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S 是對的!線上藝人別來網上直播啦!

1

文/帥文錦

螢幕快照 2016-05-10 下午4.00.13

小 S 惡搞模仿直播女星:「哈囉,大家好,有人嗎?有人嗎?哈囉!有沒有人?」

我在視頻直播界打雜 2 年了,雖然之前當了快 20 年的記者、編輯,照理說太陽底下無新鮮事,卻依然覺得直播挺刺激有趣!最近有藝人問我,直播有什麼用?我說:「線上藝人不適合直播啦!」

嗯⋯⋯其實這不是我先說的,是小 S 在臉書直播時,笑線上藝人直播有多蠢。 

在大眾眼中,藝人的層級不需要接觸直播。要不是電視新聞報導過,讓藝人朋友圈紛紛聽說這玩意很流行,加上有些人抱著懷疑心態偷偷一試:「媽呀,在臉書上隨便開個直播就有千/萬人圍觀!」不然,演藝圈可能還停留在直播是「遊戲宅看別人打電動」的時代中。

視頻直播是當代媒體

藝人們想的其實也沒錯,因為當今的娛樂、生活以及美妝等各種難以界定的直播內容,都是由遊戲實況平台孕育啟發而來:Twitch、鬥魚 TV 什麼的,夠多宅宅了吧!但宅宅的生活真的只有遊戲嗎?因此幾乎所有人都慢慢發現,其實觀眾是什麼都看,什麼都不奇怪!而且對什麼事情都很有意見。

不只是女藝人愛直播,直播無分性別,都是藝人拉近與粉絲距離的好妙招。

2011 年,遊戲直播 Twitch 開始大張旗鼓。2012 年,從遊戲的語音通訊起家,成為娛樂直播的 YY 語音 到 Nasdaq 上市,馬上就有 6 億美金的身價;而 Twitch 在 2014 年則是被 Amazon 以 9.7 億美金收購。連移動直播(就是現在最流行的手機直播)Periscope 在 2015 年都號稱有 8600 萬美金的身價。因此,在網路時代,直播根本不算方興未艾,只是前幾年這些數字,在今年一股用戶成長與投資瘋潮下,其實不過顯得還好而已。不管我們清不清楚幕後的金錢遊戲,現在只要手機搜尋「直播」就會湧出大量 App ,便足以證明直播領域是百花齊放,而大家也的確都嗅到一股洗牌的氣味。

關於中國直播業者,可以看得出除有個富爸爸之外,其餘都融資 2 到 3 輪了,直播平台燒錢之兇,可見一斑,詳情可見此篇

溯源挖出璞玉

我離開主流媒體後,服務於藝人經紀工作室,機緣巧合之下,一位台灣通告藝人於 2014 年正式入駐中國直播平台,成為「主播」;而在 2015 年則因應不同平台需求,以達人為主體,協助達人們拍攝各式短片——內容從美妝教學到搞笑、吃喝玩樂都有——並加入所謂 PGC( 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 ,內容產製)的行列。到了 2016,直播太熱門,這些擁有內容創作能力的達人們,必須花更多時間和精力投入直播。


現今已是什麼都能直播、什麼都不奇怪的年代。

另一方面,我們也觀察到:從圖文、短片到直播,達人接觸並習慣於跨平台不同形式的內容生產後,就有機會跟上大眾喜好及科技載體的迅速轉變(例如接下來的 AR、VR ),不斷發揮創造力(或者選擇一種適合自己的形式並堅持下去),跟演藝圈的創作大咖一樣,讓自己成為 IP(原為 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產權;卻被中國改造成為神奇字眼,從指涉網路文學作品、遊戲、動漫、網路紅人等,延伸到能把知名度轉為內容產品的一切事物:可以是媒體、人、甚至一句話、一個概念)。

對於沒有後盾的新人,這個向上攀爬的過程卻跟傳統演藝圈完全不同:以前,他們都在等待,等待編劇寫出適合他們的角色,等待導演喜歡他們的演技,甚至只是等待製作人認同他們的價格;可現在,只要有一支手機就可以上陣。這下子,可好玩了!所以,我也跟著踏上不歸路,成為達人視頻/直播/以及一切內容生產的幕後工作者。

我的朋友是你的偶像

從我個人經驗到演藝圈既定觀念,可以證明小 S 是對的:線上藝人不適合直播。

一位藝人對另一位說:「什麼?妳去天母跳蚤市場擺攤!這樣不是誰都可以看見妳嗎?沒有神祕感啊!那妳上電視誰會想看呢?」

這位藝人自認功成名就,粉絲也只要遙望他就滿足了,所以不適合直播。

看看 AKB48 吧!由某個角度切入,AKB48 體系的魅力在於,粉絲都如同介入了偶像的養成計畫,而這個養成遊戲不僅僅是在偶像們的工作上,也是在她們的生活甚至人生上的成長。而各種近距離的接觸(不要想歪,在日本,偶像與粉絲之間的關係可以用「不踰矩」來形容),用當今的詞彙來說,就是「被偶像圈入了朋友圈」。

10E16015_01_880x660

AKB48 人數眾多,而每個粉絲都間接促成了偶像的成長。(圖片來源:台灣 wiki)

再看我家藝人小 Call,開始直播唱歌時,她那恐怖的歌聲嚇壞了所有人,「跑調(走音)天后」一詞在直播平台傳開,忽然來了個傢伙,在實況畫面上跳出訊息:「妳要在頭上蓋著水桶練歌啊!」此時我的玻璃心瞬間碎裂,把這人直接踢出房間。

