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陽光先生》看 Netflix 和 Studio Dragon 怎麼闖出韓劇製作新方向?

0

文/艾利斯

在 OTT (Ove-The-Top) 的影音串流時代當中,不僅觀眾的收看模式從電視機移轉到各大平台,還包括改變了電視臺與電視劇製作的方式也隨之改變。目前,在韓國地面電視台 (KBS、MBC 與 SBS) 所製播的電視劇多遊走在 5% 收視率以下,多是因為題材不夠創新有趣、拍攝受限於經費預算,以及過去擔任收視率指標的演員們紛紛出演於有線電視臺 (tvN、jtbc 與 ocn) 的電視節目,因此多是以退而求其次的方式啟用新人演員做為電視劇主役。又過去電視臺所培養出的製作人接連離開,在技術傳承上成為電視台的一大瓶頸,更甚至原本由電視臺所掌握的版權轉於製作公司手上,也使得電視台的收入逐漸呈現於虧損狀態。

為了因應市場變化,SBS 將成立戲劇本部以作為電視臺的分支來進行營運,藉以允許電視臺旗下的製作人可以製播其他電視台的節目,並也會在競爭力提升的同時提高並保障工作人員的權益。這樣的方式,也相同於 tvN 與 ocn 的母公司 CJ E&M 創立「Studio Dragon」提供戲劇資源於各旗下電視臺同樣的意思。

《藍色海洋的傳說》

2016 年底《藍色海洋的傳說》以高價版權費賣給中國的愛奇藝,急轉而下的是在 2017 年 3 月因為中國頒布了「禁韓令」,使得各大電視台禁止播放韓國電視節目與韓星的代言,大幅降低了韓劇的銷售金額。同時,在 2016 年中成立的 Studio Dragon 藉著同年所產製於 tvN 播出的的《又,吳海英》、《The Good Wife》與《鬼怪》以及在 KBS 播出的《通往機場的路》和 SBS 《藍色海洋的傳說》等作品,站穩成為品質保證的戲劇製播公司。這也吸引了 2016 年進軍韓國市場的 Netflix 的關注,率先成為了合作對象。

串流平台與韓國製作公司聯手代表作:《陽光先生》

在 Netflix 的鉅額投資之下,由金銀淑編劇所執筆的《陽光先生》並且耗資 400 億韓元 (約新臺幣 12 億元) 所打造的作品,從演員卡司、特效後製到 OST 發表等,可以說是樹立了韓劇史上無法跨越的一道高牆,並且成為 Netflix 攜手 Studio Dragon 的代表作。

演員部分有青龍獎影帝李秉憲、以電影《下女的誘惑》橫掃當年度所有韓國電影新人獎的金泰梨,還有實力派演員柳演錫、金玟廷和卞約漢等人,OST 更是有著音源排行榜上所有榜首強者的合作,像是朴孝信、MeloMance、白智榮、申昇勳、黃志列與由熱門偶像惡童音樂家的李秀賢、NUEST-W 與gugudan 的世正還有 ZICO 擔當製作人由 O3ohn 演唱的作品。一字排開的華麗陣容,不僅是在演技上、視覺上的服化道(服裝、化妝、道具)的注重還有聽覺上的豐盛饗宴,不可不稱作當代韓流的滿漢全席。

儘管,在劇情的描寫上對於海外觀眾提不起討論熱度,但在整體對於濃厚的民族主義以及在韓國國內的政治正確描寫,以最終最高收視率 18.13% 與全集平均收視 12.95% 成為今年度電視劇作品的收視冠軍,並且超越《鬼怪》的平均收視紀錄。尤其,沒有因為誇飾的韓國愛國精神描述而在製作與播映有所限制,更是在 Netflix 平台的好處。

《陽光先生》的 400 億製作費,對 Studio Dragon 的投資回收並沒有產生阻礙。據韓國投資圈估計 Netflix 約以 300 億韓元(約新臺幣 8 億元)進行作品投資,另外再透過影片點擊 (VOD) 與間接廣告 (PPL) 的收入更是超過 100 億韓元(約新臺幣 2.7 億元)

從行銷、投資、預售到製作,創造電視劇作品的「多元」可能

經費上,過去是以製作公司提供作品供電視台進行作品選擇,選中的作品提供 60-70% 的製作成本,其他的製作經費則是需要透過製作公司藉由 PPL 與國內外的版權販售來取得。但是,在 Netflix 以「帳篷支架 (tent-pole)」進行電視劇近全額的投資製作,然後再藉由平台播放擴散至190個國家。

接連,宋慧喬與朴寶劍主演的《男朋友》和玄彬與朴信惠主演的《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上檔,但在不是每一部作品都依靠 Netflix 投資的情況下,製作公司則是以提前至六個月前進行版權販售,使其可以肩負至少 50% 的製作成本,再搭配 10~20% 的置入性行銷 (PPL) 配置,使其在製作過程中減少負擔。

製作方式上,如果說過去電視台掌握了主導權,那現在則是製作人與其團隊還有內容題材為最優先的考量。隨著投資金額的龐大,漸漸地也使影視製作人的腳色變的更加專業化,過去單由一至兩位製作人員負責的項目,現在則是以團隊的建立提供監督與系統化的製作,使得產出也會更加的快速。實時話題的控制更會是透過團隊進行分析後來進行合作歌手的邀請,還有未來對於戲劇題材的設定進行探討。

面對 OTT 企業的投入,在韓國戲劇製作上面對的不僅是 Netflix,還有在 YouTube 所推出的 YouTube Red、Amazon Prime 以及愛奇藝等原創投資都勢必讓 Studio Dragon 等影視製作公司使出渾身解數。而透過話題編劇領軍一線演員和製作團隊吸引大規模的投資,並且以韓國國內市場為目標進行內容撰寫,同時以事前製作取代邊拍邊播減低拍攝風險,提高作品完成度成為韓劇製作的趨勢。這樣的操作方式顯現韓劇不再是以出口為導向進行製作,而是更以在地題材向全世界展示呈現新韓流的擴張。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