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滾石音樂董事長段鍾沂:「《滾石愛情故事》的出現,是一種必然。」

1

採訪、撰文/童一寧;攝影/林東亮

《滾石愛情故事》斥資七千萬,為了不干涉劇情,劇中沒有任何置入性行銷,力求戲劇品質。

放在今天的台灣電視產業當中,《滾石愛情故事》在外人眼裡看來,無疑是一場華麗的冒險:新台幣七千萬的成本,不同於一般連續劇規格的二十個獨立故事,從網路數位平台首播。許多人好奇,曾在 90 年代盛極一時的滾石唱片,如今為何甘冒如此大的風險,在唱片景氣今非昔比的此刻,還要跨進同樣慘澹經營的電視產業,投入這場不知道能有多少回收的冒險?更何況,在滾石唱片董事長段鍾沂的口中,這又是一家「三十五年,歷盡滄桑,老摳摳的」「保守」公司?

然而回到滾石唱片成立的最初,這一切都有了答案。

1981 年, MTV 電視網在美國紐約成立,正式宣告「用眼睛聽音樂」的時代來臨。同一年,地球另一端的台北,滾石唱片公司誕生。「滾石是做音樂的唱片公司,但我們一直覺得,它也應該是一個有影像的唱片公司。」段鍾沂說,「滾石一直有一個電影夢,從這裡開始談,就會發現所有事情都是有原因的,理所當然的。」「簡單來說,我們現在做的事,就是原先想做的事。現在去拍《滾石愛情故事》,就是理所當然會出現,沒有特別了不起的理由。」

段鍾沂說,外界可能並不明白,滾石曾經同時經營許多業務:出過雜誌、代理過漫畫、做過廣告,當然也拍電影,做電視。段鍾沂說,滾石其實就是一直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甚至還開過唱片行和連鎖店,這些都是「年少時的夢」,只不過在這麼多的嘗試之中,「做唱片比較幸運一點而已」。

_U6A2894

談起滾石音樂的成功,董事長段鍾沂謙虛地說,要歸功於他成長當年的世代理想性。(攝影:林東亮)

1985 年到 1990 年之間,滾石在當時的老三台,同時擁有八個節目;1997 年,滾石還成立過自己的電視台「 Rock TV 」,除播放滾石自己的 MV 之外,也播出從國外挑選回來的紀錄片、短片等;甚至還曾經有過自己的簽約電視主持人,他的名字叫曹啟泰。在唱片產業的全盛時期,滾石也跟中影合作拍過五部電影,包括許多當年曾經感動過許多六年級生的《海水正藍》《大海計畫》《第一次約會》等作品,又在中國開放之初,就與西安電影製片廠合拍過《洗澡》《愛情麻辣燙》等。

_U6A2911

滾石曾在當時的老三台電視台,同時擁有八個電視節目;段鍾沂至今仍將當年的海報收藏得好好的。(攝影:林東亮)

「這不只是我個人,而是整個公司對電影都有強烈的喜好,以及企圖心,這是一直存在的。」段鍾沂說,現在為什麼要拍《滾石愛情故事》?就是想要將聲音與影像,做更精彩的進一步結合,「過去我們最早用音樂講故事,後來有了 MV ,可以用影像來詮釋音樂。但一支 MV 最多也不過五分鐘上下,現在有機會用一小時的篇幅,講一個更完整的故事。」他說,這並非突發奇想,「它有它的因緣脈絡,它是必然的。一開始我們就認為,聲音跟影像應該是在一起的。」

二十集的《滾石愛情故事》,投資總額達到新台幣七千萬,平均一集的成本約為新台幣三百五十萬,以台灣目前電視圈的生態來說,並不是一個小數字。但當初拍板定案時,總經理段鍾潭給總監製馬宜中的「指示」,卻是「不必為收視率服務」,甚至連最常見的置入性行銷,也因為不想干預創作空間而放棄,唯一的要求是「把東西做好」。對於這一點,段鍾沂說,這其實也是滾石一貫的態度。

img_9154

段鍾沂的手足段鍾潭,同時也是滾石音樂總經理;在滾石草創初期,兄弟兩人曾共同吃苦打拚。(圖片來源:政大企管所 MBA 學程)

