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日據時代的十種生存法則 》編劇團隊:從選題到執行,賴和改編如何現代?

0

 


繼在 2018 年金鐘獎大放異彩、改編日治作家呂赫若生平及小說的《台北歌手》後,客家電視台在 2019 年即將推出其姐妹作、改編自「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作品的《 日據時代的十種生存法則 》,製作人同樣是擁有台灣文學背景的陳南宏,這次他不只擔任製作人,也親自跳下來帶領年輕編劇團隊進行十分特殊的改編模式。

即使賴和貴為台灣新文學之父,但因過去歷史文學教育的脈絡,日治時期台灣文學作家的名字和作品對一般大眾來說普遍較為陌生,再加上時代狀態與現代差異甚鉅,尤其對年輕觀眾來說是不熟悉的時代加上不熟悉的作品,有雙重的陌生感,在改編的策略上如何去克服這樣的鴻溝?

從選題到執行 陳南宏:想跳脫控訴、傷痕文學的印象

在向客家電視台提案的時候,從賴和的短篇小說中陳南宏選擇了〈豐作〉、〈浪漫外記〉、〈蛇先生〉、〈前進〉和〈一桿稱仔〉這,他坦言這是有意識地的選擇,他解釋道:「除了〈一桿稱仔〉具有它難以取代的時代意義代表性外,〈豐作〉、〈浪漫外記〉和〈蛇先生〉都有明顯的諷刺性,我認為這是賴和小說的一大特色,而且可以看到他寫不同小人物的細節,這應該還是跟他當醫生、不斷接觸不同人有關,尤其〈蛇先生〉更是難得好的喜劇小說。

選擇〈前進〉則是因為現在的社會仍然可以看到類似的議題二元對立,這篇小說的主題是可以放到很遠很遠、放諸全世界皆準的。〈浪漫外記〉更是有趣,用導演的話來說是『賴和心底住了一個流氓』,以黑道為主角,但這裡的黑道是勇敢好鬥、不重金錢的游俠形象,跟一般賴和作品不太一樣。當時會選擇這五篇,確實是因為不想做傳統印象的傷痕文學,這幾篇作品都有一些縫隙在。」

同時,很特別的是陳南宏找了一群非常年輕、真正八年級生的編劇群,包括吳宗叡、徐凱嘉、吳岱芸,陳南宏笑說:「找年輕編劇首先是因為預算真的不高;但第二是,找跟日本時代不熟的人的好處是不會有時代的牽絆,對文本小說也不會有包袱,我自己太熟反而會有成見。所以我給他們的指令就是,你們都不用管時代,就先就角色情感、劇情舖排上去討論去寫,關於歷史背景的部分反正到時候有我可以把關。」

經歷前世今生的劇本 如何形塑出三位主角及關係

過去台灣在經典文學改編的影視作品上,多半強調如實改編,直接將小說情節轉化成劇本。但《日據時代的十種生存法則》卻是同時把賴和多篇短篇小說的內容融合在整個完整的故事線中,並從賴和小說中脫胎換骨形塑出秦得隆、秦得參兩位兄弟,哥哥是醫學院高材生、參與當時的請願運動;弟弟是在家裡努力種甘蔗希望能供哥哥唸書、也能賺大錢改善家裡生活的農夫。

陳南宏表示:「秦得參的名字雖然是來自〈一桿稱仔〉,但基本的人物性格和故事是從〈豐作〉的添福來,再融合幾個不同角色。會長出秦得隆這個角色,則是因為〈前進〉小說的主角,也是賴和的某種縮影。」〈豐作〉中以農夫小人物添福為主角,他的願望單純簡單,就是努力種甘蔗期待豐收,最後期待卻因會社作梗而落空;〈前進〉則是寓言性的小說,講述一對夥伴被某種驅力動在黑暗中前進,雖然不確知前方是否有光明但還是只能持續前進,似乎比喻著日治時代的進步青年與運動勢力,於是秦得隆也有著進步青年的一些特質。這樣兩個個性截然不同(也來自兩篇風格完全不同的原著小說)的兄弟,要怎麼開展故事呢?

