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靈異街11號》製片廖述寧、導演洪子鵬:橫跨電影到長劇集規格,製作台灣類型題材的新典範

0

繼《台灣靈異事件》後,LINE TV 在 2019 年推出了結合靈異與偵探元素的年度旗艦《靈異街11號》,企圖用現代化類型電影語言來講述這樣的故事,因而製作人張庭翡起用了年輕導演洪子鵬與製片廖述寧,但這不僅是他們兩人首度合作,也是兩人首度參與長劇製作,他們如何分工合作,並在製作人的帶領下將類型電影操作經驗結合到連續劇的執行裡,造就今天的《靈異街11號》呢?

從電視電影跳到長劇 洪子鵬:最難拿捏的是長度!

洪子鵬導演先前以公視新創電影兩部恐怖靈異作品《林投記》和《靈佔》展現出類型操作的企圖心而為人所知,他坦言這次拍攝13集的影集確實是新的體驗:「以前拍電視電影最長就是拍 12 到 14 天,但這次拍攝期是 71 天!第一個考驗就是體力跟精神力。」以前習慣把分鏡完整畫完的他,這次也舉白旗投降,坦言自己只畫完前四集,後面還是靠團隊在現場討論。

他也特別提到自己覺得最困難的點:「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電視劇,發現其實很難拿捏實際時長。前半我都是照自己的想像跟感覺去拍,後半開始剪接才發現分鐘數不夠,也發現很多素材在現場『眼見不見得為憑!』」正因為邊剪邊發現分鐘數不夠,有開始加入一些新的戲,洪子鵬嘆道:「真的很感謝專業的演員和劇組,可以把新寫的戲成功融合到原本的劇集框架裡面來把戲補足,我也覺得有點遺憾,如果我可以在前期更精準判斷時間,也許作品能更好。我們 13 集每集最少要 44 分鐘,最後剪出來就是每集都剛好只有 44 分鐘。」

製片廖述寧則是在《天黑請閉眼》有了類型劇操作的經驗,許多執行上的細節她會就實務執行去跟洪子鵬導演溝通。廖述寧表示:「我們全劇是打橫拍,我會看哪邊執行可能會遇到困難事先提醒。雖然是第一次跟子鵬合作,但我跟導演合作都覺得最好就是要彼此溝通,一起討論解決方式,不是掐著導演的脖子硬去做。」她也笑說:「合作過程當然一定會有意見不同的衝撞,但我會選擇信任大家,不會越界去干涉戲和導演的部分該怎麼做,我覺得我就是大方向去操盤,確認有無執行的困難。」

洪子鵬導演也大讚廖述寧製片的專業和尊重,他表示:「我覺得好的製片就在於他們在現場看似沒有把每個細節都掐緊在手中,但其實都默默掌握在手裡。」他也強調:「我們就是好好拍,該做的都盡量去做。雖然71天拍完,但我們真的都沒有亂拍,真的是全體工作人員的功勞,讓拍攝順順的,處在一個很自然的狀況。」

廖述寧也讚賞洪子鵬的溝通能力:「其實跟《天黑》相比,《靈異街》的合作磨擦少非常多,因為子鵬是會列出非常清楚條件的導演,因為此我也可以給出很清楚的方向與條件,讓他自己去想要選擇怎麼做。同時雖然我跟子鵬原本不認識,但攝影師是我們的共同朋友,之前就知道彼此,真的聊起來也很順,等到攝影師老趙(趙冠衡)進來,劇組的組合就自然成型。」

廖述寧表示她的做法就是大家一起先設好大方向,就直接讓各組主創去做自己的事,然後再來過預算,預算確認後各個主創跟導演溝通,有困難的地方再來整體調整。廖述寧表示:「對我來說,不管是《靈異街》、《人面魚》或《天黑請閉眼》其實都一樣,會先討論重點在哪。這次因為美術風格會是重點,而且葬儀社不可能實景拍攝,我們也需要一個主景,來提高拍攝操作的自由度,最後就決定一定得搭景,感謝製作人庭翡喬到中視棚,原本的搭景費當然不夠,就要再討論怎麼挪出來。其實我這幾部下來都是跟新導演合作,而且類型對大家來說也都還是一個新的模式,所以我都是先看導演的中心思想是什麼,再順著這個條件下去操作。」

廖述寧也認同洪子鵬先前所述,她覺得全劇遇到最大的問題點真的就是分鐘數。廖述寧提及:「這次因為 13 集的量太大,開拍前腳本沒能完全底定,導演開拍前有花時間把工作本趕出來,但開拍後真的沒時間同步去消化後面集數的工作本,是靠我去現場去問導演這些該怎麼執行,掌握度確實有差。時間分鐘數我們本來覺得應該夠,以前電視電影的經驗他都可以先畫分鏡,節奏也很明確,所以時間好掌握。但長劇真的不太一樣,裡面會有不同節奏與過場,所以發現真的會需要一點過場戲去填補一些時間點才會順。」

