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獎專題】從入圍名單看金鐘 51 的變與不變

1
FotorCreated

左:《必娶女人》/中:《一把青》/右:《落日》

金鐘 51 的入圍名單於昨天揭曉,雖然依舊是幾家歡喜幾家愁,但除了入圍前大家預測的熱門《一把青》不負眾望,打破前年《雨後驕陽》紀錄一次風光入圍 13 項外,一樣是頗受好評的歷史大河劇,《紫色大稻埕》和《春梅》就失色不少,前者只入圍男配與技術獎項,後者居然出人意表地全軍覆沒。

究竟金鐘 51 呈現了金鐘獎哪些變與不變的固定偏好與口味,為何會造成特定戲劇入圍過多或過少,底下將從幾個不同面向切入分析。

劇照1

《一把青》毫不意外的成為本屆入圍大贏家。

走了一個電影導演 又來一個電影導演

前年從結構上討論金鐘獎為何幾乎每年都與電視人意見相左時,曾提到金鐘獎由導演虞戡平擔任總召。加上小評審團制(每年誰當評審至今不知如何推舉、每年也不見得都公布成員是誰)的作法,相較於美國艾美獎由電視從業人員共同參與,確實與台灣電視人有很大的疏離。

而今年虞戡平離開,接任總召的竟仍是高齡六十五歲左右的電影導演李祐寧,又是一個從來沒做過電視的導演。在品味、年代、出身背景上的近似,使得雖然總召換人,金鐘卻延續了重電影影像質地、輕電視通俗劇的品味。今年入圍迷你影集的五位最佳導演,有三位都是入圍或拿過影展肯定的新銳電影導演,還有一部的製作人是紀錄片導演,再次看出金鐘評審以電影品味臧否電視劇的一貫「道統」。

20151230bus05-03_1451466059929_460688_ver1.0

鄭文堂執導的《燦爛時光》也同時入圍節目、編劇、導演等重要獎項。

在電影品味主導獎項之餘,三部牽涉到日治時代的時代劇《燦爛時光》、《春梅》和《紫色大稻埕》中,竟以執行最差的《燦爛時光》入圍最重要大獎,反倒執行和考據都講究許多的《春梅》和《紫色大稻埕》一個被邊緣化(與大獎無緣)、一個竟然連一項入圍都沒有,這樣的結果十分令人難以接受,也就引發不少爭議和論述,這部分將在後面的歷史劇專題加以探討。

高掛主題創新大旗 輕視通俗劇亦忽略執行面

延續著金鐘一貫的美學偏誤,今年入圍名單同樣與去年一樣「趨新」,過度在意題材的創新,相對的執行面就不那麼講究。如同去年《鑑識英雄》異軍突起、《徵婚啟事》的啞火,令人很難不感受到評審「獎勵新題材」的偏好。

5d8f053b-2ac6-4511-9ab4-9db2e9a4b785

辦案劇《落日》技術面上很不錯,具有野心,可惜節奏較亂。

今年執行普通的辦案劇《落日》入圍多項也就罷了,執行不佳的《燦爛時光》就算因勇氣可嘉入圍編導,到底為什麼連概念與題材雖然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但執行一路開高走低、年輕演員演技水平參差不齊讓人很難不出戲的《一代新兵.八極少年》,都能入圍多項重要獎項呢?這種結果,叫認真導戲寫戲拍戲的劇組情何以堪,以後乾脆都交劇情大要給評審看就可以決定誰入圍啦。

去年只有一部愛情偶像劇《16 個夏天》在金鐘大受肯定,今年一樣只以《必娶女人》一部為準,編導演俱佳的《必娶女人》成為今年入圍名單的「偶像劇擔當」,並不為過,但太過明顯「一年只獎勵一部愛情偶像劇」的潛規則,實在是過於漠視目前台劇生態,也不尊重許多電視人在市場通俗劇與製作水平及品味間拉鋸的堅持。

除了《必娶女人》外,另一個入圍多項的《失去你的那一天》執行平庸,要不是新題材小腦萎縮症發威,就是入過影展的電影導演周美玲又取得印象分數,否則入圍到這麼多項實在是沒辦法解釋,《失》再次暴露評審電影本位、趨新為上的思考偏誤。

1105中視《必娶女人》柯佳嬿偷拍邱澤被發現

《必娶女人》為偶像愛情劇搶下一席入圍。

從時代劇到偶像劇的入圍口味偏誤,重題材、輕執行的錯誤思維,彷彿和最近重新被翻出來檢視、金馬評審的《魔法阿媽》怪力亂神說一脈相承,相信金鐘金馬評審們倆倆相望也是「英雄惜英雄」啊!

綜藝節目 也走老派趣味?

