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留級玩家》總策劃小樹:給自己與產業一個提醒,重新回想90年代對台灣流行音樂的影響

0

攤開近年金鐘獎綜藝節目入圍名單,不難發現其中音樂類節目佔比不低,今年更由《聲林之王》拿下最佳綜藝節目的榮耀。若往前追溯,《超級星光大道》系列不只創下超高收視率,孵育出了許多台灣當代的一線明星歌手音樂節目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所起到的影響與作用其實至關重要

然而,電視音樂節目和台灣音樂產業或綜藝節目當然也遭遇著同樣的困局—才青黃不接,甚至流行音樂的想像越趨保守。這個年頭當然本來要做電視的困難度很大,一來是電視上已經沒有什麼音樂節目,二來是電視的成本結構,或是收視率與業務上的壓力愈來愈大,要做好一個節目實在太難。與此同時,當代在新媒體興盛之下,觀眾開始轉往網路,也逼得大家必須重新思考出路。但個人他不希望只能如此,他還是想要做音樂節目,而且是沒人做過的音樂節目。

他是台灣樂團的重要推手、街聲的總監、大團誕生的總策劃、多屆金音獎與金曲獎評審,在音樂圈稱小樹。小樹老師在歷經多年的沉澱與思考過後,決定捲起袖子,自己策劃、自己邀來賓、自己找平台、自己找資金,做一件他心心念念的事情—做一檔音樂節目,這個節目近期於Line music與youtube上線,叫做留級玩家》。

我們都是《留級玩家》,一種對90年代的情懷

從9m88、蘇打綠樂手阿福與小威、五月天瑪莎、金曲製作人陳建騏、製作人韓立康、製作人陳君豪、落日飛車阿國、《聲林之王》冠軍李友廷、樂評人馬欣,來賓名單一字排開相當吸睛。《留級玩家》有個非常的節目概念,就是決定將主題鎖定90年代,並邀請音樂人以題目作為主軸,每集跟觀眾聊一個音樂概念。為什麼不是80、為什麼不是70呢?其實一般要搖滾史流行音樂史,多數都從6、70年代開始講,某個程度已是老生常談,距離當代美學也太過遙遠。小樹老師坦言,90年代對他來說是一個,想要成為知識青年然後大量吸收各種知識的年代,90年代同時也是一個所有的東西早就被發明、百花齊放的的年代。

1987年台灣解嚴,1991年結束動員勘亂時期,1990年代對台灣來說是一個獨特的、等待已久終於能夠大口呼吸全世界空氣的時代,充滿了知識焦慮,大家蓬勃瘋狂地想跟上世界的腳步,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都勇於去嘗試吸引流行音樂的榮景正是這脈絡下的一環。因此90年代不但對於世界來說是個特別的年代,對台灣來說更有獨特的歷史脈絡與背景。

會在此時選擇親自做節目,則源自於小樹老師眼下台灣音樂產業的焦慮,以及他在業界觀察到的「斷代」危機:「在跟下一個時代或下下個時代溝通的時候,我覺得90年代這些最基本的事情都沒有人知道了,我覺得非常驚慌,為什麼這些事情都消失了,為什麼這些事情沒有被傳承下來沒有一代一代接棒下去。」在這樣的焦慮感之下或許這個節目內容聽起來會有點嘮叨,但背後正是因為他理解90年代這些「基礎建設」有多重要,所以他「希望背後的精神在歷經時間考驗淘洗後,可以在2010、2020或2030繼續被傳承下。」

但要如何傳承、如何與新一代聽眾互動、讓更多幕前幕後的工作者曝光?為了更好地達成這個目標,正是小樹老師毅然決然從廣播節目跳到影音的原因。《留級玩家》對於小樹而言更像是一種練習,「你有沒有辦法讓人家覺得你不是盯著鏡頭看而已,而是你在看觀眾。我覺得這件事情還蠻難的,我當然可以對攝影機,但對攝影機時跟讓觀眾覺得你在看他對他講話,這件事情上有點差距。而且不能讓觀眾覺得無聊或太嚴肅。」

剛開始第一批的來賓,大部分都不是線上歌手,而是業界音樂人,他們首先音樂知識豐富,第二要有強烈的歷史感。所以開始安排的來賓,大部分都不是主流歌手,而是樂手跟製作人,還邀請了是音樂工程師,音樂文字工作者等等。「但做到現在,產業逐漸發現能讓歌手好好聊天的節目非常少,所以他們突然覺得,我也想要讓歌手來聊」。這是目前節目開播至今小樹老師感到很欣慰的回饋。