但拍攝上兩人都認為現場執行的精準度是順暢的,廖述寧表示:「子鵬導演是會先讓演員走戲,走完其實拍很快,拍攝時間掌握上就精準。」洪子鵬則補充道:「我在前置讓演員走戲的時候,不會讓他們直接走劇本裡的場次,而是會先排讓他們排練『暗場』的戲(不出現在劇本中但會發生在中間或不交代的部分),開拍後再排正式戲,現場就能把邏輯連貫地順起來。」

從玩風格到進入角色 類型劇挑戰電視尺度最難拿捏

洪子鵬導演過去拍攝《林投記》和《靈佔》都是完整畫完分鏡才開拍,他笑說:「這是我第一次在沒有分鏡的狀況下拍戲,完全是考驗我跟攝影師、演員之間默契。但我們還是每顆鏡頭會去定好影像主題,包括這顆鏡頭要用框住或流動的感覺等等,不會只是一般劇拍演員的模式而已,會有其他的鏡頭狀態在。實際操作上,第四集以後確實也更加自由。前四集有分鏡,玩了很多技術面的東西,像開燈關燈等等;但第四集之後就完全在走角色,前四集某種程度上很用力,剛好也跟角色的狀態有扣連,前四集的阿海跟後面就不太一樣。」

廖述寧則從製片的角度分享這幾次類型劇操作的心得:「在做類型作品,尤其是恐怖片時,資方有時不會想用很高的預算,因為希望可以變成常態性可以操作的狀態。所以我必須要了解怎麼先給新導演自由度,並先消化他們想做的事,再討論從預算來看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行。國外經驗是恐怖片可以用小預算操作,台灣製作方會想複製這樣的操作模式,但事實上很多視覺效果包括特殊化妝等還是需要一定的費用。同時也會面臨電視尺度問題,主流美劇的尺度很大,但台灣的劇要在電視播出時限制很多,包括紅血要變黑血、法醫解剖屍體不能正面呈現等等。我們既要拍類型,但又不能呈現到這麼寫實,這部分可能真的要靠一些累積下來的經驗。」她也笑說:「新導演都是會想走寫實風格,所以就會卡關,最後還是要部分退讓。我也希望這題未來可以突破,在尺度和預算上能有機會出現更高的天花板,台灣的類型劇才能進一步升級。」

廖述寧也稱讚導演和劇組的效率:「這次我也有的新經驗,就是把工時控制得更順利,節奏非常正常。我們要拍71天,一定是不能拍超過12小時,常常我們甚至不用 12 小時就收工。這點跟搭了不透光的主景還是有很大關聯度,比之前《天黑》和《人面魚》來說整體掌控順暢很多,是我自己覺得不錯的地方。」

洪子鵬導演也「揪感心地」說:「我自己當導演最大的目標就是讓劇組可以準時收工,我覺得導演能想得更清楚,所有人就都不會那麼累。我之前的作品都會想畫完分鏡,第一步的初衷就是為了這個,不希望耽誤到大家時間。像我拍《靈佔》天數比一般電視電影還少,只有12天,但所有執行先想好,現場把演員控制好,證明還是做得到的。這次《靈異街》我則是學會更去信任攝影師、團隊和演員,現場就多放他們自由,比較不是那麼全部控在自己手上。」

廖述寧也補充道:「《靈異街》原本抓的前置時間蠻剛好,包括密集安排田調等等步驟該做的都有做,導演前置功課足夠,所以畫面和拍攝已經在腦袋裡想清楚。大家的共識都是,只要前置準備夠周全,在拍攝期就能快速推進、很快聚焦。同時子鵬導演的性格也是不拖拉、很乾脆,一定會在我給他的死線前把該做的決定交出來,他能照時程進度表去做事,我後面處理事情就不難了。」

談起希望不超時的共識,廖述寧也分享背後還有不為人知的地方:「目前台灣劇組的技術組,尤其是攝影組和燈光組現在簽約多半會簽超時費,但製片組和美術組等其他通常沒有,我覺得這有點不公平。所以我常常會跟資方說,如果要給超時費應該一視同仁,如果有簽的有、沒簽的就沒有,其實是不公平的。很高興的是當我們跟導演有足夠的自信,大家也願意在前置好好準備,現場都能控制在正常的工時內沒拍,沒有超時出現,自然就不會有費用產生,我們一開始就溝通好要往這個方向去走。」

類型劇的選角困難 如何調整、架接主流偶像演員

台灣現在拍攝類型劇普遍會遇到的另一難題就是演員選角,由於過去 30 年我們的主流劇都以愛情偶像劇為主,演員也多為俊男美女,要談誰能演出類型劇,大家常常卡關。這次《靈異街11號》用了偶像劇演員,同時也起用大量寫實電影基調型的演員,他們為何如此決定,又怎麼磨合不同的演出?

