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泛科幻獎──中短篇佳作:機器人之死

0

第一屆《泛科幻獎》由泛科知識主辦、策劃,自2018年4月開始徵件,至2018年8月截稿,競賽共分為「短篇小說」以及「中短篇小說」兩組,共有398件作品角逐本屆競賽。經過初審、複審以及決審等個階段評選,本作品獲選為中短篇佳作。

其餘得獎作品請參考:第一屆《泛科幻獎》得獎名單

 

1.
那是一棟平凡不起眼的老舊公寓,位於下城區的邊陲地帶,從外觀判斷,屋齡至少四十年以上。以往只要這區發生命案,都是吸毒犯或黑道火拼事故居多。

然而,今天這一起命案,看來並沒有這麼單純。

勞勃.伊凡斯依然被任命看守封鎖線的動作,他一直都很不明白,現在的封鎖線都已經採用雷射投影封鎖線,為什麼不乾脆加裝電擊或紅外線功能就好了,也可以減少一個人力不是嗎?不然,用機器人代替看守封鎖線的人,不也是乾脆多了嗎?

但是目前人們對於機器人取代警察人力這件事,接受度還是相當低,說好聽一點是覺得機器人無法判斷是非,但其實是還無法完全信賴AI吧。

甚至,目前還需要靠警察人力來偵辦機器人的命案呢,就像今天的案件一樣。

今天的現場,是一名遭受攻擊而損毀的退役的B-731式看護型機器人案發現場。科學家鑑定過後,認定是人為破壞,無法復原。

報警的是鄰居的小女孩,小女孩很常借宿在機器人家。現在的社會人情味真是越來越淡薄了,大人寧可將小孩寄放在機器人家中,也不願意託給人類保姆照護。

不過,是什麼樣的主人家,還會願意給即將淘汰的機器人一個家呢?這點真是令人匪解。

正當勞勃思考著這個問題時,一聲「咚」的聲響,喚醒了他的注意了。

一名穿著便服的年輕男子站在走廊的另一端,地上掉落一個紙袋。那男子看著自己的方向,嘴巴微張,臉色帶著驚訝和恐懼的神色。下一秒,他直接狂奔衝到封鎖線前。

「嘿!幹什麼!」勞勃大叫一聲,一把抓住那男子。

男子用力掙脫,力氣大得與他那稚嫩的外表不符。

「妮琦!妮琦!」那男子不斷的大喊著這個名字。妮琦?是誰的名字嗎?

勞勃略一遲疑,男子脫下了身上的外套,掙脫後就往房間裡衝去。

勞勃跟在男子身後趕到屋內。老舊的公寓內都是木頭隔間,雖然牆上已經出現裂痕及斑駁的痕跡,但屋內整理的一塵不染,物品擺放的井然有序,顯然居住在這裡的人,費了不少工夫進行整理。

下一刻,勞勃回過神,想起這間房子的居住人可是一名機器人。

「放開我!我是她兒子!」起居室內傳來那男子的聲音。探頭一看,那男子被優勢的警力壓制在地。

「勞勃你搞什麼!」負責案件的學長一看到勞勃的臉,立刻大吼一聲。

「對不起!」勞勃恭敬的鞠躬致歉。

「妮琦!妮琦!妳醒醒啊!是我,我是雅倫啊!拜託妳,快醒來啊!」那自稱叫雅倫的男子躺在地上,眼淚從他的臉頰滑落。他看著前方那個動也不動的機器人屍體,聲嘶力竭地哭喊著。

那個名叫妮琦的機器保姆,外觀和一般的B-371機器人並無不同,只有肥大的機器身軀上圍著一條圍巾。可以伸縮的軟管手臂掛在一張白色木製嬰兒床上,看起來好像想從嬰兒床中拿起什麼一樣。

兒子?勞勃剛剛似乎聽到了雅倫自稱是這名機器人的兒子?難道她是這名褓姆型機器人帶大的嗎?

警方盤查了那男子身分後,證實他叫「雅倫.李維」,他的母親登記為這名褓姆型機器人的雇主。警方將他放開,任由他抱著機器人屍體痛哭失聲。

妮琦圓形的臉部液晶螢幕上已經沒有畫面,再也無法顯示出褓姆機器人特有的溫柔笑容。

眼前這畫面,十分動人,但也有些滑稽,不少資深的員警還躲到了起居室外笑了出來。但勞勃卻想起,他一直到小學以前,也都是由機器人褓姆照料。雖然沒有將機器人當成母親般對待,但那仍是不可抹滅的成長回憶。