去年評審覺得台灣綜藝都上不了台面,今年沒有口出惡言,卻以入圍名單正面打了台灣綜藝的臉,不重視娛樂性的評審讓我們好像回到《群星會》的年代,哎呀綜藝節目也要有「品」嘛,好好優雅的唱歌講話就行啦。

與其說今年音樂型節目大舉入圍,證明台灣只剩流行音樂實力,不如說這是評審另一種表達「台灣綜藝都很 LOW」的方式,也呈現一種過於老派觀點的品味,與市場觀眾的口味截然脫離,畢竟今年入圍的音樂綜藝節目並沒有太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新企劃或亮點,執行也只是不過不失。

357229_2d98720c3873a82b_o

《星光大道》已經是經金鐘獎常客。

輕忽娛樂性,甚至輕視搞笑喜劇的傳統,亦是台灣電影乃至電視常見的偏誤。相較於美國艾美獎現在常是喜劇帶領最新思維,探討性別、族群等議題(如 Netflix 就有的《打不倒的金咪》和《不才之師》),但在台灣一講到這些議題好像就得正襟危坐不可。相對的,台灣的喜劇或綜藝式的搞笑能量,也較少有與議題相互結合碰撞的機會,少數的案例往往也得不到應有的關注,惡性循環的美學失誤,其實也是台灣綜藝找不到出路的一大原因。

新演員終於出爐 本來任務是否達標

繼去年新演員的規定漏洞導致新演員入圍從缺後,今年新設的新演員獎相當熱鬧,戲劇類和迷你劇集類的新人果真出現不少新面孔,他們的入圍也讓口味過於一致(最佳戲劇和最佳導演入圍完全重疊)的金鐘名單有了一個缺口,看見更多執行或演出上有不錯水平的戲劇。

不過大家之所以對於重新恢復「新演員獎」如此熱衷,除了多獎勵新進外,還是著眼在過去幾年不少年輕演員意外的入圍並一舉拿下視帝,但演出不見得贏過中青生代演員。幾次下來,讓人覺得評審既然這麼喜歡獎勵年輕演員,不如另設新進演員獎,不用老拿視帝視后這麼重要的獎去幫襯新演員。但就今年的入圍名單來看,雖然新設了新演員獎,男女主角獎仍然各有一名年輕新面孔。

《一代新兵 八極少年 》預告。

《一把青》的連俞涵角色和演出都沒話說,入圍甚至得獎都絕對說得過去;相較之下男主角獎硬要給入圍的《一代新兵 八極少年 》傅孟柏就十分沒必要,到時如果金鐘的老人評審又要以這個獎來證明他們「跟得上時代」,肯定再掀如同前幾年的爭議,而且這次入圍的演出水平和戲劇本身都更江河日下了!

被犧牲的遺珠:從戲劇到演員

在美學偏誤下被犧牲的最大遺珠,絕對就是台視的《春梅》,沒有之一。《春梅》不僅考據嚴謹,在通俗劇的架構中細密植入日治時代現代性的多重面向,對於中國、台灣、日本間的複雜關係也處理得十分精彩,而且盡可能不為議題服務而犧牲戲劇與角色本身的立體性(這點《燦爛時光》就做得非常差)。在優秀的編導之下,韓宜邦、席曼寧、朱德綱該有的最佳男主角、女配角、男配角獎入圍,都硬生生被評審過時的美學觀點犧牲掉。

1429869914Ahl_1

時代劇《春梅》在選材與執行上都相當不錯。

即使是不負眾望的《一把青》的演員入圍,女演員部分十分合理,男演員部分卻為了留一個新面孔傅孟柏、獎勵新題材《失去你的那一天》,硬是把楊一展和藍鈞天同時犧牲掉,同樣讓人難以接受。

給予執行成果不佳、但勇氣可嘉的戲一定的能見度不是壞事,像《哇!陳怡君》後來被改得不像政治劇也不像偶像劇,戲劇節奏非常差,且雙線讓彼此出戲,但獎勵其中演出精彩的鄒承恩和柯淑勒絕對無可厚非。但像《失去你的那一天》和《一代新兵八極少年》這樣執行更平庸,卻硬要橫掃大獎入圍的現象,就讓人覺得非常失衡,甚至擠掉原本該入圍的優秀選項,太過令人遺憾。

整體而言,金鐘換總召跟沒換一樣,既有的品味偏誤仍然存在,甚至今年連綜藝節目都全面「復古」,期待金鐘結構真正改朝換代、有個尊重理解電視生態的新總召與評審團,才能更好地回應並總結目前變化更加劇烈的電視環境。

延伸閱讀:

第五十一屆電視金鐘獎完整入圍名單

《一把青》:掬一把時代的眼淚,映照愛情的芬芳

「 BITCH 」也有收視率?《必娶女人》的制勝奇招

《落日》:承先更希望啟後的本土警探推理劇

《燦爛時光》:硬歷史與戲劇的碰撞

為台劇難看平反之《紫色大稻埕》與《阿不拉的三個女人》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