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我一眼──末代畫師的手繪電影看板

0

全文轉載自《國影本事》三期
文/蘇蔚婧、杜奕君
照片/影視聽中心


台南永福路的全美戲院仍舊使用手繪電影看板來凸顯老戲院的獨有特色

下班的尖峰時刻,熙來攘往的人群與車子快速經過台南永福路,街上的全美戲院掛著近期上映電影的手繪看板,總有人被吸引而佇足抬頭。夕陽西下,落日餘暉輕掠看板,彷若攝影的魔幻時刻,讓人有時光錯置的浪漫感。沒有數位科技及大量印刷的輔助,早期的電影宣傳品大多仰賴手工繪製,而看板及海報則成為攫取觀眾目光的第一個戰場,手繪海報啟動觀眾對電影的好奇,而佔滿戲院門面的看板則以大面積的圖畫展示,抓緊觀眾眼球。人們對著看板指點期待,想像著日本片的淒美愛情、西部片裡的牛仔激鬥、歌仔戲電影的精采身段……。電影看板是最耀眼的招牌,召喚大家到戲院裡作夢。

時代變化,獨棟的老戲院逐漸沒落,取而代之的是百貨公司裡的國際影城與複合式的娛樂中心,空間形制的改變與數位設計印刷的便捷,手繪電影看板以驚人的速度消失,一眼瞬間,城市的風景就變了面貌。轉型二輪並朝多角化經營的全美戲院,沒有跟隨首輪院線排檔的快速節奏,選擇突顯老戲院獨有的特色,保留了手繪看板的展示,看板師傅顏振發的畫筆也沒有停下,為接下來要上映的電影看板妝點梳化。

顏振發老師傅親自爬上戲院二樓卸下上一檔電影看板,準備換上剛出爐的新繪畫板

戲院對街就是畫室,顏師傅騎樓下作畫的身影,是老台南人習以為常的風景,卻吸引許多外地人好奇探看。左手拿著小張電影海報,右手執起畫筆在畫布上來回勾勒,人物的輪廓與背景一一清晰起來。看板是從局部到整體的組合創作,若要繪製到位的大型看板,打格子是最需掌握的要件。先在小海報上打妥格線、算準比例,放大後先在單塊畫板上繪出局部,再拼組成全幅。若比例沒有算好,原本帥氣美麗的電影明星可能變得眼歪嘴斜,所以老經驗的看板畫師不僅要有繪畫技巧,更要有空間布局的能力。看板的材質由早期的合板、木板、不易上色的帆布,到現在的油畫布,手繪看板的筆觸、字體和色調也與大量複製的印刷品不同,除了漆料的質感,人物與背景的大小遠近須根據畫幅重新配置,不是拷貝原版海報就能了事,而是重新創作。而原圖在電影下檔後就被覆蓋,抹上新的顏料,準備展示另一部電影,作品的生命僅限於電影上映期間。因此,手繪看板可說是「限時限量」的作品,實體物件保存不易,只能寄望創作技藝的傳承。

全美戲院從三年前開始有手繪看板的創作教學,不同於學院派對各項技法分門別類,顏師傅的教學方式是口授經驗,親身示範。譬如西洋明星的輪廓較立體,須強調明暗對比,觀眾對華人明星的臉孔較為熟悉,要特別留意造型與神韻,才會讓人辨認出來。三年來教過的學生超過百位,問及是否有人可以承接技術,師傅輕輕地搖搖頭,「畫得不錯的有幾個,但這工作誰要做?」畫畢,師傅終於放下畫筆,穿越車群,將完成的畫板搬到對街。爬上戲院二樓,匆匆把上一檔的看板卸下,一塊塊新繪的畫板透過繩索與鉤環,緩緩上升,組合固定,畫師的工作才算結束。眼見整個過程,才意識到看板畫師真正辛苦之處,繪製看板需要技術、經驗,更會消耗大量的勞動,無法吸引年輕人投入。以全美戲院立面80呎X120呎的畫幅為例,繪製一個看板至少需要二至三天,然而電影商品更替的週期快速,人工的速度趕不上檔期,人也無法像機器不斷工作,手繪看板就這樣漸漸式微了。

顏振發師傅正在繪製當紅的電影《屍速列車》的電影看板

手繪看板隨著時代轉變,成為懷舊的印記。顏師傅除了固定在戲院工作,也接受商家或藝術空間的委託客製,原本用於傳統電影映演宣傳的視覺圖繪,變成現代生活擬仿復古的裝飾物件,功能轉化,乘載的文化意義也不同。從過去到當代,畫師的筆從未停下,然而電影看板卻不同於海報與其他宣傳品,註定被覆疊,消抹自身的痕跡。或許手繪電影看板終有被取代的一天,然而,當我們思考影像保存的範圍與意義時,是否也能考慮過往從戲院建築發展而來的視覺經驗與空間感受,看見時光更迭中仍堅持傳統的職人與技藝,這是一代人電影記憶的重要環節,同樣值得珍視。

消失前,讓我們再看一眼。


【2020台劇專題】娛樂重擊隆重上映

近年從接續《通靈少女》、《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們與惡的距離》各自於國際市場邁出了巨大一步,到了《想見你》更是錦上添花台劇品牌。2019年可以說是台灣以台劇重新奪回華語流行文化詮釋權的關鍵年。而今年《誰是被害者》瀚草這次超越了自己,並登上國際平台Netflix獨播。同時由大慕影藝製作《做工的人》也由 HBO 買下版權,走向國際。2020年將是見證台劇蛻變、轉身,走向下一步的時刻。

為重擊的讀者隆重推出:2020台劇新紀元專題 》》》點我看更多文章

關於作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是我國唯一典藏影視聽資產專責行政法人機構,以強化影視聽資產典藏研究修復推廣、實現資產公共化任務為宗旨。為「國際電影資料館聯盟」(FIAF)正式會員,前身為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及「國家電影資料館」,成立迄今已逾四十年。在14座片庫中典藏計有電影膠片約2萬部、影視聽文物逾20萬件,自2008年起開始數位修復業務,至2019年高階數位掃描171部,合作修復42部,自主修復8部電影。致力於透過數位修復技術搶救保存影音檔案,以影視聽媒介保存記憶、典藏歷史。除以推動與保存臺灣電影藝術文化為首要目標,為建立台灣電影面向國際市場橋梁,國影中心自104年起,將積極扮演海外市場推動使者、溝通者等角色,協助台灣電影、紀錄片作品國際行銷任務。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