因此,他十分能夠感受雅倫的悲慟。就像當初照顧他的褓姆被除役時的場景,年幼的他,傷心了好一陣子才遺忘這件事。

警方等雅倫心情平復後,對他做了一些簡單的訊問,就準備將機器人屍體帶回去檢驗,並離開現場。離去前,還因為搬運屍體的方式不夠尊重,讓雅倫又和鑑識人員發生激烈爭執。

「對不起,現在的警察就是這樣,對於機器人案件總是草率辦事,請你見諒。」等到所有人員都撤離後,勞勃才走到雅倫的面前和他說話。

雅倫坐在客廳的餐桌上,帶著淚痕的眼睛無神的看著地板。

「你不也是警察嗎?」雅倫看著地板,頭也不抬。

「是啊,只不過,我也是由褓姆型機器人帶大的,所以我能夠理解你的心情。」

雅倫此時才抬起頭,看著勞勃的臉。

「妮琦不是機器人,對我來說,她比人類更像人!」雅倫用帶有鼻音的腔調說出這句話。

「是,抱歉,我認同你的想法。」但是,他們始終不是人類啊!後面這句話勞勃吞了回去,並沒有說出口。

片刻沉默後,勞勃想點個頭致意一下就離開,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應該是熟人吧。」

「什麼?」

「我說,犯案的應該是熟人吧,因為現場沒有打鬥的痕跡,所有的物品擺設都還是很整齊,看不出來有被動過的痕跡。因此,我認為應該是熟人做的。」

雅倫只是怔怔的看著勞勃。

「不過,現在的人對於這種機...這種命案,應該不會放在心上吧。」勞勃說完,轉身就準備離開。

「警察先生!」關上門之前,雅倫突然出聲。勞勃便又打開門。

「抱歉我剛剛對你那樣的態度,可以請問你的名字嗎?」雅倫走上前,態度十分恭敬。

「我叫勞勃.伊凡斯,叫我勞勃就可以了。」

「我是雅倫.李維。我可以請你幫我個忙嗎?」

「什麼忙?」

「幫我抓到凶手!」雅倫說這著句話時,眼睛裡充滿了光芒。

那眼神,像是自己摯愛的親人被奪走了一樣,充滿了憤怒。

 

2.

案發經過了一週以後,鑑識小組才將妮琦的記憶體進行分析。

由於妮琦的財產所有人,也就是雅倫.李維的母親。蜜拉.貝羅,威登珠寶的執行長,並沒有對警方提出緝凶的要求,警方只好先將這個案件暫時擱置。

刑法上只針對殺人命案定為非告訴乃論,但對於機器人命案,則是由雇主提出後,才會著手偵辦。這樣的法律規範默認了,儘管妮琦是一名資深的機器保姆,但她仍然不是人類,只是一輛即將報廢的汽車,就算引擎被偷走了,頂多也只是報銷而以。

雅倫無法接受這樣的處置,不斷打電話給忙碌的母親,但只是不斷吃閉門羹。

所幸,當初在現場見到的那名年輕警官,十分熱心的提供協助。這天,雅倫跟那名叫做勞勃的警官約在外面,期待會有什麼新的進展。

一見面,從勞勃口中得知,妮琦的死因是驅動機器人的核心反應爐被尖銳物損壞。從妮琦身上的傷痕判斷,凶器是廚房的刀子,但那把刀好端端地放在刀架上,只有刀頭有些微鈍化,但上頭完全驗不到任何指紋。

案發之前,公寓的監視器線路也被破壞,沒有捕捉到任何畫面。另外,妮琦的記憶體被全數刪除,並沒有獲得任何有用的資訊。

如此一來,等於從妮琦的屍體身上,並沒有得到太多訊息。

「不如,我們回到案發現場,重新調查一下吧!」勞勃提議。沒有辦法,也只剩這條路可以走了。

回到妮琦的公寓,雖然這間房子已經很久沒有活人住過,但對雅倫來說,這裡充滿著妮琦的靈魂。

兩人進門後默默的檢視著每個角落。察看著屋中整齊的擺設,雅倫記得這房子過去是一塵不染,但現在卻蒙上了一層灰。

「妮琦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照顧你的?」勞勃突然開口,突如其來的聲音,讓雅倫有些不適應。

「我從一出生,就是由妮琦照顧。因為當時我父母正在打拼事業,根本無暇照顧新生兒的我。」

「是啊,現在的家庭只靠一份薪水根本無法過活,無法像過去那樣只靠一份薪水養育小孩。交由機器人照顧新生兒的父母也越來越多了,畢竟新生兒的作息實在太難搞了!上班累得要死,半夜還得照顧嬰兒,想到就覺得累。褓姆機器人的發明,也算得上是增加生育率的一大功臣呢!」勞勃興奮的說著。

提到新生兒,雅倫想起當初妮琦死時的畫面,走進起居室,看著那張木製嬰兒床。那是他小時候睡的床。

但他印象中,這張床已經被收到了另一間被當作倉庫使用的房間,為什麼會被移到這裡?雅倫想到這裡,又走到另一間房間查看,打開門,裡頭一股淡淡的霉味傳來。原本放置嬰兒床的角落空無一物。案發的前一天,雅倫才探望過妮琦,並沒有發現嬰兒床被移動過。