陳南宏強調:「我們讓兩個兄弟站在對立面,在三幕劇裡一定要有其中一方展現出轉變與所得,所以劇情走到後面就自然迎來了翻轉。」對他而言,改編的作品是以既能保有原著精神、又能做出大家會想看的劇為準則,陳南宏也補充:「這也跟我自己的觀影喜好有關,覺得這樣發展比較符合當代精神,也符合當年的時代脈絡。」但要怎麼吸引年輕觀眾?一定要有能產生共鳴的點。

1990 年生的吳宗叡笑說:「我覺得賺錢很重要啊,在我們這一輩,不太喜歡主角只是為了某種道理去往前走。當然我自己剛開始拍片的時候,一定也會讓主角是為了理想去前進,但久了就會發現那有點不切實際,為了生活前進的人才比較真實、那才是每個人的問題。我覺得寫得隆的過程其實有點在自嘲,我們自己可能讀很多書、每天都在嘲諷政客,但比起身邊真正在賺錢的上班族等人,常常覺得自慚形穢,覺得自己實在對社會沒什麼貢獻。」

吳岱芸補充道:「秦得隆和秦得參這兩種人都是很普世皆然、古今中外都有,一個是只想賺錢、一個是為了理想去挑戰體制,我相信每個人身邊的親朋好友都可以看到這兩種人。」吳宗叡也提到:「除了角色個性,在事件發展上也是其實每個時代都會發生的,像是底層反而會再往下欺負的現象,劇中秦得參的『套殺農民』其實相信到了今天也還是有,也一定會有不肖農民明明知道投資有賺有賠,但賺了是自己的,賠了就要找代罪羔羊。」

陳南宏也回溯道:「不管哪個時代,大家都會想要『賺大錢』,這台詞在劇本裡就有,但這個口號隨著拍攝的過程,愈拍愈響亮。幾乎就是跟戲外的政治人物同步,也算是某種巧合。」

而為了強化兩兄弟間的差異和對立,女主角羅秀芳與兩兄弟的三角戀及最後情歸何處也成了編劇們探討的重點。陳南宏笑說:「女性編劇一直對於秀芳為何愛上得參感到有違和,最後翻盤成得隆,尤其當飾演得隆的石知田出現後,一切就變得合理了。」

徐凱嘉則正經地解釋道:「我們是因為回到劇本設定上來設想,女主角秀芳是個想要學習、上進的女性,她努力學日語、想要在階級上往上走,要讓她再去愛上農夫得參可能需要花太多篇幅;相反而,她的理想其實跟得隆整個形象都比較符合。我們本來的版本曾經都已經寫到 10、11 集,才覺得不對,後來全面翻盤。」

最有趣的是劇本中間竟然還曾經出現「未來版」。陳南宏回憶道:「最早曾經有導演提出有沒有可能直接改到現代,讓觀眾比較容易理解的想法,但我認為如改到現代,殖民體制的特殊性是沒辦法寫出來的,所以就想到不然設計成未來版。這版本的時間設定在 2154 年,全世界長出來的都是有毒植物,只有台灣有乾淨土地,所以中國成為台灣新的殖民母國,好的地方都是殖民者居住,威麗村則是本土窮人,村裡的人要讀書發展的話,就要前往殖民者居住的地方。對編劇比較抱歉,未來版一度已經寫到三集對白本,後來卻胎死腹中。但會提到未來版的重點還是在於,殖民體制的階級差異、剝削、分化,跟現代統治體制差異很大,不太可能在現代重現,但未來版反而有機會建立。」

既必須將殖民時代背景忠實反映出來,又希望比較輕鬆而能吸引更多人進來看賴和,陳南宏採取的基本策略就是:「時代這件事,我一開始就有跟年輕編劇們聊,希望這部片是慢慢透過兩兄弟跟秀芳的遭遇,才讓觀眾自己自然體會到大時代的背景,前面都不會明顯感受到這劇有特別要講殖民體制下的二等國民或不平等待遇之類的,刻意不讓歷史背景議題成為主題,先讓角色的情感和事件出來。」

