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罪夢者》:混合在地台語歌與經典老歌的獨特抒情美學

0

《罪夢者》作為Netflix首部華語劇集,可以說是眾所注目,甚至有影著不許失敗的壓力。找來《騷人》《十七歲的天空》的陳映蓉執導,延續自己獨有且自成一格的奇幻感敘事美學,外加從近年執行音樂錄影帶的技術養分,純以影像質感而言,絕對是上乘之作,濃濃的懷舊感與復古情懷,一打就中下懷,但若是不熟悉陳式語言或對影集當中各式歌曲沒有記憶,本作則會給予你不少觀影障礙,也會讓不少觀眾產生極大的美學爭論。

同時也端看你對80-90年代的台灣與香港的音樂與影像作品有多少懷舊感,又將台灣在地台語歌曲與上海老歌放置於同一個作品當中,這樣的文化重組與編排,成了一言難盡的時代追憶。而幾個場景與調度讓人想起了王家衛、侯孝賢和徐克,對於導演來說「情義」、「華人文化觀」的氛圍表現更重於一切。又或像是《紅樓夢》的章回體,集與集獨立成篇,又相互扣合,比起美式直觀的敘事,本片則充滿著陰性書寫的筆法。而這一切搭上了台灣在地台語歌曲,成為最亮眼的國際劇集之一,而最後兩集完全可以滿足所有觀眾,是最具可看性的兩集,導演搖身一變成了史蒂芬索伯德,最後的精彩與刺激度讓人完全嘆服,最後結局是神來一筆。

就以個人觀影偏好來說,《罪夢者》創造出了瀟灑、華麗、強烈的黑幫印記,則滿足了人心目中對幫派最浪漫的想像,鏡頭切換、群戲調度與演員運用都展現陳映蓉的基本功力。但攝影某程度不知出現什麼問題,武打場景凌亂、部份執行破綻明顯,但最後在導演的掌握之下還是保持著質感。

演員方面張孝全交出了生涯最佳表現,賈靜雯雖然在《與惡》展現不可高攀的演技實力,又在《罪夢者》不多的幾場戲裡展現影后功力。而許光漢與章立橫則是最讓人驚艷的兩位演員,選角正確,前者遊走在魔性與鄰家大男孩之間,亦正亦邪,後者兼具瘋癲與義氣。

而最具特色的可能是陳映蓉的選曲與音樂品味,除了動用經典作品《港都夜雨》來配白雪大舞廳,以及第三集畫龍點睛的《四季紅》,把林晏如《疼惜我的吻》放置在一個很特別的追逐場景,把梅艷芳的《似是故人來》當作追憶的啟動點,把《魂縈舊夢》放在全劇規模最大的場景當中,讓人全身起雞皮疙瘩,堪稱經典。以及把李香蘭的《心曲》處理成全劇最浪漫也最詭異的場景,讓人拍案叫絕,外加用了卓別林《舞台生涯》(1952)的《Eternally》 (《心曲》即改編於此曲)。整體而言,影像與音樂不能說是match,但導演用個人美學混合一體,著實太好看太神奇。

更有趣的是把流氓阿德給放進來,流氓阿德選的不是舊歌,而是他的最新專輯,如《虧欠》與《給五十歲自己的備忘錄》,你可能覺得違和,但在《罪夢者》的世界裡都說得通,而且幾乎成了本片的概念核心,流氓阿德有著獨特的咬字與韻律,更多時候像是半唸唱,則是所謂「說中帶唱,唱中帶說」,最後再用過癮的搖滾編曲把ㄧ切情感催出來。

就像那一首《虧欠》的結構,本片有著獨特節奏與說中帶唱的韻律,前面有點難進入,但後面的反轉與風味讓人念念不忘。


【成為重擊會員】

熱愛影劇的你快訂閱重擊電子報加入會員吧!重擊會員將可以收到每週精選內容和編輯室報告,到年底前還有特映會、講座、電影票等專屬好禮,週週抽週週送🎁

訂閱電子報成為重擊會員請點以下連結:http://eepurl.com/gfJSjb

關於作者

徐 佑德

泛科知識副總編輯,也是娛樂重擊主編。大學就讀中國文學系,主修現當代文學。以大量電影,英美影集,國內外音樂填飽自己。熱衷閱讀、思考與嘗試新鮮事。偶爾作風老派,被歸類為學院派。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