「挖,是經典文學系列耶!」

雅倫回過頭,只見勞勃拿著一塊光碟片,興奮的說著。

「是啊,小時候睡前妮琦都會說這些故事給我聽。我最愛的是莎士比亞的李爾王。」雅倫也走過去,拿起陳列在書架上的光碟片查看。

「真方便啊,只要讀取這些光碟資料後,就可以把這些文學故事轉成人聲的方式唸出來,當作睡前故事。」

「是啊,這邊還有遊戲程式,只要讀取後,妮琦就可以陪我玩桌遊,或是電玩遊戲等等,對於沒有大人或同年齡小孩的陪伴的我來說,妮琦就像是我的玩伴、父母兼人生導師。」

「人生導師?妮琦對你孩童階段的人生價值觀有深刻的影響嗎?」

「不只孩童階段,我覺得,我現在整個人生都是因為有了妮琦,才得以完整。」雅倫又想起妮琦對他的好,嘆了一口氣,強忍住即將泳出的淚水。

勞勃像是貼心的察覺到氣氛的轉換,趕緊轉移話題問道:「你有想到什麼熟人會幹出這種事嗎?」

雅倫搖搖頭。「我根本想像不到哪個喪心病狂的人會殺了妮琦,要是讓我知道是誰幹的,我一定會把他碎屍萬段。」雅倫咬牙切齒的說。

「除了你的家人,還有鄰居之外,妮琦還有跟誰往來呢?」

「就我所知,沒有了。機器人之間不會互相交流,他們只會對人類有反應,除非是在主人的指示下,他們才會和機器人互動,但我最近並沒有給她這樣的指令。我父母就更不用說了,他們離婚後就沒再見過她了。」

「是嗎?那看來最有嫌疑的,就是鄰居家的人了。」

「但我也拜訪過他們了,知道妮琦死了,他們一家人也哭的和我一樣傷心。很難相信他們會動手殺害妮琦。加上案發當時他們根本就不在家。」

勞勃聽完後,陷入了沉思,因為整個案子都陷入了死胡同。

「你有沒有一種感覺?」勞勃突然開口。

「什麼感覺?」

「感覺上,妮琦死得很平靜。」

聽到這句話,雅倫沉默了。因為他也有相同的感受。

「就好像,她很欣然的接受死亡一樣。」勞勃接著說。

「為什麼你會這樣認為?」雅倫問。

「因為,凶手既然是熟人,而凶器上也沒有任何的指紋。凶手殺了人後,多半會將凶器帶走或銷毀,應該很少人會將凶器放在現場,而且還是放置在原本放置的地方。再加上,整個家被整理的完全不像有人闖入過的痕跡,物品的擺放也完全按照合理的規矩擺放,實在不像是凶手故佈疑陣。」

「所以我認為...妮琦會不會是自殺?」勞勃說出內心的想法。

「怎麼可能!機器人是不會自殺的,除了AI的發展還沒到那種程度外,機器人法則中也不允許機器人傷害自己。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在為了保護人類的情況下,他們才被允許傷害自己。」

「保護...凶手嗎?」勞勃緩緩地吐出這幾個字。

「很有可能。而她願意犧牲生命保護的人,除了我之外,我大概只得到兩個人。」

「是誰?」

雅倫並沒有回答,瞪大著眼,看著放在房間上的一個相框發愣。

相框裡,一家三口合照的相片,看來幸福溫馨。

 

3.

雅倫和勞勃來到一處豪華的社區大樓。管理員看到雅倫後,就放兩人通行。

來到十七樓的公寓門口,雅倫按了電鈴,等了大約五分鐘,都沒有回應。雅倫先前已經撥打過電話,都沒回應。查覺到事情不妙時,勞勃已經機警的把管理員帶了上來。

管理員用萬用鑰匙打開了門,門後傳來一股惡臭。

雅倫的父親,亞當.李維被發現時,躺在他的房間床上,頭上接著需你螢幕接收器,生殖器外露,身上躺著一隻坊間很流行的矽膠製性愛機器模型,死狀十分不雅。

根據鑑識人員判斷,亞當應該已經死亡超過一週以上,死亡日期甚至比妮琦死亡的日期更早。

一下死了兩個親人,雅倫頹坐在客廳,顧不得客廳的惡臭,只是呆坐著發呆,連警察的問話也愛理不理。

據了解,雅倫的父母在三年前離婚。雅倫和母親同住,父親則獨自住在這間豪華套房裡。

雅倫上一次來探望父親,已經是兩個月前了。他對於完全不照顧家裡的父親本來就感到不滿,因此鮮少探視獨居的父親。根據管理員的證詞,獨居的亞當似乎生活也過得很愜意。拜科技所賜,亞當幾乎完全足不出戶,因為所有需要的物品都只需要透過網路就可以取得,甚至連解決生理需求,都可以透過性愛模擬器解決。

