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影評/《熱帶雨》:兼容華語與英美獨立電影底蘊,以高超品味與導演功力設下標竿

0

傑出的導演功力,純熟的影像敘事,展現無比藝術才華。陳哲藝第二部長片《熱帶雨》,無庸置疑是2019年度最佳華語電影之一。從第一部劇情長片《爸媽不在家》技驚四座,拿下金馬最佳劇情長片與新導演,利用金融海嘯作為背景,實際書寫家庭與親情議題,緊扣當代新加坡生活脈絡,抓住了戲劇核心、人物神韻,以及建立了獨特的導演風格。

就如同每位歌手第二張專輯才能掂出是否為真貨,電影亦然,《熱帶雨》證明自己不只如此,還更勝前作水準。某個程度陳哲藝可以說是台灣新電影—-楊德昌、侯孝賢、蔡明亮、李安以降,除了林書宇之外,成為台灣新電影精神與鏡頭語言的嫡系真傳。陳哲藝以鶴立雞群的美學自覺與品味,承襲著台灣新電影的底蘊,加上英美獨立製片電影的養份,讓本片成為未來華語電影教材裡的必備功課。

純就故事本身,《熱帶雨》的劇情梗概有點老梗、陳腔濫調或爛俗(cliche),而陳哲藝又以出色的鏡位設計、典雅的剪接手法、精準的音效設計、高超的運鏡手法與整體調度,以一人之姿統御了整部電影,在在證明其才華有多不可一世,某個程度相當類似於《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狀態。不論是車內拉背戲、跟著角色視角的鏡頭執行、校內幾場戲的走位設計,這樣導功與故事掌握的火侯令人想起安德莉亞阿諾德的作品。

《熱帶雨》內裡包含著「華語」失語議題,以及武術與書法等傳統技藝消散的明寫暗喻,為本片添加不少底氣,這裡則沿襲著李安在親情三部曲的意象使用,同時編導緊緊抓住新加坡的特有氣象—突如其來的暴雨—再利用隱喻與氛圍創造了更大的格局。猶如李安在《冰風暴》以氣候狀態為意象,討論美國郊區的內在焦慮與衝突,或是刁亦男的《白日焰火》與 董越《暴雪將至》以大雪為困境,實質探討人性議題,又或者是傑夫尼可斯的《歷劫重生》等作,都是創造了一個不可抗拒因素,讓角色重新認識自我。

另外女主角楊雁雁幾乎沒有離開鏡頭過,則是相當困難的演出,同時要把身為女性的困境與內心壓抑,再到自我解放,層次飽滿,許多填補戲劇的演技細節更是讓人嘆服。而許家樂在肢體上展現靈活與自由度,雖有幾場依然過於青澀,但對上女主角時依然能一來一往,堪稱明日之星。男配角楊世彬一樣在肢體與生理障礙的設定裡,做出豐富的戲劇表演。每位演員的演出自然又動人,說到這,更令人激賞導演在演員的調整與使用。

在缺乏夠格的國際團隊(特別是攝影與音效)支撐之下,《熱帶雨》抓住新加坡特有氣候、反應當下時代背景,又有著整齊的演技水平與場面調度。能交出如此出色的作品,唯一答案絕對是導演有著高超天份。《熱帶雨》承襲與消化多國獨立電影語言,屢屢展現大師神采,《熱帶雨》不但在故事上是好看的,導演扎實的調度與敘事功力,讓本片不只是一部小格局愛情電影,而陳哲藝要通往三大影展主競賽,是指日可待。

關於作者

徐 佑德

泛科知識副總編輯,也是娛樂重擊主編。大學就讀中國文學系,主修現當代文學。以大量電影,英美影集,國內外音樂填飽自己。熱衷閱讀、思考與嘗試新鮮事。偶爾作風老派,被歸類為學院派。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