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浮士德遊戲2 》到《 通靈少女2 》:國際合製的台劇第二季被什麼給卡住了?

0

文/Maple、徐佑德

在劇本與角色不夠成熟,又開展篇幅的《浮士德遊戲2》,不能稱之太差,但令人大歎可惜是實在話。今年十月,繼2017年叫好叫座的第一季《通靈少女》後,歷經編劇導演換血,《 通靈少女2 》終於在上映,謝雅真仍然粉墨登場,但她老朋友的消失,和眾多新角色的加入,以及本季謝雅真立場與劇情發展曲線稍嫌霧裡看花,都讓《通靈少女2》失去了第一季的光芒,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必須把話說在前頭,《通靈少女2》問題不完全是本作問題,也來自整個產業對「續集」的概念不夠完全,甚至整個製作環境不夠完善,讓創作者與作品屢屢妥協。台灣戲劇跌跤不是什麼大事,國外電影與戲劇也很多可惜案例,最後砍掉重練,重新找回敘事初衷也不在少數。誠如我們寫下的這一篇,我們都在學習,沒有誰對誰錯,如果我們想讓台劇更往前走,我們必須跟著產業一起探討困境,再走出困境。

這幾年台劇開始想走美劇季發展(seasonal)的概念,但因為過去台劇的思維從來不是以季來思考,所以常常在發展的時候本來就沒想過整個故事如果可以用季的方式去講,最好是用幾季、每一季的階段性任務為何。先前幾部做第二季的劇其實都有些已經把故事講完,第二季重新找路而迷路。

季與季的操作不是不能做,IP能夠延續生命、累積能量絕對是好事,但第一個必須看題材和故事的延展性,第二個自然是要先想好如果真的要做季度的操作,每一季大約階段在哪裡,先在第一季設定到一個階段性任務的完成,才能有利於未來的操作。同時,台灣的編導也得對於季度操作和過去台劇編寫模式的差異了然於胸,才能適時地發現自己的誤區。

我們先回歸到《通靈少女》第一季,謝雅真一開始的狀態就被定義得非常清楚:她是個平凡少女,卻為通靈得要處理一堆宮廟的麻煩人麻煩事,她有平凡高中生的愛情友情上的煩惱,又得替眾多成人們解決難以言說的內心痛楚,而這兩件事互為表裡,當她開始擁抱自己的天命、願意為信眾做更多付出的時候,她的成長就在於也能夠去面對自己的愛情與友情的得失。所以第一季中學長蔡凡熙一角的出現與離開,與整個少女成長的曲線是扣合的,並不只是為了談戀愛而談戀愛。

純以國際影集概念來說,《通靈少女》第一季的 hook 與角色曲線相當具有水準,並有著出色的影像質感,而《通靈少女》第二季不能說在影像質感上有落差,但單元形式和內在主題則缺漏許多,每個案件觸發模式、內在問題、新角色女配角詹曉彤(温貞菱飾)與范少勳的心路歷程與角色建構,對觀眾來說都要重新來過,在在都與謝雅真本身的角色弧線失去了扣合。

相對的,《通靈少女》第一季是很明確的少女成長加單元劇形式,其實是很可以做影劇季操作的題材,卻仍然因為台灣編導對於影劇季思維概念不夠清楚,沒能清楚設定出第二季如何奠基在第一季的成長後,試圖重新抓出從 A 到 B 的謝雅真之路未果,相當可惜。同時劉彥甫的執導調度混亂、演員的演出又相當扁平,許多地方的敘事也接不起來,完全只有扣分沒有任何加分,即使仍有製作水平也完全撐不起來。

當然也包括演員的問題,在美國所有影集演員都會預計簽了一季之後希望有第二季,很少見演完一季突然就說第二季我不能演,但在台灣因為沒有這樣的生態,顯然演員也絲毫沒有這種自覺,這也導致了《浮士德遊戲2》和《通靈少女2》不小的問題,劇本先天上就得先被大改,要做季度規劃就更為困難。呼籲未來要做季度操作的人們,在劇本思維和演員布局上,真的要先下手為強。

 


【2020台劇專題】娛樂重擊隆重上映

近年從接續《通靈少女》、《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們與惡的距離》各自於國際市場邁出了巨大一步,到了《想見你》更是錦上添花台劇品牌。2019年可以說是台灣以台劇重新奪回華語流行文化詮釋權的關鍵年。而今年《誰是被害者》瀚草這次超越了自己,並登上國際平台Netflix獨播。同時由大慕影藝製作《做工的人》也由 HBO 買下版權,走向國際。2020年將是見證台劇蛻變、轉身,走向下一步的時刻。

為重擊的讀者隆重推出:2020台劇新紀元專題 》》》點我看更多文章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