一名住在同棟大樓的男性鄰居向警方透露,亞當有虛擬性愛癖,還曾經邀請該男性鄰居參觀自己的性愛模擬器,興奮的介紹自己的虛擬女友。甚至還開口邀請鄰居來一場虛擬3P性愛。

「你知道你父親的錢都從哪裡來嗎?」勞勃開口詢問發愣的雅倫,雖然他很想體諒雅倫的心情,可是現在已經不是處理機器人命案,而是活人的刑事案件,因此還是不得不將唯一的關係人雅倫拉回到現實世界。

雅倫的臉還是一臉茫然,勞勃坐在他身旁,又向他詢問了一次,雅倫才開口。

「我不知道,他們離婚的時候,我根本不想理會這件事。」

「那他現在有工作嗎?」

「就我知道是沒有,但他好像離婚前就存了一大筆錢,應該夠他吃到老死。」

「是嗎?但根據我們的調查,事情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怎麼說?」

「跟我來一下。」勞勃說著,從沙發上起身,示意雅倫跟著他走。

兩人來到書房裡,書房裡的電腦前坐著一名便衣刑警,身旁也站著幾名刑警。看到勞勃帶著雅倫走進來後,便起身,示意雅倫走到電腦前。

「請您看一下這個。」剛剛坐在椅子上那名戴著智慧眼鏡的刑警說著,將電腦螢幕轉向雅倫。

螢幕上顯示一個色情網站的頁面,上頭標示了數筆的購物明細。眼鏡刑警指著螢幕上說:「這些都是令尊的消費紀錄,您有聽他提起過嗎?」

雅倫湊近螢幕一看,天啊,每一個月都是花費上千美金的金額,累計下來的消費金額已經高達數十萬美金。原來虛擬性愛的服務費這麼高,光是一個月的費用,已經是許多中低收入戶家庭好幾個月的生活費了。

雅倫搖搖頭,示意他對這些開銷毫無印象,也不明白這和父親的案情有何關係,但警察只是什麼也不肯透露。

「那對於這個帳戶號碼,您有印象嗎?」那眼鏡刑警又打開了另一封EMAIL讓雅倫看。

那是一封銀行自動發出的信件,上頭寫著幾行字。雅倫很快的找到一行數字,因為他對這行數字再熟悉不過,因為那是母親每個月匯生活費給他的帳戶。但他決定先不說實話。

「沒有印象。」雅倫一看到信件後,脫口而出這句話。但看到下面的數字後,驚訝地看著螢幕。

信件上顯示的匯款金額,是五萬美金。而且,相同的信件每個月都有一封,足以追朔到三年前。顯示母親在和父親離婚後,每個月都匯款五萬美金到父親的帳戶,難怪沒工作的父親可以過得這麼奢侈。

沒想到,妮琦的死還沒解決,現在又隨著父親的死,爆發出這麼多的謎團。一想到這裡,雅倫的頭就開始痛了起來。

 

4.

蜜拉.貝羅看向落地窗外,身處在八十層樓高的辦公室內,看著底下像是蟻窩的街道,她時常有一股想要直接跳下去的衝動。若不是孩子年紀還小,或許哪天她真的會這麼做。

好不容易剛結束了警察的問話,她的情緒還有些激動,對於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還覺得像是一場夢。

門「蹦」的一聲被打開,只看到瘦弱的秘書正抓著一名高大的年輕男子,那男子不斷使勁甩開她。

「讓他進來吧。」蜜拉說。

「可是...。」女秘書支支吾吾的說,然後放開手,讓那男子走進房內後,便關上門退了出去。

「想見妳一面這麼困難啊?」那男子說。

「我不是說過我最近很忙嗎?」

「最近而已嗎?」男子冷笑道。

蜜拉帶著男子走到會客區的沙發坐下後,嘆了一口氣。

「雅倫寶貝,事情很快就會過去的,你不要擔心,好嗎?升學考試快到了,你也應該好好準備,不要瞎攪和這些事情了。」

雅倫靠在沙發椅背上,撇開頭,不願意直視母親。

「爸死了,妳不在意,我可以理解。但為什麼妳始終不願意提出妮琦命案的偵查要求?這點我實在不懂,她難道不是妳的家人嗎?」

「親愛的,妮琦當然是我的家人啊!但你也知道,她再過幾年級就要被報廢了,她的替換零件也幾乎都停產了,事實上,早在好幾年前她就該被送到回收廠分解了,當時我也沒有讓她遭到這種命運,還把我們的房子讓給她住,讓她成為少數持有身分的機器人公民,這你總是知道的吧。」

