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導演也是「音樂創作鬼才」,黃明志:音樂與影像未曾分開,想說的東西就要做出來

0

本文轉載自拍手Clappin’
撰稿 田育志 / 編輯 呂嘉薰

頭套、蓄鬍、墨鏡,看到這造型就知道是黃明志。他的音樂和打扮一樣獨具一格,或諷刺、或搞笑,偶爾還有些令人想入非非的題材。說起黃明志,的確很難不聯想到他的音樂,憑著「亞洲系列」已經入圍三次金曲獎最佳男歌手,被稱作「音樂創作鬼才」,但他的第一座國際獎座,其實是2012年以長片《辣死你媽》拿下日本大阪亞洲電影節最佳新晉導演獎。

黃明志的影像創作從未間斷,在他的創作歷程上,音樂與影像未曾分開,更準確地說,常是腦海中先有畫面,才開始寫歌。

黃明志。攝影/楊雅晴

為了分享「賣不出去」的歌而成為初代Youtuber

學生時期就到臺灣求學的黃明志,除了念書,更重要的目的是想賣出幾百首創作歌曲的版權,「當時投了很多唱片公司,都沒有被接受,剛好Youtube出現,我就選了一些肯定賣不出去的歌,有髒話的啊、或是惡搞的,結合一些影像後上傳到Youtube。」黃明志笑說,起初在音樂市場上的出師不利,因緣際會讓他當起了初代Youtuber。這樣的影音做著做著,他也開始拍起vlog,表達對時事的想法。

「其實我跟大家都一樣,看到一些新聞覺得很扯、莫名其妙,或是覺得很荒唐的時候,也會想要罵出來,不過以前網友是用打字的方式發表,我是寫歌或是拍成影片直接用講的。」

早年拍攝器材與技術不佳,反正黃明志起初製作影片只是好玩、與朋友分享音樂和觀點,即使後來在Youtube上爆紅,也沒有讓他改變什麼,反而誤打誤撞延續了接下來的影像創作。

「我想要帶著大家去一些比較少機會到的地方,或者聽一些比較不容易聽到的話。」大學畢業後,黃明志透過陸路的交通方式回抵馬來西亞,途中背包旅行經過的6國13城,及多位在異鄉工作的大馬遊子心聲,成為他第一部長片紀錄片《我要回家》的主要內容。

黃明志。攝影/楊雅晴

創作本來就要不停累積材料,我每天都在創作

不論是日常經歷,或旅行時的奇聞軼事,黃明志毫不客氣地從週遭汲取靈感。那麼,問他會在什麼樣的契機下開始創作?他先是愣了幾秒,理所當然地說道:「契機?沒有契機,我每天都在創作,寫歌、寫劇本,我的創作是沒有契機的,因為我一直在寫。

看到的風景、吃的食物、與人對話的內容、手機跳出的新聞推播……一天生活下來,就算足不出戶,其實也接觸了太多人事物,黃明志什麼都寫。「有詞沒有曲、有曲沒有詞,有劇本概念沒有故事、有故事概念沒有劇本,都有。」他的電腦裡充斥著各種未開始、半完成、完成待修改等各式各樣的素材。

「像我的劇本創作有一些是概念性的idea,也有搜集很多年的資料跟證據,需要的時候,很快就可以整理出來變成能拍攝的內容。」黃明志從來不怕沒機會,只怕沒準備,日子累積的材料就是他的創作底氣。

然而,不論是音樂還是影像,「跨語言、跨種族、跨文化」一直是黃明志的核心關懷。這部分來自黃明志過往背包旅行的經驗,另一部分當然出自成長背景。馬來西亞這塊土地上有華人、馬來人、印度人,在政策、歷史與社會文化等因素交融下,光語言就是個隔閡,總是從生命中抓取靈光的黃明志,會這麼在意種族與文化間的cross-over,並非憑空。

黃明志。攝影/楊雅晴

Cross-over是命脈,嚴肅或搞笑只是風格的選擇

「馬來西亞的華人是聽臺灣的流行音樂、看港劇跟香港電影,可是我們都知道的周杰倫、劉德華對馬來人來說是不熟悉的,馬來人看的是印尼連續劇,而印度人從小看的就是寶萊塢。」黃明志寥寥數語就道破幾個種族間的語言與文化差異。