後來他在藝人的 QQ 群( QQ 即時通訊軟體的功能之一,類似 Line 的群聊)裡,用盡方法找到我,跟我解釋他是真的希望主播唱歌進步,而且他的小學音樂老師真的就是這樣教的!在對話中,我相信他說的是真話。後來這位藝人的歌聲有了 1% 的進步,這位曾被我拒絕往來的粉絲,在第一時間搶沙發稱讚主播,他很驕傲自己的意見被重視了。

後來我才知道,被觀眾叫做「跑調天后」是好事,我問一位中國朋友,什麼情況下會特別欣賞主播?他的原話是:「主播搞笑、出醜或者有才藝特強的時候。」

我就是喜歡原來的你

一位藝人問直播主播:「上線都要說什麼啊?我不知道要說什麼耶!」

這位藝人可能演了太多戲、背了太多台詞,她在演藝圈中該是有地位、不缺工作的,不需要直播。

「跑調天后」在直播領域愈來愈上手,有次觀眾打字:「咱們都自己人了,拜託別唱了。」她回:「那你們就把音量關掉,看我。」大家讚聲四起。我想了很久,才想起天后昨天有稍微去「整理」一下臉,她說出上面這句話時,超級有自信。

說真話,展現出自己的個性,在傳統演藝圈真的很難。前幾天我帶一位已入行多年卻沒作品的藝人,去上新聞談話性節目,這位台中女孩問:「是不是要裝做自己跟台北人一樣很精明,講話速度很快,感覺自己什麼都懂才對?以前大家都是這麼教我的!」(速度很快地吐出上面一串)你大概也跟我一樣驚呆了(一秒)!

網路的廣闊世界中,永遠不怕 Papi 醬那種挺有才華但哇啦哇啦吵死人的八婆(那場拍出 2200 萬人民幣「逆天」廣告價的直播,我也圍觀了),最怕的就是你無聊到連個綽號都沒有,就像:某些習慣被包裝、無法太有自我個性的線上藝人。

有趣的是,character(個性)這個字在影視作品中有多重要,可以從我的朋友馬欣深入經典電影反派角色,寫出的《反派的力量》一書中體會。馬欣說自己想寫出這些角色「沒被拍到的生活畫面」,但對必須描繪出活生生角色的內容生產者來說,人物又在哪裡呢?前陣子我們家四個女生開會,會後大家討論起最近學的化妝技巧,有人建議:「何不大家比賽化妝,一起直播?」我馬上看到幾個女生的個性在競爭中展露無疑,誰喜歡誰、誰又比誰更想表現、誰又真的有本事、誰只想討好大家⋯⋯,我把直播片段放上臉書,一位編劇朋友馬上說:「這就是一場戲!」

我想跟你用一樣的口紅

一位藝人問我:「直播怎麼賺錢?可以置入商品?啊,你不用解釋,我懂了,就是電視購物台啊!對不對?」

這位藝人不排斥上購物台,但是她忽略網路已經超越電視,成為最大、最有影響力的媒體通路。假如現在你的所在地區不是,那明年、後年絕對會是這樣。

在網路賣東西有什麼技巧?去看一下那個「15 歲 CEO」年營收千萬的粉絲團就可略知一二。臉書影片中,藝人拿著這位翹家男孩所販售的麥克風,跟直播一樣的真實生活畫面質感,所有人都是開心到忘我地唱歌⋯⋯藝人們不是在攝影棚裡面,也沒有什麼超炫彈跳字體效果等後製花招,「這不是廣告!」就因為不像一般設計過出來的廣告手法,傳達了一種奇怪的幸福感,讓人願意買單。

「15 歲 CEO」的粉絲團販售的藍牙無線麥克風,找來鄉土劇女神曾莞婷代言。(圖片來源:Yes, buy it 官方臉書專頁)

我家有個當美睫師的美眉,非常愛漂亮,我常半開玩笑說她的「才藝」就是臉,有趣的是:雖然她拍視頻或直播都是教人化妝,但所有人都在問她身上穿的戴的吃的用的在哪裡買?於是她被迫與有淘寶店的廠商合作,開了個專區。

中國幾乎所有具「網紅」稱號的都開了店,她們都是所謂內容行銷的高手。中國年輕女生白天一份工、晚上淘寶店很正常,甚至還有女生問:「你們台灣的女生,都不喜歡賣東西賺錢喔?」

無人能置身事外的社交活動

假如我讓你誤會直播是一件超級美好的事情,那就是你看文章的耐性不夠(這不就是網路時代的最大的問題之一嗎?)。從「你醜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到「美醜都不睡,直播到你醉」,直播成為草根運動,連臉書都將直播定義成社交的一部分時,潛藏的大眾偏見以及窺探慾望,很容易被方便且大量地喚起,某些想要賺錢的人,一定會利用人性獲取利益,剝削到極致。

就像前陣子的「杜蕾斯百人直播」,有百萬人同時在線上期待 50 對穿著浴袍的情侶,在 50 張床前將發生什麼事。3 小時過後,答案當然是什麼都沒發生。這一百萬觀眾,就像約了學生妹援交的嫖客,結果卻被放鴿子,是很不爽,但能打電話報警說援交妹詐欺嗎?你還沒付錢呢!人家還未成年呢!而到最後,援交妹展示出學生證的那所學校可紅了。(我一定得用這麼粗暴的比喻,才能準確傳達出對那個行銷手法的不認同)

但是傳統媒體有好一點嗎?打開臉書看見一張照片,報紙頭版上斗大標題:「殺童魔果真逃死『還有天理嗎』」,我關上 Safari 網路分頁,開始工作,上傳短片時發現,微博視頻的長度限制是 15 分鐘,忽然想起 Andy Warhol 名言:「 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world-famous for 15 minutes. 」原來,未來已在眼前。

延伸閱讀: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