雅倫悶哼了一聲,不表示意見。

「如果現在啟動了案件偵查,我們就必須花許多時間去協助偵查。抓到兇手後,還要出庭,處理一堆手續,我真的沒有那樣的時間去處理這些事。你就要上大學了,媽要趕快賺錢,才能幫你負擔學費,媽也是很辛苦的啊!」蜜拉說著,握起雅倫的手,希望這樣的溫情攻勢,可以打消雅倫的念頭。

「出庭可以讓我去啊,這些事不會麻煩到妳,妳只要提出申請就好。」

「唉,妳這孩子怎麼講不聽呢?」

「沒辦法,我不是機器人,無法凡事都按照指令做事。妳也不應該把任何人都當成機器人,尤其是自己的家人。」雅倫惡狠狠地瞪著母親說道,甩開母親的手後,站起身。

「總之,我不準你再去追查這個案子,你爸的案子也一樣。給我專心準備考試,要是你沒考上大學,就給我自己去打工賺錢,我不會再給你一毛錢,聽懂了嗎?」蜜拉用嚴厲的口氣對兒子的背影說著。

她已經許久不曾對兒子說過重話了,原以為雅倫會因為這樣妥協,沒想到他的臉上,居然不見一絲氣餒。

「沒關係,爸死了,不用靠妳養,現在我也不需要靠妳。」雅倫說完,邁步就往門口走去。

「等一下!你說什麼?」

「妳每個月都匯款五萬給爸對吧?真是辛苦妳了,不只要養小廢物,還要養一個老廢物。不過沒關係,從今以後,我會自己去賺錢養活我自己,不再麻煩妳了。」雅倫的語氣十分平靜冷淡。

「你怎麼知道我匯錢給你爸?他跟你說了什麼?」蜜拉的語氣顯得有些緊張。

「妳放心,死人是不會說話的,他活著的時候什麼也沒跟我講,現在更不會。」說完,雅倫推開門頭也不回的走出去。

 

5.

「結案?為什麼這麼快?」勞勃聽著學長的話,不敢置信的提高了音量。

「大聲個屁啊?又不是我決定的,檢察官決定結案就結案了,干我屁事。」學長突然發怒,讓勞勃只好趕緊低頭道歉。

「是找到了什麼關鍵性的證據嗎?」勞勃改變問題,希望可以讓學長消消氣,蒐集其他情報。

「聽說是從上次那個褓姆型機器人身上,找到了藏起來的病毒硬碟。」一旁其他的學長回答到。

「病毒硬碟?」

「是啊,那個硬碟就是讓上城區那個豪宅死者致死的電腦病毒,因為戴著虛擬裝置,透過這個病毒,可以讓人在虛擬幻境中死亡而不自覺,算是幾年前很流行的,某種輕鬆的自殺方法吧。」

「就因為這樣,認定是那個褓姆機器人犯案的嗎?」

「因為監視器也拍到啦!案發前那個機器人曾經出入過死者家。」

「所以說...凶手就是『妮琦』?那又是誰殺了她?」豪宅死者,指的就是雅倫的父親。

「我怎麼知道?搞不好是畏罪自殺。不過,你連那個機器人叫什麼名字都知道啊,這麼厲害。」學長忍不住挖苦勞勃。

但勞勃無暇應付學長的酸言酸語,趕緊找藉口離開,就要打電話給雅倫。

電話接通後,不等雅倫詢問,勞勃立刻就將剛剛聽到的消息告訴雅倫。

「所以檢察官是要以『畏罪自殺』的名義結束妮琦的命案嗎?」

「雖然聽起來很可笑,但機器人的核心受損後,並不會馬上死亡,而是會逐漸無法蓄電而最終停止運作。對於違反規定處以除役刑責的機器人,通常也都是以這樣的方式讓他們停止運作的。換言之,妮琦可能是在殺害了您父親後,再自行了斷,因為她知道自己違反了機器人法則。」

「這...這太荒謬了吧!首先,光是要違背機器人法則這點就說不過去了吧!沒錯吧?」

「這點,我想檢察官為了結案,硬要說是系統瑕疵,法官應該也會採納。」勞勃無力的說著。

雅倫聽了嘆口氣,接著說:「好,就算這樣,但要是妮琦知道她要殺害我父親,她是絕對不可能會去做這件事的,畢竟我父親名義上也曾登記是她的所有權人。雖然離婚後名字只登記在我媽名下,可是對於曾經的雇主,有可能這樣痛下殺手嗎?更何況,妮琦根本沒有殺我爸的動機!」

動機嗎?勞勃聽了覺得有些困惑,畢竟,凶手是個機器人,機器人殺人會需要動機嗎?這點令人存疑。

「總之,現階段我也無能為力了,告訴你,只是希望你看還有沒有什麼機會可以扳回一城,畢竟...我也相信褓姆型機器人是不可能殺人的,其他品種機器人或許會,但褓姆型機器人的設定就是為了保護生命,不可能幹出這種事。」

