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天后開麥拉》:無魂無體的一灘死水

0

拍攝枯燥冗長,敘事雜亂無章,《天后開麥拉》號稱有阿莫多瓦御用團隊負責製作、潘妮洛普克魯茲擔綱女主角、《雙面薇若妮卡》名導奇士勞斯基合作夥伴普瑞斯納擔任配樂,加上由曾經拿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佛南多楚巴執導,幕前幕後陣容一字排開煞有可觀,結果卻是部死氣沉沉的大雜燴,空有各式高貴訊息,沒有明確執行。

《天后開麥拉》描述二戰後,一名西班牙老導演回到法朗哥專政下的故鄉,與正在拍攝文宣鉅片的片廠老朋友重逢,卻被秘密警察逮捕送至集中營。適逢本片的國際巨星女主角是導演昔日情人,便決定挺身而出,與眾好友一同進行救援行動,挑戰獨裁暴政。

不管本片的預告是誰剪的,剪接師都應該加薪加個 500 萬(不是 50 萬,是 500 萬!),然後拖去槍斃。本片看似是阿莫多瓦風的諷刺喜劇,實際上是電影人齊聲反抗獨裁統治的政治宣言;調性看似嬉鬧風趣,實際上嚴肅沉重;敘事看起來激情四射,實際上雲淡風輕,充斥著各種自相矛盾:時而懷舊善感,時而惡搞胡鬧,理論上是喜劇,但一切又徹底地理所當然——並非北歐冷面笑匠的理所當然,純粹抓不到笑點與喜劇節奏的那種。

筆者未曾看過佛南多楚巴前作《夢中的女孩》(《天后開麥拉》是本片續作),不清楚 2 部電影之間有多大關聯性,但純就《天后開麥拉》來說,本片除了「獨裁政治很壞、電影人很迷人、自由很可貴」之外,一言以蔽之便是語焉不詳,角色除了負責做出反應與搞笑外毫無個性可言,就連搞笑也是走味的多,命中的少。

當然,有這樣的幕前幕後陣容,要電影一無可取,恐怕比登天還難。偶爾還是有那樣一、兩個精準傳達人生如戲的橋段,還是有些振奮人心的旋律,還是有一絲若有若無的惆悵感傷,還是有足夠的幽默感與荒謬,讓本片的電影拍攝橋段像是加了幾公升水稀釋後的《日以作夜》(不要懷疑,任何電影能跟《日以作夜》沾上邊都是一種稱讚)。潘妮洛普克魯茲雖然戲份介於客串與配角之間(你不會說一個電影開場 40 分鐘才出場的角色是主角吧?),但需要的時候還是有那份明星魅力與女神架勢。片中一段獨唱,瞬間讓電影提升了不只一個檔次——可惜,那也不過就 5 分鐘,本片可是超過 2 小時長。

《天后開麥拉》彷彿一部顏色與情緒都陳腐淡薄的阿莫多瓦電影,各種設定與元素有了,卻缺乏名導點石成金的功力,過度沉浸在表達自己的訊息上,卻忽略了訊息以外的元素。每個人看海報或宣傳,都以為本片是阿莫多瓦 2.0,誰知道得到的卻是《飛常性奮!》續集。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