「不能說『為收視率服務』。」段鍾沂說,「為收視率服務,就是為觀眾服務,我們並沒有把觀眾放棄掉,因為你不可能自己拍自己看。但是我們不媚俗,不討好觀眾,故事該怎麼走就怎麼走,該拍成什麼樣就是什麼樣。不必特別考慮大家要看什麼,正正常常講一個故事就可以了。」段鍾沂說,一集三百五十萬,拍一個六十分鐘電視劇,「(如果)覺得貴,那是因為你什麼都想省」「如果你(對於作品)有一定的企圖心,你看我們用那麼好的編劇、導演,三百五十萬是合理的」。

段鍾沂分析,一個作品主要分成三個部分:創意、製作、宣傳。以此次《滾石愛情故事》為例,其中宣傳的成本所佔比例最低,幾乎大部份的資源都用在製作上。「一定要把製作品質提起來,有時候創意很好,如果製作品質跟不上,會糟蹋創意。」至於能不能回收?段鍾沂坦率表示:「不能說完全不在意,但是決策已經做下去,就是先拍,把它拍完。在過程中不會考慮會不會回收的問題,不然就拍不完,或是降低預算,但那都不是我們拍這個東西的初衷。」「我還是相信拍得好,自然可以回收。就像做唱片,如果做得好,一張專輯過了十年、二十年,還是可以賣。」

_U6A2906

滾石曾成立過電視台「 Rock TV 」,除播放滾石 MV ,也播國外紀錄片、短片等,甚至曾簽約曹啟泰作電視主持人。(攝影:林東亮)

段鍾沂與段鍾潭共同強調的,是滾石的「態度」,其實從另一件事情上也得到了印證。早期在許多唱片公司都只把 MV 當成流行歌曲的附屬品時,滾石就已經成立單獨的影像部門,投下大筆資金,精心製作每一首歌曲的 MV。這些製作精良、精彩宛如微電影前身的滾石 MV,不但在 KTV 消費狂潮中,為滾石帶來大筆收入,更在之後的數位時代裡,成為滾石與新生代消費者接觸的重要起點。

「我們把 MV 保存得那麼好,很完整的放在 YouTube 上,現在很多年輕人是從這裡,從視頻網站上聽音樂。我在學校教書問同學,在哪個數位平台上聽音樂,他們都說是 YouTube,你就知道他們除了聽音樂,還需要影像。好的東西,如果做得夠好,就會被留下來。」回到《滾石愛情故事》,段鍾沂說,「我們考慮的是『它會不會被看』,因此我們相信(《滾石愛情故事》)會回收。」

同樣邏輯往下延伸,滾石唱片過去三十五年所累積下來的一萬多首歌曲,其中包括許多唱遍華人世界,甚至影響整個世代的經典名曲,例如〈夢醒時分〉〈領悟〉等。此次以其中二十首歌曲為基礎,衍伸推出的《滾石愛情故事》系列劇集,其實就是近年在中國影視產業喊得風風火火的「 IP 」( 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概念應用範例。不過段鍾沂說,他沒有特別想過,滾石擁有的上萬首歌曲,要怎麼在 IP 風潮中重新運用,他的想法很簡單,「東西一直留著,如果夠好,生命就可能一直 long lasting (延續)。」

何謂 IP?「只有好的東西才有價值,有價值的東西才會有價格,才可以變成鈔票。什麼是『好』的,就很重要。」段鍾沂說,「像流行音樂這種東西,或電影,或書,你不喜歡的書我送你,你不會看,但是你想看的書,你會想盡辦法去網路上找,或是去買實體書。音樂也是一樣,是你自己喜不喜歡,跟這東西好或不好,可能都沒有關係,內容(的價值)是由消費者自己決定的,音樂也一樣。」

_U6A2827

段鍾沂反覆提及「把東西做好」是一種「態度」,強調只有夠好的東西,才會被留下來。(攝影:林東亮)

段鍾沂指出,滾石唱片做音樂,有自己的標準,在全盛時期,甚至還曾經有段時間,遲遲發不了片,「全部塞車。因為製作不夠好,歌手表現不夠好」,全部被打回頭。「這就是因為我們有自己的標準。等到標準訂了,你發出去了,對你來說,它就是好。」段鍾沂直言,IP 要有價值,就必須是好東西,「好的標準人人不同,你自己要有標準。當你決定後,就要把所有(推出的作品)都視作寶,重要財產,才有可能被大家喜歡」,「即使失敗,只要用心,就是重要的寶,但是否能變成價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通過自己的標準。」