洪子鵬:「坦白說在長劇裡面,演員一定有演得比較好和比較壞的演出,我也不敢說有成功磨合不同的演出模式,我覺得最大的可能就是跟演員達成一個共識,在同一個基調底下去做表演,他們自己就會去修正。坦白說電視劇演員真的很多,沒有太多時間一一去調整細節,這也是考驗導演能力的時候。對我來說,每個演員都有自己的優勢跟劣勢,我不認為需要去預設他們的演出能否共存,因為拍不同的作品會有不同需求,每個演員都需要一段時間去融入。我的個性是不會硬去扭轉演員本來的樣子,我必須承認在 13 集裡確實會有不那麼理想的時候,真的沒有辦法場場全壘打,但我有能力去調整就會去調整。前面幾集大家還在適應,但到第三集我覺得就有磨合出來的效果了。」

廖述寧直言:「演員真的是類型劇共同面對的考驗,一點都沒錯。產業會需要在劇中培養出有魅力的明星,以目前的狀況來說一定是會需要偶像派搭配實力派演員。台灣其實還是有很多想認真演戲的演員,他們需要更多元的題材和舞台,所以我們每個單元一定有有潛力的新人或偶像演員,其實就我的觀察,只要演員對劇本提出詢問題,導演能給出好的提點的話,實際演出的效果真的會差很多,他們都有一定的潛力。」

最後他們各自從導演和製片的角度去談製作人張庭翡如何隱而不顯地掌控全局,讓他們既能自由創作,又不會自由到「出軌」。

洪子鵬導演表示:「庭翡姐一定會先定好清楚的遊戲規則,類型或創作的東西她會放手讓我發展,最後幫我把關。一路合作到現在,我都不會覺得她曾經很強勢的要我做什麼或不做什麼,而且成功不必在她,可以是我們自己去摸索出來的。這真的是很好的製作人合作模式,過去我常常會遇到硬要放熟悉演員進來或已經談好某些條件,在東西上踩很硬的製作人。但庭翡姐是可以溝通,又能提供我們支援的製作人。她曾經講一句話讓我覺得很受用,『如果片子不好,我們吵架就在片子裡自己吵,但大家都還是自己人,一旦出去外面就是要捍衛我們自己的片子』。」

製片廖述寧也相當認同導演的說法,她補充道:「庭翡姐真的給我們很大的空間和自由去發揮,她也是只看大方向的人,我們不用什麼都回報。但又能以她的經驗去支持我們,像分鐘數就真的是借重她的經驗,討論過程中會提點我們可能可以怎麼做,而且她不會為難製作流程,像是硬要我們用檔期很難排的演員等等。」

廖述寧連做三部類型作品下來,也分享共同的經驗:「我自己發現製作人開放自由度給我們,空間真的會大很多。更因為本來預算就有限,創作空間真的要更多交由導演去發揮,如果製作人又要管劇本、又要管演員、又要堅持照本拍不能刪台詞,甚至有些是台詞差一個子就要補拍,那絕對是很難操作。但庭翡姐基本上就是只要分鐘數夠,其他放手讓我們去做,讓我們拍攝期完全不用擔心,這點真的非常重要。《天黑請閉眼》的時候健行哥其實也是這樣,不會什麼都要掌控,但我們需要預算或協助的時候會幫忙,製作人對劇組的信任和開放度真的很重要,當然我們也要有相應的責任,怎麼樣讓製作人放心。」

回顧這次拍長劇的經驗,廖述寧最後也語重心長地說:「過去拍長劇通常不會把劇本完全做好才開拍,但我這樣做下來,真心覺得腳本如果能在製片、導演進組時就都完成的話,缺點一定會更少。我相信《靈異街》如果在前置期就都定稿,一定還會再更好,後面有些扉頁(按:新增的場次)是不拍也可以,是為了長度,但其實不影響劇劇就也意味著沒有必要存在。當然,也希望或許可以給更多的集數自由度,我們剪成10集說不定更好看。」

洪子鵬則補充道:「即使收到扉頁,我通常也不會照拍,會把它的概念保留下來,放到戲裡面、剪接在不同的地方,讓扉頁的內容跟該單元裡李國毅的心情連結在一起。」廖述寧也同意,表示:「導演的轉化能力很重要,有時候真的不要先去限制一定要完全照劇本,有時候真的照著拍反而不行。」

在有經驗但也開放的製作人張庭翡領導下,新生代類型片製片廖述寧和導演洪子鵬共同繳出《靈異街11號》的成績單,能否在市場上成功吸引到年輕族群,為台劇注入新的活力,就請大家拭目以待。


【成為重擊會員】

熱愛影劇的你快訂閱重擊電子報加入會員吧!重擊會員將可以收到每週精選內容和編輯室報告,到年底前還有特映會、講座、電影票等專屬好禮,週週抽週週送🎁

訂閱電子報成為重擊會員請點以下連結:http://eepurl.com/gfJSjb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