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少女》總評:一段成就謝雅真的旅程

0

通靈少女》在短短 6 集的篇幅內,以愛與死亡為母題軸線,試圖處理包括少女成長校園、通靈宮廟、與芸芸眾生這 3 條故事線,反映出宮廟裡的通靈少女謝雅真,所面臨不同面向的人生。在篇幅和結構的先天限制下,筆者認為走單元劇形式的前 3 集算是勉強把 3 條線維持了一定的平衡,但從第 4 集就已經是影集的倒數第 3 集,突然就得開始舖最後大高潮,又在篇幅限制下不得不在最後  2 集內賜死一個極為重要的角色,這樣的處理終究讓 3 條線的平衡消失無蹤。

看完《通靈少女》播畢的 6 集,不得不承認「通靈」有些讓位給「少女」,雖然謝雅真的少女成長線因此完美落地,但宮廟和最後高潮的轉折就顯得相對弱勢。如果整季有正常的美劇集數 13 集,恐怕才能用比較合適的篇幅去處理宮廟、眾生與重要角色死亡的設計。

少女成長線處理最成熟  宮廟線卻被犧牲

回顧第 1 集令筆者激動的開局,認為全劇很漂亮地拉出少女成長校園愛情線、宮廟經營危機、芸芸眾生的單元劇  3 條軸線,而且明顯地不管是哪一集,校園線都是拍攝得最出彩也最感人的部分。可惜的是,因為第 4 集以後就讓位給全劇最後高潮舖陳,所以前 4 集謝雅真在校園中從平凡、被視為女巫及自我質疑、到最後獲得眾人認可的過程顯得有些太理所當然,話劇社同學們的態度轉變有些太快,便顯得有些天真感人有餘、殘酷真實不足。

至於芸芸眾生的單元劇,前 3 集的都做得不錯,多少讓金老師對小真的教誨,達到小真學會如何處理「帶天命」的效果。從第 4 集起,理論上合併了黑道討債線和芸芸眾生線的議員,卻寫得過於一廂情願,在這個最關鍵的過程中又面臨小真終極的退轉心魔,卻看不出宮廟與金老師有發揮任何意想不到的作用,也證明不了宮廟與天命存在的意義,最終還是靠謝雅真自己「突然省悟」自願回到廟裡,在最後的關鍵時刻成功地以神之名隆服人心。這部分在角色成長上來說尚稱合理,且確實成就了一個更成熟大度的謝雅真,但在劇情的平衡上卻失了分寸。如果宮廟能給小真的,遠不如小真給宮廟的來得重要,通靈少女其實真的可以不用回宮廟,自己開壇也可以救濟世人。

正因為校園愛情線和最後高潮戲緊密相連,在最後 3 集中宮廟欠債線徹底消失、單元劇重要性被嚴重稀釋,吸睛處只剩下「少女」而非「通靈」,甚至「通靈」只是擾亂「少女生活」的某種先天障礙,所以最後 3 集筆者看得有些精神分裂。就校園戲的高潮主線來說,導演仍然處理得相當有大將之風,郭書瑤的演技更在第 5、6 集有了超級大爆發,就少女成長線來看,最後 2 集的確是導與演俱佳的精彩作品。然而,只要是跟宮廟相關的劇情設定與轉折,就顯得牽強且理所當然,尤其是謝雅真因重要角色而選擇離開宮廟後,再度在重要時刻選擇放下自己的校園生活、回去成全宮廟眾生的決定——你知我知戲一定要這麼演下去,問題在於前面的鋪陳與轉折幾乎付之闕如,讓末尾這層重要的轉折失了力道。

顧此失彼  成為第二季最大的挑戰

於是整體而言,《通靈少女》的台美混血在前 3 集成就了精彩好戲,既保留台劇的親切逗趣,又有美劇的緊湊紮實;但在後面 3 集卻露出硬把 13 集架構塞在 6 集內處理完畢的硬傷,幾個角色的轉折都是情感上可以理解,但劇情鋪排太過突然,終究是靠演技和真誠的情感讓觀眾買單,但是回頭看劇本與角色還是顯得薄弱,走向反而越像台灣常見的溫情訴求:因為這是對的事,所以角色雖然一時想錯了,最終都會回到正道的。

就策略與執行上來說,《通靈少女》的「中學為體」確實在順利地讓台灣中老年觀眾買單(因為溫情情感完全是台劇式的),也因為它的「西學為用」在製作與節奏上比一般台劇明快精良,而吸引了不少本來不看台劇的觀眾回歸,在收視率而言是雙贏。但就一部有機會創新、題材也創新的戲劇來說,是稍嫌可惜了一點;另外,對於平常真的習慣看美劇及外劇的觀眾來說,恐怕《通靈少女》只是感人有餘、但成熟度不足。

無論如何,《通靈少女》無疑證明了編導陳和榆的敘事魅力與善用演員的能力,以及他對台灣影視既有強項養分的完整吸收與把握(包括溫情感人與青春片元素)。從成果可看出他處理角色的情感細膩,但是否能在編劇上更自然且貼近真實地捕捉人性心理轉折,會是他在第 2 季面臨的最大挑戰。當然,也不排除陳和榆在第 1 季的努力,如果能為他帶來一個完整 13 集的第 2 季,在劇情鋪陳與轉折上就會游刃有餘許多。

《通靈少女》完整系列報導: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