至於談到如何把不同篇章融入在這對兄弟的冒險之旅中,吳宗叡則認為:「一開始的難度我覺得是還好,因為小說寫的都是農業時代的人,感覺都是住在同一個村子裡的左鄰右舍,比較容易可以套在一起。但寫分集的時候,就發現最難融入的還是〈浪漫外記〉,因為講的完全是黑道的故事,所以後來我們直接拉出村莊,拉到得隆從醫學院逃亡回村子的途中,在村子外遇上阿瘦、阿寬這兩位接近游俠的人物,大概就完成了。」吳宗叡也笑說:「這樣寫的過程我覺得觀眾會很有樂趣,尤其是對重度書迷來說,看得懂的人就覺得劇情這樣轉可能很炫很有趣或想吐嘈,我們還可以埋各種彩蛋,把一些賴和其他小說或細節裡用的的東西埋進去;對新觀眾來說也可以純看衝突的劇情。」

林宏杰導演加入後 完成「生存法則」的畫龍點睛

在劇本大致完成後,林宏杰導演加入了劇本的修整工作,他和副導、攝影師等人組成「五人小組」,從戲劇性及執行層面來修訂劇本,林宏杰說:「我拿到這個劇本的時候,『生存法則』這四個字就跳出來了,因為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一套不同人生價值觀,透過劇情和事件不斷展現出來,所以後來我就把劇本定位成《日據時代的十種生存法則》,希望可以展現出時代裡不同人的掙扎和努力。」

陳南宏表示:「導演很多地方都是加入了穿針引線的設計讓劇情更深化,增加很多角色力度,還有很多在戲劇上的效果和驚喜。導演也在台詞裡加了很多『彩蛋』,融入了賴和的句子,像是『時代的進步跟幸福是兩回事』、『這時代的人都有某種悲哀』等等。」林宏杰導演也笑說:「雖然演員有時會說演起來稍微彆扭,但解釋溝通過後他們也可以理解為什麼我想把這些句子放進來。」

林宏杰導演接到案子後就非常認真地做功課,他不斷在賴和書上註記那些要用,他摘了很多句子想化用在台詞中,即使劇本已有濃濃的賴和味,他還有點遺憾沒有全部用上。林宏杰也解釋道:「尤其有些句子我們在設計上,從時間上算賴和應該是大秦得隆六屆的學長,秦得隆某種程度上是賴和的化身,所以一定要他講出來才有那個力道。」

活用賴和原句也成為《日據時代的十種生存法則》改編的一大特色,陳南宏表示:「最原始的劇本,每集最後的結局都是一段〈前進〉的文字,總共摘了十二段文字。」後來林宏杰對這點進一步發揮,不只採用〈前進〉,而是重新從賴和作品中找出十二段文字,放在每集作為序場開頭,體現該集精華。林宏杰導演強調:「我認為在這次的改編中,這十二段文字真的是一大特色,既起到推動劇情的作用,劇情又能完全把文句精神氛圍真正拉抬出來。」他也進一步提到:「因為前期已經有想要這樣做,所以我在拍攝過程特別在意每集劇的長度,以維持這個架構。拍到中段以後,我們邊拍邊剪,因為我發現第六集到第九集的長度有點不夠,但我一定要保住每集的序場在那邊,所以後來還加了幾場戲就是為了這個架構。」他們用心用不同方式融入賴和在改編中,也很期待觀眾會喜歡這樣的效果。

陳南宏最後也補充,在整個改編過程中:「我自己覺得最過癮的就是把〈一桿稱子〉後半的殺人動機補起來,在小說中賴和在後半段是大量留白,我一開始就打定住意要把這部分寫出來。所以全劇最後一集的第12集沒有序場,而是把賴和的句子挪到中後段,殺人前有段重要的告別戲是導演再加上去,讓整個儀式感更加完整。」

這部格外與眾不同的戲即將在連假過後正式上檔,每週播出四天的帶狀節奏,也很可能成為今年金鐘獎的大熱門,究竟箇中滋味如何,就有待觀眾進場後來品評了。


【成為重擊會員】

熱愛影劇的你快訂閱重擊電子報加入會員吧!重擊會員將可以收到每週精選內容和編輯室報告,到年底前還有特映會、講座、電影票等專屬好禮,週週抽週週送🎁

訂閱電子報成為重擊會員請點以下連結:http://eepurl.com/gfJSjb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