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熔爐》,還有哪些電影真實改變了韓國社會?

0

文/Annie

《熔爐》劇照5

孔劉是《熔爐》的幕後推手。

今年 9 月,《屍速列車》打破韓片在台上映紀錄,也讓男主角孔劉這位「咖啡王子」,再次為台灣觀眾所熟知,連帶他一手策劃主演的舊作《熔爐》,也奇蹟般在問世 5 年後,2016 年 11 月在台灣首度公開上映。《熔爐》在喜愛電影或韓片的影迷心目中並不陌生,故事講述韓國霧津一所聽障學校,發生了師長性侵學生的事件,來自首爾的美術老師(孔劉 飾),與人權組織成員聯手揭發,經歷重重阻礙與壓力,最後雖然將加害人送進法庭,卻只得到輕判。

改編真實事件 聾啞學生遭集體性侵

電影製作成本低,運鏡和場面營造並不算出色,然而上映時卻獲得韓國社會極大迴響,原因是《熔爐》改編自發生在光州的真實事件。2005 年,光州唯一的聽障學校「仁和聾啞學校」爆發集體性侵和凌虐事件,從校長到老師共十多人,從 2000 年起(甚至更早),對校內聽障學生施以性侵、虐打,受學生年齡最小僅 7 歲!

《熔爐》劇照4

聽障學校「仁和聾啞學校」所發生的集體性侵和凌虐事件,為社會難容。

面對這些令人髮指的暴行,卻只有部分加害人被送進法庭;二審更來個大逆轉,校長和總務主任用公款賠償給家屬,並以沒有前科為理由,獲判緩刑被釋放出獄。雖然人權團體持續抗爭,卻因為儼然家族企業的聾啞學校,與政商關係交相包庇,一直無法給受害人應有的正義,學校也一直繼續營運。

孔劉一手促成電影 撼動韓國司法

2008 年,作家孔枝泳得知這個案件,親自探訪受害學生後,寫成小說《熔爐》,並於年底開始在網絡連載,2009 年發行單行本。當時正在軍中服役的孔劉,從上司手中獲贈這本小說,閱讀後大受震撼,於是積極向經紀公司和電影公司提案爭取,希望親自出任男主角,促成電影拍攝上映。

《熔爐》劇照1

電影上映之後,更是推動了新法條,又名《熔爐法》。

上映後隨著觀影人次急速上升,性侵案件重回公眾視線,要求重啟調查的聲浪,如海嘯般襲來。網路上百萬聯署簽名,逼使光州警方組成專案小組,這時,是《熔爐》上映的第 6 天。

最後,韓國國會以壓倒性票數,通過《性侵害防止修正案》。性侵身障者、不滿 13 歲幼童,最重可處無期徒刑,並廢除公訴期,加害者如任職於社會福利機構或特殊教育單位,可加重處罰。二審被判緩刑的校長,回鍋被重判,也將更多參與其中的學校師長逮捕送辦。這個法條,又名《熔爐法》,此時,是電影上映第 37 天。電影下檔後 1 個月,發生此案的光州私立仁和聽障學校,被取消社福許可證。學校被關閉,繳回財產,由光州政府接管。

用電影逼出修法 還有他們

靠一部電影推動修法,《熔爐》並非特例:2008 年 12 月,韓國安山市趙斗淳性侵 8 歲女童致殘,引發民眾遊行示威,當時總統李明博出面道歉,並承諾修改性侵兒童的刑責,進而影響 2012 年國會通過的「性侵兒童慣犯化學閹割」法案,讓韓國成為亞洲首個推行化學閹割的國家。以此案件改編的電影《素媛》,2013 年上映時,再次引發全民關注,讓法院對兒童性犯罪的量刑標準,以及追訴時效持續進行討論。

photos_10887_1465202983

《殺人回憶》至今尚未破案。

奉俊昊執導,宋康昊主演的《殺人回憶》,改編自韓國非常有名的懸案「華城連環殺人事件」,2003 上映時,剛好案件追溯期快要屆滿,兇手卻一直沒有落網。因此韓國社會再次掀起「延長重大犯罪上訴時效」的輿論,迫使國會研議修正《刑事訴訟法》。2007 年,殺人罪追溯期延長為 25 年,並規定 2000 年後的殺人案件均適用。到了 2015 年 7 月,韓國國會再將法案修正為「廢除殺人犯罪公訴時效」,也就是說會被永久追訴到破案為止。在韓劇《信號》中,也有關於延長殺人犯罪追溯期的描述。

