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原創劇《超感 8 人組》與《街頭少年音樂夢》接連被砍,是特例還是警鐘?

0

 

最近幾週 Netflix 做了 2 個讓人相當意外的決定:5 月 24 日,Netflix 宣佈取消巴茲魯曼擔任原創的《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成為 Netflix 極少數未獲得第 2 季續約的影集(基本上,扣除實驗性較強或明顯有結局的作品如《隨意芝加哥》或《爆爆奇女子》, 在 Netflix 被砍比續約還難)。在這之後不久,一向有相當高討論度的《超感 8 人組》同樣在 6 月 1 日遭到腰斬,即便全球各地的粉絲聯名請願,也絲毫無法動搖 Netflix 的決定。

一向以口袋深不見底自豪,但不到一週時間連 2 齣劇,許多人不禁納悶:撒錢不手軟的 Netflix,終於要緊縮了嗎?

就官方說法而言,這件事其實一點也不複雜。用 Netflix 內容長泰德薩蘭多斯自己的話說:「傳統上,你一定會問,就你花的錢來說,有(足夠的)人在看劇嗎?… 我的意思是,一齣製作所費不貲的劇有著大量觀眾,這一點問題都沒有;但一齣所費不貲的劇觀眾卻寥寥無幾,即便在我們的營運模式下也撐不了太久。」競爭對手 FX 的原創節目總裁更直接挑明:「他們(Netflix)總不可能有一萬齣劇… 這會讓他們重新回到生態圈裡,跟大家一起做最好的劇,做最明智的決定。」

《超感 8 人組》

邏輯上,這說法絕對沒有問題。雖然 Netflix 傳統上不會提供媒體影集的觀賞數,只會用「大受好評」或「非常熱門」或「至今最高」之類的用詞含糊帶過,但根據報導,《街頭少年音樂夢》每一集的預算高達 1200 萬美金,拍攝地點橫跨全球的《超感 8 人組》一集也要花上 900 萬。即便 Netflix 花在原創作品的預算是競爭對手的 N 倍(Netflix 預計 2017 年會花費 60 億到 70 億美金在原創內容上,對比 HBO 的 20 億,或 FX 的 10 億,絕對相當嚇人),仍是一筆龐大的支出。去年 Netflix 已取消了《馬可波羅》,今年《街頭少年音樂夢》評價平平又成本高昂,被砍似乎是意料之中。至於《超感 8 人組》,縱使(包含筆者在內的)死忠觀眾再怎麼不捨,但本劇完全沒有艾美獎聲勢,假如觀賞數字不如預期,被砍似乎也是註定的結局。

事實是,影集被砍向來是稀鬆平常,如 Netflix 這樣無止盡的擴充且大小通吃(套句 FX 總裁約翰蘭德格拉夫的話,「FX 像是用魚叉獵魚,Netflix 則像是用流刺網撈魚」),才是挑戰公司營運的邏輯。特別是當 Netflix 的觀眾數成長向來與原創作品數、以及投資在原創作品上的資金成正相關,一年又有 60 億美金可花,擔心《街頭少年音樂夢》與《超感 8 人組》會不會是 Netflix 停止產出創作內容的開始,現階段還算是杞人憂天。

《街頭少年音樂夢》

比較有趣的是,在《街頭少年音樂夢》與《超感 8人組》先後不獲續約的期間裡,Netflix 執行長里德海斯汀有這樣的發言:「事實是…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的成功率太高,所以沒有獲得我們續約的劇總數太低… 我一直要求製作部門要更冒險一點,更瘋狂一點,因為這樣我們應該要有更高的砍劇率才對。」當《超感 8 人組》接著《街頭少年音樂夢》被砍的時候,許多媒體將此解釋為被砍的原因。對此,薩蘭多斯的解讀則是,「如果三不五時你失敗了,這就代表你不只是墨守成規。如果成功接踵而來,你必須要問自己:你有一直努力嗎?你所做的事情是不是太傳統了?」

就上述說法,海斯汀以不久前剛獲續約的《漢娜的遺言》作為例子,認為該劇的成功是 Netflix 過去完全始料未及的。而的確,比起製作費用昂貴、團隊聲名顯赫(《街頭少年音樂夢》有《紅磨坊》的導演巴茲魯曼,《超感 8 人組》則是來自《駭客任務》的華卓斯基姐妹),但回收明顯不如預期的 2 齣重點作品,《漢娜的遺言》在製作上更要便宜簡單太多,卻引起了更大且更難以預料的迴響,一如去年夏天的超級強檔《怪奇物語》。上述 2 齣劇,加上作品如《謀殺犯的形成》、《先見之明》等,似乎也點出 Netflix 的未來方向:一系列小(便)型(宜)的、分眾明確的、話題性高的影集作品,有打到目標便續約,沒有就下次再接再厲。

《漢娜的遺言》

Netflix 不是沒有資本製作規模近似《冰與火之歌》的史詩影集來引爆話題,但似乎現階段,一如其電影事業,它會更想去累積大量的、受眾截然不同的內容,以中型製作取代大型旗艦,期待鋪天蓋地的題材,成為吸引觀眾訂閱的工具。比起單一一齣劇的高點擊率,比起能夠觸及到不同族群的觀眾訂閱,後者才是 Netflix 成功的真正關鍵。當然,隨著劇集數量節節攀升,未來 Netflix 要如何做好分眾行銷,確保對的作品能被對的看到,恐怕才是更大更艱難的挑戰——畢竟,假如每個月,甚至每週,都有全新影集上架,要怎樣將作品訊息傳達給觀眾,同時避免其資訊疲勞,對其絕對是個甜蜜的負荷。

總有一天,Netflix 會很難再找到新的訂閱戶。總有一天,Netflix 的預算會飽和。總有一天,Netflix 必須開始縮減自己的成本支出。但《超感 8 人組》接著《街頭少年音樂夢》被砍並非意味著這一天已經到來,而是 Netflix 持續在為那天的到來做準備,試圖以更多元更有野心也更冒險(但不意味著更昂貴)的內容,抓住更多觀眾的注意力。至於如果現階段沒有感興趣的劇怎麼辦?別擔心,一齣被砍,下週搞不好又有 2 齣要上架了…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