇,沾點詼諧,《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更用力踩在「台式喜劇」的多方嘗試上,製作人陳慧玲說,整齣戲的製作過程是且疑惑且嘗試,不斷想這樣做、那樣試,到底可不可行,「我們想要戲謔,但不要太低俗,想要好笑,但不是硬剪出來的,一直在拔河。」

台劇
0 【研之有物X娛樂重擊】台灣的勞工過得如何?為何人人都有發財夢?與研之有物一起看《做工的人》爆笑又辛酸的勞工故事

《做工的人》的故事圍繞著「工地噗嚨共三人組」的發財夢展開。他們就像兩津勘吉一樣,只要嗅到一絲絲「賺錢的味道」,就毫不猶豫地向前衝,即使最後弄得自己灰頭土臉,下一次賺錢的機會出現,仍然勇往直前。但荒誕的背後,其實藏著每一個工作者心中都埋有的希望種子,也顯示著每一位勞工都可能遇過的辛酸現實。

Promo
0 台灣音樂產業轉型劍指何方?從跨界游移的異業合作談起(完整版報告)

YouTuber、台劇配樂與主題曲、遊戲配樂等雖然都是音樂創作,但由於面對的群眾與想溝通的核心訊息不同,其實不但工法有所不同,所需要的音樂類型與效果也不同。娛樂重擊採訪了前後與 YouTuber 異鄉人、滴妹合作單曲的音樂製作人米奇林(MCKY),了解其如何為YouTuber 量身打造單曲;並採訪大慕影藝負責人、華研唱片代表、歌手周蕙與 Karencici,探討從台劇天花板《我們與惡的距離》到《做工的人》,影視公司在質感影集式的台劇浪潮中,怎麼跟音樂創作人做整體深入合作,而非只是搭配唱片公司現成主打歌的傳統作法;最後,另一個不可忽視的重點,當然就是近年台灣遊戲展現出的音樂新浪潮及其潛力,針對這部分我們採訪到《打鬼》製作人暨配樂家柯智豪、《返校》製作團隊與配樂家張衛帆。透過這些訪談與經驗的分享,試圖重新盤點異業合作的可能,及做出成功案例背後的關鍵方法論,希望能為產業打開更多新路與新想像!

Promo
0 台灣音樂產業轉型劍指何方?從跨界游移的異業合作談起

隨著數位化的浪潮,全世界流行音樂的主流與非主流分野都逐漸模糊,正如黃子佼在金曲獎後丟出「要 20 個獨立樂團,還是 1 個超級巨星?」的提問所揭示,台灣流行音樂也正在面臨主流與非主流疆界的游移與融接。同時,因應不同渠道的新媒體與分眾開拓,各方音樂創作者與製作人,逐漸開啟不同的音樂發展模式,更隨著愈益興盛的「feat.」(按:英文中的正確說法應為ft.,為feature之縮寫)跨界合作風潮,開啟不同領域人才或產業的合作。

台劇
0 專訪/《做工的人》製作人林昱伶X華研音樂總經理何燕玲:「我們一直相信,音樂和戲劇加起來的行銷力量超級大」

《做工的人》是大慕影藝繼《我們與惡的距離》後與華研音樂第二部合作作品,華研作為大慕影藝的投資方,又作為影視與音樂內容密切合作的夥伴,他們之間的合作所擦出的火花特別亮眼,林宥嘉演唱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主題曲〈別讓我走遠〉和郁可唯演唱的插曲〈路過人間〉,都和戲劇內容達到相輔相成的效果,形成互相烘托的良好互動,甚至在戲劇下檔後仍然展現了難以想像的長尾效應。

台劇
0 專訪/HBO 《做工的人》 導演鄭芬芬:從田調細節到角色塑造,如何帶領演員進入角色的做工世界?

本來只是非常喜歡原著裡〈走水路〉這篇所以起心動念想拍,沒想到回台北和好友製作人林昱伶吃飯喝酒時,談起自己正在詢問這本書的版權,坐對面的林昱伶笑說版權在她手上。這個比小說更離奇的巧合,彷彿命中注定般開啟了製作人林昱伶和導演鄭芬芬攜手同行的開發拍攝緣分。

台劇
0 專訪/《誰是被害者》編劇徐瑞良X梁舒婷: 台式情感加上美式思維如何做出接地氣的國際刑偵劇

上線後創下Netflix華語劇首度奪下台灣區冠軍的《誰是被害者》,討論熱度和口碑正在延燒,而相信除了整齊的選角卡司外,最讓人好奇的一環,就是這次劇本的概念和編排,如何從原著《第四名被害者》脫胎換骨成現在的《誰是被害者》,中間又潛藏著什麼編劇的創作理念和想傳達的訊息呢?

娛樂重擊專訪到從原著出發,參與了一年半開發期的兩位編劇徐瑞良、梁舒婷,從《第四名被害者》到發想出現在劇本最重要的概念,再到福斯原創坊接受美劇訓練思考後,如何煉成現在的劇本架構與原型。

1 2 3 ... 22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