90年代對音樂產業的影響

當代認識與被世人熟知的「大團」或「歌手」,大概可能是從80年代末期出道並於90年代大紅大紫,加上那時候有Channel VMTV頻道、報紙雜誌的推波助瀾,某程度幾乎全面主導聽眾的音樂品味,誠如EDM如果沒有在90年代那些百大DJ開始發揚光大,現在根本不可能會有這些場景。「比方說我們現在聽到很多搖滾團,現在可能當然會覺得搖滾團少很多很多,因為現在都在講嘻哈。但其實嘻哈如果沒有八、九零年代那些巨星奠基,今天也不會有這番榮景,那這些事情應該都要稍微被追溯一下。」

1990年瑪丹娜以《Vogue》驚艷歌壇奠定流行天的地位,而瑪麗亞凱莉所推出的專輯更是直接成為無比重要R&B節奏藍調盛世的濫觴,90年代末期的克莉絲汀與布蘭妮甚至影響代人的唱法與舞蹈。新好男孩和男孩特區則樹立偶像男團的典範,全世界都隨之瘋狂。樂團則有Nirvana、小紅莓、綠洲合唱團、BLUR等團體,若沒有他們,現當代的流行音樂會是怎樣一番風景,根本難以想像。

從世界轉回到台灣來看,台灣樂壇90年代,音樂教父李宗盛攜手陳淑帶來台灣樂壇名流青史的華語經典。稍後張雨生攜手張惠妹在1996年發行的《姐妹》,更從此奠定一代華語流行天后地位。同期還有以《往日情》與美式風格聲名大噪的李玟,90年末華語重量樂團五月天重磅登場這些通通都是90年代的產物與養分

90年代國際樂壇對台灣的影響有多大?在《留級玩家》訪問瑪莎那一集則可以當作很好的案例,當代所謂的「大歌」,那種氣勢磅礡的那種大歌,奠基大概就是90年代。「就是歌要那樣寫,叫做流行歌,什麼做好歌,什麼叫做會傳唱的歌,但基本模型大概90年代就卡死了,導致我們現在走在那個典範走不出去,但是其實90年代有各式各樣的國語歌,可是我們選擇了某一種,然後並且也標記,因為這種歌大賣。導致我們不太能繼續拓展更多風格,直到現在嘻哈好像要撼動一點點了。」

小樹老師表示,不只音樂結構,90年代也影響了後來的A&R。當一張專輯投下去大概是幾百萬的預算,包括製作跟選曲跟加起來的規模,若認真地去執行,預算大概要破千萬,在這樣的情況下,發專輯一定想辦法確保回收,為了回收就會依循的成功公式(某程度上看出台灣影視音產業類似的發展輪廓與困境)若先前曾有一套成功模式,歌這樣選歌這樣排,第一波主打歌打什麼第二波主打歌打什麼,便形成脈絡,然後那個脈絡循一代一代的傳下來,所以選歌方向或歌走式越來越窄。但這件事情某種程度上就讓產業的想像力變得很窄,然後不敢嘗試。

若我們仔細回,其實在90年代當時我們做了很多很多「特別」的唱片,如林強的第二張專輯《娛樂世界》或伍佰的《樹枝孤鳥》,很難想像這樣的唱片能出現在當代,甚且可以說現在根本沒有唱片公司會願意投資,但90年代為什麼發生得這麼理所當然理直氣壯?也許我們比起90年代,已少了那份創新與勇敢。

學校沒教的《公民音樂素養》

當代音樂產業就如同影視產業般,其實有知識教育上的斷層。比如直到現在,我們音樂課只教古典樂和基礎樂理碰觸到就在我們身邊的流行音樂,因此音樂知識的斷裂感相當嚴重當我們音樂工業理解音樂產流程,乃至到如何鑑賞等議題,群眾其實很難想像,甚至比電影工業還要遙遠,我們看到在台灣還有不少人要卡位當影評人,但卻很少聽到有人要卡位成為樂評人。

