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天黑請閉眼》導演柯貞年:「懸疑推理劇本比原本想的更難。」

0

撰文/Maple;攝影/蔡暉宏

5v0a0456

娛樂重擊專訪《天黑請閉眼》導演柯貞年。

植劇場推出的系列作之中,找來柯貞年執導《天黑請閉眼》,無疑是最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選擇。相較其他劇集的知名導演,柯貞年過去只有短片拍攝的經驗,這回被王小棣欽點成為《天黑請閉眼》的導演暨編劇,可說是被賦予了充分的信任與期待,也令人好奇這位曾入圍過金馬和金穗的新銳導演,能為台劇帶來什麼樣全新的視覺經驗?面對長達 6 集、9 小時的迷你劇集,柯貞年又是怎麼克服挑戰呢?

從短片到迷你劇、從電影到電視的學習與成長

其實柯貞年在拍完《溺境》後,一直在籌備第一部長片,但王小棣看到《溺境》後對她非常讚賞,認為她適合加入植劇場挑戰類型。柯貞年說:「真的很感謝小棣老師,居然願意找只拍過短片的我來拍攝電影劇,不管是短片或長片,其實跟電視劇的操作都有很大的不同,相信老師為此要背負一定的壓力。」即使王小棣對《溺境》十分欣賞,但柯貞年表示:「《溺境》畢竟是短片,很多地方並沒有交代清楚,但小棣老師覺得氣氛有形塑出台灣味的懸疑類型,我自己也一直想做這一塊,所以就一起合作。」

柯貞年回想起整個企劃合作的起點:「我當時就是接受到兩個基本不能動的條件:本格推理和暴風雪山莊,有點像命題作文。這是我第一次去經營、拍攝別人的劇本,但也意外有新的火花。其實《溺境》也有大家都被困住的感覺,所以希望《天黑》可以延續那種人被困住、無可奈何的情境。」柯貞年非常珍惜這次機會,她在接手後組成編劇團隊並開始修劇本,她也笑說:「懸疑推理劇本比原本想的更難,必須要環環相扣,每個地方埋梗、動機等等都要非常清楚。再加上我們還要兼具戲劇性,所以有些地方不得不做出取捨。在這裡也希望網友和專業推理迷們可以稍微手下留情,鞭小力一點,我真的是挫咧等!」柯導也說道,這次等於把迷你劇當作 7 部長片在拍,每一集都以三幕劇、一部長片的規格去安排;而且結尾不一定是真的結尾,可能是一個留下的伏筆和鉤子(Hook),再把角色帶入下一個新的狀態。

說起這次推理劇充滿了屍體和命案,柯貞年也興致勃勃地補充:「命案跟屍體總是懸疑推理小說中最吸引人的點,所以勢必要一直有人死,但又不能死得太快。故事也必須圍繞著謎團展開,謎團一定要維持到最後,但以電視劇的架構來看,如果要到最後 1 集才揭曉,前面 6 集又該怎麼設計,才能讓觀眾繼續留下來呢?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大膽決定在前幾集就先揭曉其中一個重大的謎團;另外也為了沖淡一下沉重的氣氛,加了魔幻寫實的元素,讓死掉的屍體會說話,冷眼冷語看待整件事。另一個重要安排是在第 5 集之後,會有一個隱藏角色出現,整個故事會從他的新視角再被重新理解一次,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e6%a4%8d%e5%8a%87%e5%a0%b4-%e5%a4%a9%e9%bb%91%e8%ab%8b%e9%96%89%e7%9c%bc

天黑請閉眼》有兩個不能改變的條件,本格推理和暴風雪山莊。

除了長度是一個新的挑戰,柯貞年必須卯足勁思考敘事角度與節奏外,還要考量觀眾面對電視和電影的不同感。她坦承:「其實自己在寫劇本的時候就發現,過去拍短片時只考慮到是自己的創作,想的都是自己。但一做起電視,真的開始會站在觀眾角度,像寫劇本要給曖昧空間時,就會考慮觀眾能否察覺,或是要怎麼讓他們察覺,但又不能直接猜到真相,而這比我想得難太多。」也因為這次學習如何面對觀眾,她有感而發:「以前我常常覺得為什麼一定要照三幕劇公式,因為會太容易被觀眾猜到或很無聊。但經過這次經驗,我才充分了解到三幕劇的必要性,雖然可以適度翻轉,但架構還是要在那裡。」

有了這次實驗經驗後,柯貞年也慨嘆道:「這次最重要的是學到懸念與危機,這在故事裡面有多麼地被需要。而且編劇創作時所看見的,如果跟觀眾想看的不一樣,就根本沒有懸念可言了!」她也笑道:「以後不管是要做類型或用類型去包裝影片,我都會預留更多時間去解決 bug,因為設計真的要夠精巧,但又要看起來自然,不能為發展而硬寫。」