「嗯,沒錯!我相信妮琦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謝謝你,勞勃,我會盡我所能替妮琦伸冤的,就算要用掉我這一輩子也無所謂!」

說完,雅倫就將電話切斷。

這傢伙,真的是深愛著這個機器人啊,如果妮琦有靈魂的話,她應該也會很開心吧!勞勃心想。

掛完勞勃電話的一小時之後,雅倫回到他許久未回的公寓,這段時間,他都住在妮琦的家中。妮琦的命案發生當天,他起床後,拿了書包就去上學,放學後就直接前往妮琦家,因此,已經有將近半個月時間,他都沒踏入自家門口。

一打開自己的公寓門,原以為會有一股垃圾發酸的惡臭襲來,但意外地,卻只看到家中意外的乾淨整齊。

雅倫沒印象自己整理過家裡,依稀記得上一次出門前,家裡還是個亂七八糟的。但他無暇細想是怎麼回事,只是換了件衣服,拿了些行李和自己先前存下的零錢當生活費後,就準備離開。

走到門旁,他撇見一個閃著黃光的東西。駐足一看,原來是電話機的留言訊號。

他按下聽取留言的按鍵,電話機上方投射出一個立體畫面,畫面中,是生前的妮琦,圓圓的臉上,依然是一樣和藹可親的笑容。

『我的雅倫少爺,你好嗎?我知道這樣問很蠢,因為你昨天才來探望過我,我也知道你很好,你的代數考了滿級分,推甄首都大學AI工程學系的學科成績也通過了,只剩下的二關的面試。只要通過了面試,我的雅倫少爺就是個最高學府的資優生了,我真是替你感到高興!』畫面裡的妮琦高興的拍拍手。

聽著最懷念的聲音,雅倫伸手觸摸著那透明的投射螢幕,兩行眼淚不知道什麼時候流下的,已經沾濕了下巴。

妮琦拿起一台黑色的方型盒子,繼續說道:

『還記得小時候你很想買的這個遊戲機嗎?雖然我知道你已經很久沒玩了,但看到你居然還留著它,真是讓我感動呢!哎呀,雖然我是機器人,但沒想到居然也會有感動這種情緒呢,只可惜我不像人類一樣會落淚,否則,我也好想大哭一場的說。』

雅倫這時才發現,畫面中的妮琦,正是站在電話機前的方向,用電話錄下的影像留言。

而她手上的那台遊戲機,正是雅倫小時候吵著要買,但父母卻怎樣也不肯買給他的遊戲機。最後,卻是妮琦變賣了自己的零件,湊錢去買來給他的生日禮物。

那是雅倫這輩子最珍貴的生日禮物,因為那是妮琦送他的唯一一件禮物。之後,母親買了零件修好妮琦,但也嚴格禁止妮琦再做出這種事,否則就威脅要將她除役。

然而,也是因為那台遊戲機,讓雅倫感受到妮琦對她的愛,那不是普通的人工智慧所能模擬的,而是真正對於自己的疼愛。從那天起,雅倫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和妮琦之間的關係,究竟是多麼的緊密。

『我還有好多話想跟你說,但是我想我這個囉嗦的毛病真是要好好改進一下了。呵呵呵。』看著妮琦用機器音發出笑聲,這是第一次雅倫覺得這個笑聲聽起來好陌生。

『我只跟你說最重要的一件事,雖然你父母親感情不好,但他們永遠都是生育你的父母,沒有他們,就沒有你。你總是在我面前批評你的父母,但我其實一直很想告訴你,就算沒有我,你依然會長大成人,成為像現在一樣的出色的男人。萬一哪天我不在了,希望你可以和你母親好好相處,把她當成我一樣對待,因為她才是你真正的....。』

妮琦說到這裡,影像就中止了。或許是語音留言的容量限制,後面的影像再也看不到了。

雅倫拿出手機,接上電話機後,趕緊將整段影片下載下來。再三播放,檢查影像可以撥放後,立刻將影像上傳到雲端硬碟備份。

他擦乾眼淚,環視了一下公寓。現在他知道為什麼公寓會如此整潔。

再一次,他回想起了當初知道妮琦賣掉自己零件,只為了討自己開心時,自己所以感受到的那份感動。那是永遠忘不了的悸動,也是一個人從小孩,轉變為大人的過程。

只是這一次,他必須要自己去面對,面對接踵而來的嚴峻挑戰。

 

6.

