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第五集 、第六集劇評:槍響之後,這部劇該怎麼走下去?

0

*內有劇情討論,請斟酌閱讀

經過三、四集的低調醞釀,第五集、第六集《與惡》大爆發迎來全劇的中段高潮,李曉明迅雷不及掩耳地被槍決後,宋喬安和李大芝、加害者和被害者遺族的衝突終於爆發,與此同時,王赦夫妻間的矛盾也正式引爆王赦的情緒與告白,前後兩段戲讓這個角色終於流露出不那麼「聖人」的一面;因應思聰發病後亂成一團的應家,隨著應思悅面臨家中與婚事的變故有了戲劇性的轉折;精神科醫師林一駿和社工師老婆宋喬平的線則進一步因精神疾病的新聞激化而浮出檯面。

整體而言五、六集的連環爆讓節奏顯得更加明快,情緒的堆疊也一掃前兩集哭點親情線過多的溫情感,即使某些衝突還是解決得太過溫情簡單,但更多的是看見既有狀況的無能為力與發洩(以及即使發洩完後仍然落空的無奈),殘酷面的呈現比前兩集來得更加直接。

劇情走到中段,編劇直接把從第一集舖的線直接在這邊走到一個收束點,若以前五集作為一個整體來看,會發現第四集獨缺新聞線的推動顯得有點鬆散,其他集數則選擇在不把無差別殺人案當作唯一主線的狀況下,每集透過新聞線和特別支線的互動來迂迴前進。直到五、六集,原本顯得較虛的主線終於再現出來,讓這兩集的力道爆發之餘,也難免讓人回過頭來檢視,其他副線雖有往前推動的力道,但每條線的水準確實不一,都沒有這條主線來得強勁吸睛,所以相較起直接有處理到殺人案遺緒的一、五、六集,二、三、四集顯得比較相對鬆散一些,劇情的推進也沒有那麼確切。

同時行進到半路上,也會發現有些角色確實過於功能性化或扁平化,劉昭國和應思聰先前已討論過,現在看來這兩個角色的功能性幾乎已是注定的事實,劉昭國就是為了解開宋喬安的心結而存在,應思聰也不太可能有探討從精神疾病到走向康復的故事線。於是男角可以期待的大概剩下吳慷仁飾演的王赦,雖然這兩集很努力要讓他再多展露出一些人性的面向,但他還是個過於理想化的角色,即使終於有憤怒的一面爆發出來,堅定不移的道德底線還是讓人有些困惑,希望接下去還能繼續挖掘。

而在頗為立體的女角上,宋喬安則出現了台劇少見的問題:她身上有太多故事線了,以致於很多時候她身上的不同線只能一起被含糊地處理過去,而有時顯得顧此失彼。但賈靜雯在本劇一貫的超水準演出很大程度上把這個軟肋掩蓋了過去,也成功讓宋喬安這個角色和這條線維持住對觀眾的吸引力。本劇如果有演技最佳進步獎,相信所有人都會頒給飾演應思悅的曾沛慈,她在本劇中雖然仍飾演樂天傻大姐的角色,卻恰到好處地把應思悅面對不同壓力不同關係時的氣餒、憤怒、不解都詮釋了出來,演技層次完全往上躍進了一階,這絕對跟劇本角色設定的完整脫不了關係。

林予晞飾演的宋喬平重要性和個性也慢慢展露出來,而不只是個溫柔的妹妹,她和林一駿這對夫妻幾乎是《與惡》全劇最可愛自然的平凡人,他們的慾望和心情都讓人很能理解,只是和全劇之間的關聯目前其實不是太高,尤其林一駿這個精神科醫生很多時候變成情緒出口的機器神,變成其他人困惑難解時跳出來把線往下走的「神仙」,還好這次施名帥自然生動的演技讓這個角色變得有趣許多,也讓他和其他人的對手戲不那麼硬。

經歷了五、六集的高潮爆發之後,問題變成:既然最強的主線李曉明無差別殺人事件的線已經差不多收完了,接下來還有四集,劇情究竟要從哪條副線往下開,或者僅剩的有帶動力的「影子主線」新聞線又該怎麼繼續往下走,主線收束雖然精彩,同時也不免讓人為編劇捏一把冷汗了。

延伸閱讀:

Punchline Talk 首次舉辦,來和金馬獎評審馬欣一起聊聊「我們和電影的距離」!

活動完全免費,還可以抽馬欣親筆簽名的《階級病院》散文集

活動報名頁面這裡走:http://bit.ly/2GvbiJh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