挑戰不一樣的拍攝手法 在苦難中和演員建立革命情感

既然從電影短片跨界到電視,柯貞年也把握這個機會想要做出不一樣的電視劇。「我們的劇本一集大概長達 40 頁,比一般電視劇要來得多,因為我不想要太多對話,想要用事件去推劇情,這主要是參考韓國類型電視劇和電影發覺的手法差異。台灣電視觀眾的觀影習慣偏向愛情喜劇,比較輕鬆、可以一邊吃飯一邊看,但像美劇或韓劇其實不少節奏很快,而且包含很多細節,不可能不認真看。我們在寫劇本的時候,就是希望能透過新的嘗試去挑戰既有的觀影習慣,不用台詞拖慢節奏、一些漏掉也沒關係,而是讓事件不斷發生,吸引觀眾目不轉睛一直看下去。」

1483158550-2642191765_n

有很大部分地場景需要再在戶外拍攝,更考驗導演功力。

選擇以事件取代好拍的對話戲,再加上全劇絕大部分時候都在荒僻山間民宿拍攝,都大大加強了製作難度。柯貞年解釋:「因為我們要讓節奏快,每場戲都只有 2-3 分鐘,同樣一集我們的場次和換景都會比一般電視劇更多,所以拍攝上的負擔更重。加上太多是在深山裡的夜戲碎景,拍攝過程真的不是很舒服,2 個多月下來,演員跟工作人員真的很辛苦。我自己在做後製時,就會不斷回想到拍攝期大家都一起苦過來了,所以我一定要盡量做到完美,絕不能讓他們失望。」

說起拍攝過程印象最深刻或想分享的點滴,柯貞年毫不猶豫地說:「我真的要特別感謝演員和工作人員,因為我覺得自己在片場真的很兇,常常會說出『你到底在演什麼啊』、『你真的讓我很累』等等激烈的話。尤其推理劇已經是懸疑了,演員每個地方的演法必須要精準,不能劇情是謎、演員演出又模稜兩可,那觀眾會瘋掉。」

aa5v0a0336

柯貞年非常感謝有這次的機會與這麼多好演員合作。

說起演員,柯貞年也感動地說:「這是我第一次跟演員有這麼長時間的相處,真的慢慢看到演員變成角色的過程,而且建立了像是家人一樣的感情。」她也兼具感性和幽默地說:「戲拍到後半段,其實我覺得我真的很愛他們,希望這部戲好,其實也是讓觀眾可以認識他們、看到他們。我覺得他們真的都是很有潛力的演員,既然我都已經把他們折磨得這麼慘了,我一定要磨出他們最完美的演出。」

她特別提到徐鈞浩陳褘倫,她笑著坦承說:「因為他們是被我罵最慘的!」說起這兩位演員,其實個性很不相同,柯貞年這樣形容徐鈞浩:「他是一個心中有自己一座山的演員,要先跨過那座山才能進去他的心裡。但他一旦認同你的指令,就會表演得非常好。所以在建立彼此的信任感後,後面有一場吐露心聲的戲,我真的覺得他演得太好,自己在剪接的時超級感動。我就覺得,這一刻你在螢幕裡是發光的,感染了所有看到畫面的人。」柯貞年也直言:「我也許不能讓每個新人每場戲都完全演到最好,但只要我能夠引出這些發光的片刻,就能夠讓大家看到他們。」

陳褘倫的認真也讓柯貞年印象深刻,「他也是被我唸得很慘,因為新演員會有一些小毛病,包括眨眼睛、不夠了解自己的身體、表情、臉部抽動等等,我只好叫他們不斷練習去盯燭火、對鏡子等等。沒想到他們真的超認真,每件事都去做,我也充分感受到他們真的想跟上大家的腳步。他演完後面一場很重的戲之後來跟我道謝,我想說我都這樣折磨你,你還跟我道謝!所以我特別要在採訪時跟他們懺悔,整齣戲我真的特別要感謝他們。」

柯貞年對本劇的期待則是:「我很希望最後的成果能像韓劇《信號》那樣,因為故事裡有很多無能為力、無可奈何的點,每個人都做了其實自己不是那麼想做的事,但都為了利益、公義或者愛情等等不同的理由而不得不做,每個人都是因為某些無奈而去傷害了別人。雖然本格推理一般不那麼重視每個角色背後的動機和故事,但因為植劇場的重點還是放在人身上,所以在《天黑》裡,也還是著重在講述這個層面。」柯貞年形容,「劇中的大家是登山社的成員,拍這部戲也像是大家一起去爬了一座高山,也許過程很困難、很痛苦,但最後我們真的做到了。」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