再一次踏入蜜拉的辦公室,這一次,雅倫知道今天自己將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這天過後,事情會怎麼發展,他無法預測。但唯一知道的,就是妮琦再也不會回來了。

一走進辦公室,雅倫毫不理會蜜拉詢問自己為什麼又來,逕自將手機往她桌上一放,直接將剛剛下載的影像,投射給母親觀看。自己走到窗邊,透過落地窗,看著窗外的景色。

窗外的景色不管看幾次,依然令人驚豔。發達的科技產生光明照亮整個都市,但卻讓人心越來越黯淡。

雅倫回想起小時候和妮琦相處的種種場景。過去,曾經為了分擔父母的負擔而誕生的褓姆型機器人,卻發展成比人類還更具人性,究竟是什麼樣的畸形發展,才讓現在的社會扭曲了人性?讓人類不得不製造出AI取代自己,甚至得透過AI,才能找回失去的善良純樸。

「你給我看這個做什麼?」蜜拉的聲音打斷了雅倫的思緒。

雅倫回過頭,走到桌邊拿起手機,將手機有如珍寶一般的收進口袋。

「妳沒有任何的感覺嗎?」

「沒有,這些是留給你的話,不是嗎?我倒是有些訝異,妮琦的AI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

「訝異?是嗎?我怎麼不覺得妳有訝異,妳應該早就知道了吧,妮琦的AI發展的比其他同型的B-731款式更具同理心,也更愛我們這一家人。所以...所以她才會毫無抗拒的接受妳的指示,去殺了爸。我說的沒錯吧?」

雅倫不帶一絲情感的說出這段話,然後靜靜的,看著眼前,蜜拉的表情,像是胃痛一般的扭曲,逐漸變形。

「你...你...你說什麼?」

「你聽到了我說的,我說,是你指使妮琦去殺了爸,然後妳再殺了妮琦,企圖掩飾一切,我說的沒錯吧?」雅倫刻意停頓了一下,然後喊了一聲「媽」。

蜜拉瞪大了眼,看著雅倫,平時沉著冷靜的女強人,這時面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卻說不出半句話,只能坐在自己的寶座上,動彈不得。

「妳很好奇我怎麼知道的,對吧?在我跟妳說明之前,我想先讓妳看另一樣東西。」雅倫說著,從背包中拿出一把菜刀,刀鋒的地方有些鈍,像是曾經刺過什麼堅硬物體一樣。蜜拉看到這把刀,身體不自主的往椅背重重一靠,發出輕微的一聲。

「妳就是用這把刀殺了妮琦的,對吧?她知道妳要殺了她,但仍然支撐著,要妳趕快離開,用自己所剩無幾的生命,擦拭了妳的指紋,並將刀放回原處。」雅倫說著,將刀子又往蜜拉的方向推了過去。

「妳知道嗎?早在妳要去殺她之前,她早就預料到了自己的命運,所以在她生前的最後一天,她整理完我的公寓之後,回到自己公寓前,還利用妳給她的病毒,破壞了公寓的監視器畫面,只為了不讓妳留下被逮捕的證據。這點,在我一個警察朋友的協助下,已經獲得了證實。監視器畫面拍到了妮琦走進機房的前一刻,而那一刻,距離她的死亡時間,只剩幾個小時而已。」

看著眼前兩眼無神的蜜拉,雅倫知道自己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妮琦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於是他咬緊牙根,接著繼續說。

「雖然我很不想相信,但從妮琦最後的留言聽到,她要我和妳好好的相處,話中卻沒有提到爸,這就證明了她早就知道爸已經不在世上了。」

蜜拉看向桌上的那把刀,銀白色的刀面上,映照出辦公室裡的燈光。

「擦拭指紋、整理現場、刪除監視器畫面,甚至,她還刪除了自己所有的記憶體,這些舉動,都證明了妮琦想要保護凶手的意圖。但是,她不僅是為了保護凶手,也是不想讓我知道真相。沒想到,到了最後,她居然還學會了善意的謊言。」雅倫苦笑的說著。

雅倫轉過頭,惡狠狠地瞪著蜜拉。第一次被兒子這樣瞪著,就算強悍如蜜拉著樣奮鬥一輩子的女強人,也不願意迎上那憤怒的目光。

「但我始終想不透妳要殺害爸的動機,直到我看想起妳每個月付錢給爸的郵件,才想到,或許爸抓住了妳的什麼把柄。而這時,我想到了以前小學時作的健康檢查報告,當時,妳一直不讓我把報告拿給爸看,我現在才終於明白原因。」雅倫說著,又從背包裡拿出了幾張白紙,攤在桌上。

