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影評/Netflix 《潘朵拉》:娛樂與宣教互為表裡的類型力作

0

《潘朵拉》是韓國影史第一次,在戲院上映前就已將全球版權賣給 Netflix。

既是極大化娛樂效果的災難鉅片,也是毫不掩飾的反核宣教作品,韓國電影《潘朵拉》結合緊湊強烈的節奏、直率的演員表現與簡單有效的製作,用一波又一波的「狗血」(這是稱讚),把一個擺明「勸世」的題材,轉化為 2 個小時的雲霄飛車之旅。在渴望兼顧商業類型與社會價值的台灣,甚至比《屍速列車》更值得借鏡。

《潘朵拉》從一起類似福島核災的核電廠意外出發,透過不同角色在災害發生後的反應和處境,探討從基層員工到管理階層,從政府決策者到市井小民,所面對的求生旅程,以及背後醜陋自私的人性。電影本身雖反核立場鮮明,某些台詞甚至有種直接從宣傳手冊直接摘錄下來的錯覺,但編導朴正宇秉持「先娛樂,後說教」的理念,把電影塑造為類似《世界末日》遇上《屍速列車》(本片與《屍速列車》還是同一公司出品,上映時間也接近)的災難驚悚片,龐大的格局把災難後的混亂與人性角力處理得淋漓盡致,橋段如公路上的逃亡或最後孤注一擲的悲壯,不榨出觀眾最後一絲眼淚和怒火誓不罷休。加上稱不上立體但功能性明確的角色(好的很好、壞的很壞、苦的很苦),觀眾能在各種爆炸與嘶吼中,同時理解核能電廠的風險和危機,已算是圓滿達成任務。

《潘朵拉》證明執行得宜的商業作品仍是暢通全球的共同語言。。

比起演出不過不失的主角們(飾演良心廠長的鄭進永,以及客串演出總統的金明民,算是相對下較出色的 2 位),優異的整體製作又一次證明韓國電影產業的硬實力。扣除幾幕太像電玩過場的反應爐畫面,無論是群眾逃亡的大場面,或危機處理的救難實況,格局龐大同時深具臨場感,花起錢來毫不手軟,效果在畫面上清晰可見。搭配色香味俱全的配樂(用味精形容可能更為貼切,但總覺得貶低了其在本片的畫龍點睛效果),即使是靠串流在家中客廳收看,而非燈光全暗的電影院,一樣感受得到本片的震撼。

本片是韓國影史第一次,在戲院上映前就已將全球版權賣給 Netflix。若說串流平台興起,意味著好萊塢之外的優秀作品更能全球觀眾看見,《潘朵拉》再度證明無關乎題材,執行得宜的商業作品仍是暢通全球的共同語言;而且只要執行得當,重要訊息也能以最淺顯易懂的方式深植人心。然而片中包含世代貧窮、核能災難、政府無能等批判重點,一直是近年台灣電影缺乏討論的切身之痛,台灣影人與觀眾不妨也想想,與其繼續訴求「為什麼韓國能,台灣不能?」何不問自己:「為什麼一部刻畫世代貧窮、核能災難、政府無能的訊息電影,不能拍得聲淚俱下,大快人心?」

延伸閱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