2009 年上映的《梨泰院殺人事件》,是改編發生在 1997 年,兩名美籍韓僑年輕人,因為好玩而殘殺無辜大學生的真實案件。當時兩人因證據不足無罪釋放,並回到美國。電影上映後,雖事隔十多年,仍引發話題,觸發捉拿真凶的呼聲。最終案件獲批重審,兩名嫌犯被引渡回韓國。這個案件目前還在審理中,2016 年 1 月,其中一位嫌犯被認定是兇手,判刑 20 年,但嫌犯始終否認殺人,並表示會繼續上訴。

d1583023

由張根碩主演,《梨泰院殺人事件》改編自駭人聽聞的刑案。

電影另一個有趣的看點是,飾演其中一位殺人嫌犯的是張根碩,而紅遍亞洲的男神宋仲基也有出演,不過演沒兩下就領便當了,因為他演的是被殺的大學生。

同樣因電影獲得重審機會的,是宋康昊主演的《正義辯護人》, 讓 1981 年因「釜林事件」被以莫須有罪名羅織入罪的受害人,在 2013 年得到平反,改判無罪。

電影反轉有力 當權者好怕

電影激發輿論民憤,進而影響修法,無疑讓牽涉其中的政府單位顏面無光,難怪 2014 年釜山電影節上映的《潛水鐘》,就觸動了韓國政府的敏感神經。這部「世越號」沉船事件的紀錄片,揭露韓國政府搜救不力、腐敗顢頇的事實。電影節方面,在釜山市長反對,和抽掉官方贊助經費下仍堅持不撤片,最後影展主席李庸觀遭秋後算賬,被舉報違規而退位。今年的釜山影展也發生電影人抗議政府打壓,而集體缺席抵制的效應。

The-Truth-Shall-Not-Sink-with-Sewol-Korean-Movie--2014_4

紀錄片《潛水鐘》,嘗試揭開「世越號」沉船內幕。

直到近日,朴槿惠的閨密干政風波爆發,傳出抨擊世越號搜救不力的 9473 名韓國藝人黑名單,甚至近日有八卦將世越號扯入邪教儀式等等傳聞,回頭對照《潛水鐘》裡露出的的官商勾結端倪,怎不讓人驚訝於電影的預知和影響能力?

我們的電影 撼動了什麼?

《屍速列車》再度帶來「韓國能,我們為什麼不能」這句老生常談,那麼我們的《熔爐》又在哪裡呢?2011 年,台灣南部某國立特教學校爆發大規模性侵與性騷擾案,懲處名單有,但吃案老師未解職,也沒有官員下台。作家陳心如就此事件寫下《沉默》一書,但那個孔劉還沒有出現;在香港,殘疾人收容院舍「康橋之家」院長性侵院友,卻因受害人的壓力創傷症和智能障礙無法出庭,而在證據充足的情況下被撤銷告訴,逍遙法外。社福團體舉行抗議記者會,媒體喻為香港版《熔爐》。雖然近日院舍終於被撤銷許可證,嫌犯也因涉及其他風化案遭逮捕,但正義沒有彰顯,法律仍然無力。

《熔爐》裡受害學生家人一句:「你以為別人是分不清是非,才閉口不提的嗎?」看看香港電影《十年》,拿了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卻被中國官媒批鬥。之後部分香港電影人跳出來說,要修改評審制度。記錄「雨傘運動」的《亂世備忘》,沒有電影院肯上映。台灣沒有孔劉、香港自我閹割,沉默的大眾,皆是扼殺公義是非的幫兇。

電影真的改變世界了嗎?

回到《熔爐》,電影的影響力促成修法,看似贏了一仗,但事實是,2015 年韓國大法院作出終審判決,對於熔爐案中 7 名受害者對韓國政府、光州市政府等單位提出的索償訴訟,以事件超過追溯期而判決受害人敗訴。用電影改變世界,大抵還是螳臂擋車、蚍蜉撼樹吧,但是:

「我們一路奮戰,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不讓世界改變我們。」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