「這是我和爸的DNA報告,在發現爸出事後的幾天,警察為了調查我的不在場證明做的調查。」雅倫指著上頭的血型資料「我們在血緣上,不是父子,對吧?」

蜜拉沒有說話,只是沉默。

「那我的父親是誰呢?是誰足以讓妳寧願每個月付出大筆現金,也不願意公諸於世。」雅倫邊走邊說著,彷彿訴說的是別人的身世之謎。

「除了威登企業的大老闆之外,我想,應該沒有其他人有這樣的能耐了。我說的沒錯吧?」

蜜拉的嘴唇微張,眼神中充滿恐懼,彷彿自己一生中最害怕的事,被挖掘了出來。她想喊出聲,但並沒發發出任何聲音,只是趴在桌上,下一秒,開始嚎啕大哭。

抓到真兇,甚至解開自己的身世之謎,但雅倫卻沒有絲毫的愉悅。他只是默默地將桌上的刀子收起,看著眼前趴在桌上哭泣的母親。

他想就這樣離開,讓彼此冷靜一下。走到門口時,傳來了蜜拉的聲音。

「兒子,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我會去自首,我會承認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雅倫鬆開握把上的手,頭也不回,緩緩地開口,一字一句地說:「我也許是妳們生的,但是,我卻是妮琦的兒子。我不會去舉發妳,妳也不必去自首,因為這並不是妮琦犧牲自己的目的。為了她,妳跟我都要好好的活下去,才不枉費她對我們的愛。」

說完,雅倫回頭看了卡蜜拉一眼,眼中充滿了淚水。

他走出了辦公室,只留下掩面痛哭的卡蜜拉。

 

7.

「人性隨著社會不斷的演進,而產生出許多人格缺陷。然而,這些缺陷,卻在AI的自我發展當中,產生出乎意料的良性演化。因此,AI的發展不只是未來科技應用的一大趨勢,更是人類改進自身缺陷的唯一解藥。以上,是我今天面試的報告論述,謝謝!」雅倫說完,對著眼前四位中年的男女教授微微一鞠躬,接受了四人的掌聲後,就轉身離開了面試的教室。
走出教室後,關上門,雅倫仰天重重的吐了一口氣,將身上的西裝外套扣子解開,像是掙脫枷鎖般的脫下外套,披在肩上。

才一轉頭準備往前走,就看到一個人,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

勞勃那張親切的笑臉映入眼簾,讓雅倫像是看見老朋友一般的露出開心笑容。

「怎麼知道我在這裡?」雅倫問道。

「開玩笑,我可是警察。」勞勃笑著回答,雅倫也忍不住笑了。

「其實,是有樣東西想要親手交給你。」

「是什麼呢?我還沒錄取大學啊,別那麼急著送我禮物。」

「是這個。」勞勃說著,遞出一個黑色盒子,放在雅倫面前。

「這是...」雅倫接過後,上下翻看了一下「記憶體?」雅倫有些驚訝的看著勞勃。

「嗯,沒錯,這是妮琦的記憶體。」

「你不是說記憶體資料都被刪除了嗎?」

「我騙你的。其實,裡面還保留了不少記憶片段,我只是怕你太過傷心,才不想告訴你。」

雅倫停下了腳步,勞勃也跟著停下,兩人看著那黑色記憶體盒子,默然無語。

「裡面的畫面...都是關於我的嗎?」

嗯,勞勃點點頭。「我想,是她捨不得刪去對你的記憶吧。真是意外呢,我完全不知道,原來AI也可以進化到這種地步呢。」

雅倫看著記憶體,感覺到眼眶逐漸泛紅。

快要死去的妮琦,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情呢?為什麼在最後一刻,選擇靠在自己的嬰兒床上,迎接死亡的到來?

或許,只有把妮琦找回來,才可以找到答案。

「AI的未來有無限可能,這點你最好拭目以待。終有一天,我會讓妮琦再次復活!」雅倫說著這句話時,眼中閃爍著光芒。

他拿起手上的記憶體,對著勞勃說:「謝謝你!這是最好的一份升學禮!」

勞勃笑著,兩人並肩朝向陽光的出口處走去。


【2020台劇專題】娛樂重擊隆重上映

近年從接續《通靈少女》、《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們與惡的距離》各自於國際市場邁出了巨大一步,到了《想見你》更是錦上添花台劇品牌。2019年可以說是台灣以台劇重新奪回華語流行文化詮釋權的關鍵年。而今年《誰是被害者》瀚草這次超越了自己,並登上國際平台Netflix獨播。同時由大慕影藝製作《做工的人》也由 HBO 買下版權,走向國際。2020年將是見證台劇蛻變、轉身,走向下一步的時刻。

為重擊的讀者隆重推出:2020台劇新紀元專題 》》》點我看更多文章

關於作者

泛科幻獎

泛科知識旗下的科幻品牌,與科幻相關的資訊和發布與《泛科幻獎》有關的資訊。 科幻帶領我們想像未來、解決還沒發生卻至關重要的議題、航向前人未竟的宇宙冒險……我們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星雲的深處有哪些未知的宇宙世界?智慧生物如何改變時空與心靈? 科學不能回答的事,我們期待科幻的解答。 一百個作家擁有不只一萬種對於宇宙的想像,快來分享你腦中的小宇宙吧! 獎項介紹及相關事宜,請參考泛科幻獎官方網站。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