除此之外,政客為了選票而制定的政策,無形間加深種族間的隔閡,也讓黃明志心有所感:「你如果去馬來西亞,我們幾個種族平時的相處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當某天你發現鄰居可以進大學,但你不可以,只是因為種族的關係時,你當然就會在意。」他說,入學保障名額、獎學金與輔導金的申請等,在馬來西亞都因種族而有階級之分,自己想藉創作中對此檢討或批評,目的是為了「反煽動」,諷刺的是,卻屢次以「煽動罪」遭逮補。

但他從沒放棄在創作中繼續跨界。2013年,因拍攝電影《孟加拉殺手》被禁後,好長一段時間沒人敢投資他拍電影,睽違7年,他終於帶著最新作品《你是豬》與觀眾見面。改編自2000年發生在馬來西亞南部某間學校的校園暴動與種族衝突,當年被政府、警方與媒體封鎖的新聞事件,始終是黃明志最想拍出來的劇本之一。

「我覺得這件事要被大家看到,故事的原型是發生在2000年,但面我還是加了歷年來與校園種族歧視,或是華人與馬來人在申請獎學金上的不公平制度。」黃明志義憤填膺地表示,這類事件再馬來西亞層出不窮,希望能藉這部電影反映當地的大環境與問題的存在。

不過,這次一改慣用的嘲諷手法,黃明志改以寫實方式來呈現,對他來說,這樣的轉變不過是風格的不同罷了,他關心的,從沒變過。

跨種族、跨文化、跨語言是我整個人生在做的事情,至於要嚴肅、要搞笑、要諷刺,只是風格的選擇。

黃明志。攝影/楊雅晴

想要表達的東西,只放在電腦裡是沒意義的

為了貼近由真實事件改編的故事內容,《你是豬》中啟用大批的素人演員,這也是黃明志在前置時花費最多時間與心力的階段。共花了七、八天的時間選角,每天從早上八點選到半夜十二點,接著還要讀本、彩排。但考量劇中角色的大膽行徑,要罵髒話、砸東西、打架,甚至還有性侵的情節,黃明志儘管擔憂找不到合適演員,也要耐心細細找。

作為導演,黃明志看重的是演員的個性夠不夠鮮明,希望能盡可能符合劇本角色。「演員是幫導演講話的人,所以我是找一個接近角色的人,我再根據演員的個性修改說話方式,或是對事件的反應,把演員跟角色間的距離拉得更近一些。」深知沒有誰能完美詮釋一個原本與自己不相干的角色,選角後再次微調劇本,是黃明志一直以來的導演習慣。

所幸演員的表現大大超乎黃明志的預期,不只把人物演活,黃明志直誇,演員們已經把自己變成角色,令他很欣慰。黃明志謙虛說道,相較之下,還覺得演員演得比導演導的都要好。

黃明志。攝影/楊雅晴

自受訪初始,黃明志就數度提及,《你是豬》所揭露的社會真實性,導致這部片無法在馬來西亞當地上映,他仍選擇拍攝出來,正希望藉國際影展等場合,讓世界知道馬來西亞的狀況。「我在泰國拍了〈泰國情哥〉,臺灣人在看,或是我在臺灣拍的東西,越南人在看,這都是一種分享,這就是我在做的東西。」在創作這件事上,黃明志認為自己從沒挪移過初衷,都只是單純的「分享」二字。

他記得九歲時第一次拿到DV,在外婆家拍一些無聊的畫面,回家分享給爺爺奶奶看;也記得唸書時第一次創作的歌曲,同學把搞笑的歌詞抄下來貼在牆上,全班一起練唱,他笑說,這都是分享。到現在,不論是音樂或影像創作,黃明志串連亞洲各地的表演藝術者,也是把分享的能力渲染到最大,讓彼此好好說出想說的話。

最重要的是,你想要說的東西,必須要把它做出來,不然只是存在電腦裡面是沒有意義的。

黃明志。攝影/楊雅晴
黃明志。攝影/楊雅晴

重擊有 Podcast 囉!歡迎到各大平台搜尋「娛樂重擊」並訂閱



你在 IG 上 follow 重擊了嗎?掃描 Code 或點選超連結,IG 上見!

Share.

關於作者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