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月庵專欄/【音痴閒話】音痴的告白

0
photo credit: ulisse albiati via photopin cc

photo credit: ulisse albiati via photopin cc

「本來沒有,竟不覺得少;本來就有,遂不覺得多。」這話曲折,拿魯迅的話當註腳,就是熟睡在鐵屋裡的人,「不久就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因為本來就不知有所謂「清醒」這件事,遂渾渾噩噩死去,不覺得少了清醒,有什麼了不起;反倒被喚醒了,還要多嚐「臨終的苦楚」呢。

關於「音痴」,大概也就這麼一回事吧。

我念小學,成績很好,各科多半得甲,唯獨音樂,幾乎都乙,有時甚至還領塊大餅(丙)回家。彼時主科優先,音樂不重要,雙親也懂,乃無異議。音樂考試也很簡單,老師在教室前頭彈風琴,學生站後牆拿著課本跟唱。別人至少唱半首歌,我省事,才開口,老師就說:「好了,回座位!」

(完整文章請至Taiwan Beats觀看)

關於作者

傅月庵

傅月庵,資深編輯人。台大歷史研究所肄業,曾任出版社總編輯,二手書店總監,以「書人」立身,間亦寫作,筆鋒多情而不失其識見,文章散見兩岸三地網路、報章雜誌。有《生涯一蠹魚》、《書人行腳》等作品多種問世。(肖像攝影/《小日子》林志潭)

siki
mobile porn
frei porno
hd sex
hd porn tube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