就像影評很少人會去談剪接,因為剪接談不起來,不知道從哪裡開始談。那轉換過來說,音樂上也很少人談編曲,其實大家說起編曲,並不知道編曲應該要做什麼或可以做什麼,或判斷好壞的標準在哪裡。可是這些事情明明就無時無刻出現在我們耳邊或眼前。所以如果我們有一些類似這樣的節目,稍微用比較簡單的方式討論這件事情,因為其實國外節目一天到晚出現這件事情,大辣辣就在綜藝節目談起這件事情,而且用有趣的方式談用綜藝節目的方式談,那起碼讓大家有概念,我覺得這件事情很重要。」

就像Graham Norton Show一樣,能夠成功在綜藝與知識之間遊走,如果有越來越多人願意用比較簡單或好玩的方式去教這件事情,才能創造一個比較認真談論這件事情的氣氛。13集的留級玩家總共有13個音樂關鍵字,就是在實這件事情。

「其實是先從關鍵字去發想,因為我是個很容易講著講著突然變的很嚴肅的一個人,而且既然這是一個比較需要畫重點的年代,現在你發篇文章都需要Hashtag,我們試圖幫大家每一集畫一個重點所以我們就會跟來賓討論說那我們每一集做一個到三個關鍵字,然後我們會把他放在一本書裡頭,那本書叫做《公民音樂素養》,就是我覺得我們不管今天是聊什麼,從90年代,這些事情身為聽音樂的人應該要知道,無論他是一個形容詞或是一個樂風或者他是一個人,我們把他收在裡面,希望可能可以錄了兩三季之後,裡面就滿滿各式各樣的關鍵字,也許他未來就可以延伸出更多文章更多討論。」

同時小樹老師也提到,如果當你覺得台灣音樂總是缺了什麼,也許是最大的問題是「產業」不夠完善。產業不只是工業流程,而是當品味出現問題當視野局限當耳朵不夠刁鑽,音樂發展停滯是必然的結果我們發展產業,其實把產業基礎規格的地基打好,現在比方說台灣的錄音室是不是每個錄音室都有很好的sound?錄音環境是否夠好?有足夠好的錄音人才?人才耳朵是不是夠好?器材是不是夠好?

「有好的聲音了,有沒有好的混音人才這些事情都是非常非常基礎的。然後樂手來說,演出場地Sound是不是夠好?每個表演場域的Sound是不是夠好,你把這些都刁,耳多都刁好了,Sound都刁好了,大家很會聽了,音樂自然會進步。」

「我想要提醒,我們曾經有過這些事情耶!不要忘了」

不管你是站在什麼國家什麼立場,你大概都會聽到這樣的論述,就是我們要用搖滾樂反抗世界這一類的論述搖滾樂確實可以帶動一些年輕人的思考,然後推著世界往前進,但事實上特別是在五年裏,會發現該論述的完全失效,整個世界像是大浪打回來,全部打回原形,而且是一次打回好幾年前。

網路興盛的年代,讓人失去了脈絡感,你不知道你從哪裡來,然後你可能不太知道,你正在做的這件事情,可能在10年前20年前都有人做過,而且做得精采。「所以你失去脈絡感的時候,你會對自己沒有要求,你會覺得好像這樣就可以了,當如果你發現20年前就有人做得比你精彩一百倍的時候,你應該會覺得羞愧到死吧?」

失去了脈絡感,你失去了比較,造成整個脈絡跟縱深都消失了。「所以如果有更多類似像《留級玩家》這樣的節目出現,不管是節目也好,或者是其他形式,就是提醒大家,我們曾經有做過那個,把遺忘的歷史脈絡補回來

所以挖到靈魂的最深處,《留級玩家》真正想要傳達和勾勒出來的輪廓是讓音樂人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前面有哪些人同輩有哪些人,讓他們清楚理解自己在整個脈絡和宇宙中的定位發覺自己所在位子是做到什麼程度,離前面的高標還有多遠。先了解世界與自己的相對位置,然後才能夠進一步地跨越。


【成為重擊會員】

熱愛影劇的你快訂閱重擊電子報加入會員吧!重擊會員將可以收到每週精選內容和編輯室報告,到年底前還有特映會、講座、電影票等專屬好禮,週週抽週週送🎁

訂閱電子報成為重擊會員請點以下連結:http://eepurl.com/gfJSjb

關於作者

徐 佑德

泛科知識副總編輯,也是娛樂重擊主編。大學就讀中國文學系,主修現當代文學。以大量電影,英美影集,國內外音樂填飽自己。熱衷閱讀、思考與嘗試新鮮事。偶爾作風老派,被歸類為學院派。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