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 Netflix 「韓流」吸金術:串流影音媒體真能「翻轉」亞洲影視產業?

0

文/艾利斯

 Netflix 揮軍國際的策略,從啟程的那刻就開始不斷地被放大解釋,而為何 Netflix 大筆的投入韓國影視內容,「韓流」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過去 1 年多在征戰亞洲市場的過程中,面臨無法與在美洲一樣能順利地開拓版圖,但著實也為各地的影音串流媒體帶來了壓力,並且促使轉型。

剛開始的兩年我們在好萊塢內容著墨,現在我們迅速的拓展,並與土耳其電視製片人、韓國、日本製片人建立關係,在全世界,遍及整個歐洲。—–Netflix 總裁 Reed Hastings

Netflix 的創辦人兼總裁 Reed Hastings。

根據今年 1 月初 Netflix 官方所提供的業務資料,目前全球的訂閱戶已經超過 9300 萬人次;在自製劇集獲國際獎項的肯定、以及觀眾高度評價的同時,繼續加速於製作原創節目。

從 2016 年的 600 小時到 2017 年加碼超過 1000 小時,並且在製作預算也從 50 億美元增援到 60 億美元,比起環球影業硬生多了 20 億美金。追求國際市場的同時,犧牲利潤讓製作規模和品質為平臺背書,也加速甩開競爭者。

《深夜食堂》轉戰 Netflix 製播。

Netflix 對於國際市場的經營,一直都在尋找適當的突破口,像是從去年積極地推出《愛情起床號》《花火》和《深夜食堂》等日劇都大獲好評。同樣地,由於韓流的影響範圍幾乎涵蓋了整個亞洲,Netflix 從去年進軍韓國之後就開始布局,比起日劇的拍攝挹注了更多的資金。

雖然在擴展韓國市場的過程當中,因為當地所著重內容在地化 、 並且已有相互配合的平台播放,導致內容增量上遇到瓶頸;但這也不減興致,因為在立足於韓國市場的同時,也鎖定它礙於各種因素而無法進入的中國市場,即使禁韓令持續發酵,也難以阻止韓流以文化滲透在各地。

蒂妲史雲頓繼《末日列車》以後,再度跟奉俊昊合作。

為此,Netflix 所踏出的第一步就是投資 5000 萬美金於韓國導演奉俊昊所執導《玉子》,由蒂妲史雲頓傑克葛倫霍莉莉柯林斯保羅迪諾聯合主演,將在今年 6 月在平台上播出,目前也僅有確定韓國是唯一會登上大銀幕的國家。

韓流因為有高產值和可看性,而愈來愈重要。—–Media Partners Asia 執行董事 Vivek Couto

去年 12 月 Netflix 也和有線電視台 channel A 簽屬專屬合約,將製播過的作品放在 Netflix 供超過 190 個國家的會員平台上,同時也大量上架許多韓國電影。但要說突破的一步,就是購買同樣是去年底 KBS 由李光洙、庭沼珉和金美京等人所主演的網路劇《心裡的聲音》,它的播放管道除了電視台之外,就是韓國國內最常被使用的影音平台 Naver Cast 播出,而今年 2 月開始透過 Netflix 向海外輸出。

網路劇《心裡的聲音》由 Netflix 搶下多國發行權。

在積極地跟韓國國內商談版權同時,Netflix 更是希望藉由優秀的製作方融入當地且打造口碑。最先打頭陣的找來《 Signal 》的製作人操刀,翻拍人氣 Webtoon《 Love Alarm 》。對於韓劇製作來說,國外資金挹注拍攝不是頭一遭,像是在去年韓劇《步步驚心:麗》由環球影業投資拍攝、由宋康昊和孔劉主演的電影《密探》,更是華納兄弟首度投資於南韓的影視作品。這也再次證明,海外資金不斷地湧入韓國影視產業,肯定韓流所帶來的影響力。

除此之外, Netflix 也和撰寫《 Signal 》的編劇金恩熙,以及電影《隧道》的導演金成勳,合作打造懸疑古裝劇《 Kingdom 》,這部作品也是金恩熙編劇早從 2011 年就開始籌備的作品,《 Love Alarm 》《 Kingdom 》兩部作品預定在 2018 年播出,正在緊鑼密鼓製作中。

Netflix 與《Signal》金恩熙編劇將聯手推出古裝劇《Kingdom》(圖為《Signal》)

唯有找到獨特性才能國際化,去模仿別人永遠不會變成別人。那這次合作其實提供了一個機會,讓我們看看把自己的東西放到不只兩岸、而是國際的位置上,能有什麼可能性。——《通靈少女》導演陳和榆

為了拓展版圖與耕耘在地化,與各國當地電視台以及影視單位合作,已是現今 OTT 影音平台經營趨勢。反觀傳統國際電視品牌 FOX 也要以香港電影演員為主地拍攝多部劇集;HBO Asia 和公視合作重新改編原在學生劇展的作品為《通靈少女》,更是該單位第一部使用拍攝地語言並且與合製單位共同首播的作品。Netflix 也不遑多讓地在台灣與凱擘影藝合作,像是汪東城主演的真人版《櫻桃小丸子》、蔡康永執導以及小 S 主演的《吃吃的愛》等都是雙方共同產製的作品。

面對中國高牆的阻擋,讓 Netflix 不得其門而入的同時,卻也因為它的國際化而開了另外一扇窗,像是由韓國 FNC 娛樂子公司自製的《 My Only Love Song 》,原本要在中國騰訊視頻上檔,因為禁韓令而變得遙遙無期,最後選擇解約投向 Netflix,邁向更廣大的市場。

未來 10-20 年電視的內容都將會透過網路傳送。—— Netflix 總裁 Reed Hastings

在破壞市場結構的同時,除了打破電視、電影的製作規格框架,更逐步地藉由不斷強化自製影視品質,提升觀眾對於質感的要求。加上逐漸把觀眾的視線從電視移轉到網路裝置,也對於觀眾的定位能夠有更進一步的定義並提供相對應的服務,這是 Netflix 運用大數據分析所得的最適解,也是解套台灣影視疲弱的良方。

延伸閱讀: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