以《滾石愛情故事》為例,段鍾沂表示,這二十首歌是編劇選出來的,那編劇為什麼會選這些歌?「對他們來說,不只是喜歡,歌裡面是不是還有可以發展的動人故事?所以決定歌的價值,是編劇。」未來是不是還有可能,將滾石的其他作品拿來做類似運用?段鍾沂說,他沒有這樣想過,因為也不願意被人認為在「炒作」,「但當有人認為它有價值」,「當它可以出來的時候就出來了,可以存在的時候就存在了。」他的口氣很輕鬆,「我覺得還是等待吧。」

477365_ddf0ccc8b6e9627c_o

《滾石愛情故事》第六集以任賢齊的〈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為題,描述義肢女孩和竊賊男孩的故事。

訪問過程中,段鍾沂不斷強調「要做好的東西」,「如果當時沒有做那樣好的東西,你(放)上了 YouTube 也沒有用,沒有保存也找不到,版權不清楚也不能播。因為東西好,我們就珍惜,是重要的財產,所有細節都照顧到的時候,就可以跟數位平台接軌。這不是數位化,是我們做本來就該做的事。」段鍾沂說,從一開始的黑膠唱片,演進到卡帶、CD,到現在的數位產品,每一次科技進步帶來的,都只是載具的變化,不論載具如何改變,好的內容依然都還在那裡,「你可能說:『你好命耶,每一次科技革命你就賺一次錢。』關鍵就在不管載具怎麼變化,你東西不好,在唱片時代就沒有人買了。一樣的道理,不是好的東西,放在數位平台上還是沒有人理。」

同樣是七千萬的成本,滾石在廣州成立 Live House 中央車站,在台北則拍了《滾石愛情故事》。段鍾沂說,在這種情況之下,「能不拍好嗎?我們不是電視台,連要找電視台播都很難,如果它只能活一次,你不會心疼嗎?所以只有一個辦法:把它做好!」「七千萬可以買一棟房子,但我們拍了二十集《滾石愛情故事》,所以一定要(好到)可以留下來。」「我們創造內容出來,這就是滾石身為內容提供者的宿命,它的意義與存在的價值,就是在做這件事。」

走過二十世紀末的全盛時期,滾石唱片也曾熬過一段低潮歲月。在一次訪問中,段鍾潭認為,由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和張震嶽,在 2008 年到 2010 之間組成的「縱貫線」全球巡迴演唱會,是個重要契機。段鍾沂也同意此看法,「(那時)開始清楚了解,演唱會的時機來了」。

段鍾沂坦言,那時數位平台還沒有完整建立秩序,數位平台收不到錢,演唱會顯然是一條可以走的路,「雖然不是人人能走,但就開始有想像跟覺悟,就是你必須把製作做好」。

演唱會跟唱片的製作一樣,需要很強的團隊來支撐最初的創意,段鍾沂直言:「消費者要求很高,你不可以騙觀眾,他們很聰明,有標準在。」段鍾沂說,縱貫線的成功印證了這個路線是正確的。有了縱貫線,才有後來轟動一時的「滾石三十」。「一開始大家就覺得這(滾石三十)是個拼盤,但後來觀眾進場會感動,就是因為看到製作的心血,團隊的價值」,「這就是我們對流行音樂的態度,我也一直這樣要求自己,必須要有『態度』」。

纵贯线

2008 年,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和羅大佑(左至右)組成「縱貫線」,一開始就訂定:發一張專輯、一次巡迴演唱會,一年後解散。(圖片來源:ozyu.com )

「滾石活三十五年,還要繼續活下去,我們一直相信我們相信的東西,所以一直站在那裡,很多人都以為我們站不起來了,撐一撐又站起來了,我覺得這就是態度。」段鍾沂表示,就像《滾石愛情故事》,想辦法拍好,就要找最好的人才,多花點錢,場景要對,「做好就是態度。」

訪問之間,段鍾沂反覆提及「把東西做好」的「態度」,同時又總是自嘲「滾石是一家歷盡滄桑的老公司,董事長又很保守固執」。他認為滾石可以立足至今的一個原因,就是「我們都沒有變」,然而滾石的業務事實上卻又包羅萬象,並且經常領先時代發展。這樣看似矛盾,卻極度協調的現象底下,其實藏著段氏兄弟「水」的哲學:水的本質永遠不變,卻會自然隨著地形、天候、容器而改變外形與狀態。滾石作為一個內容創造者,同樣如此,同時能悠遊於時代的轉變、科技的進步之間,在不斷變化的同時,某些重要的東西卻永遠不變。

延伸閱讀: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