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荼蘼》編劇徐譽庭:「其實我一直不覺得自己寫的是愛情,我寫的是生活」

5
_DSC5309

《我可能不會愛你》金獎編劇徐譽庭,新作是植劇場的《荼蘼》。

徐譽庭以《光陰的故事》成名,再以《我可能不會愛你》拿下金鐘,而且創造評價收視雙贏局面,甚至讓話題延續長達數年之久。這位創下台劇里程碑,名副其實的幕後偶像劇女王,經歷了編劇、主筆再到自己身兼製作人開設製作公司拍攝《罪美麗》和《妹妹》,而這次的新戲則是選擇與植劇場合作,回到純編劇的身分,對她來說這是什麼樣的機緣與挑戰呢?

始於最簡單的心願 多為小棣老師做點事

談起這次為何選擇和植劇場合作,徐譽庭露出溫柔中帶點靦腆的神色:「其實我這個人做事,常常目標都只是小小的一個點,然後就想辦法在這個小小的點中極盡勇敢之能事。大家都知道前陣子小棣老師經歷了人生的低潮和遺憾,我一直都在想自己為小棣老師做點什麼事情,讓小棣老師開心一點。」徐譽庭回想起剛出道跟著王小棣老師寫劇本的時候,她一副往事堪回首的表情,邊搖頭邊羞赧坦誠自己「寫《大醫院小醫生》《赴宴》那時候實在是超菜的,現在想想當時寫出來的劇本…唉,最後能用的看有沒有兩行吧,其實都是小棣老師不眠不休,再幫我們從頭到尾改過的。」

也因為對王小棣老師一直感懷在心,一看到植劇場、Q Place 的新聞見報,她立刻自告奮勇傳訊給王小棣,問她是否有幫得上忙的地方。小棣老師聽到也是喜出望外,立刻說「好,我們一起合作吧!」當時徐譽庭暫停製作公司的運作,正準備要還積欠如山的劇本稿債,本來以為「一起合作」大概也要個一年半載以後才會正式開跑,沒想到電話完一週後,就開始如火如荼地進行討論前置。徐譽庭笑著說:「其實我當時才簽了一檔大陸劇本的合約,剛拿到訂金,如果整本寫完拿到尾款…大概是讓我可以再買一棟房子的錢啦!不過我自己內心天平衝量了一下,回到身為台灣創作者的初衷,我就直接退訂,然後專心投入植劇場 6 集的劇本,從籌備到劇本完成就花了整整 10 個月。」

49363fdfd97b2_n

《赴宴》主要在探討環境與人的議題。

「 10 個月!?」聽到 10 個月這個驚人的數字,筆者一時跳出採訪者的身分驚嚇地反問。只見徐譽庭微笑點頭,「對啊,10 個月。因為這既是個很細膩、寫實的劇本,但小棣老師又一直希望再多挑戰觀眾一點。」此時徐譽庭露出賊賊的笑容解釋道:「其實我是個比較奸詐的編劇,通常我都是先用觀眾很容易可以理解的糖衣把大家先吸進來,然後再給他們不同的挑戰,所以我自己寫出來的 A 版是前面看起來很『正常』,後面才開始玩架構。」沒想到王小棣看到初稿後覺這概念很棒,但玩得還有點不過癮,應該要對觀眾更有信心,所以最後採用了更為艱深一點的 B 版劇本,預告透露的「平行世界」架構很早就成為麻花辮,故事一開始就進入兩個時空、兩個鄭如薇的拔河!但這樣會不會給觀眾太大的挑戰?徐譽庭大笑著說:「要請大家廣告或廁所要趕快回來,如果錯過一小段可能就不知道現在在演什麼了!」

《荼靡》的創作初衷:有沒有人可以先告訴我答案,我再做選擇?

荼蘼》的命名是著眼於「花開到盛就會結束,但花季會再來」的重來寓意,而英文片名更直白,就是「 Life Plan A and B 」(生涯方案 A 和 B )。《荼蘼》是徐譽庭原本希望親愛的工作室復出的開山作,因為這個主軸對於她來說太過清楚明白,這是她自己經歷過的難題,也是看到身邊 30 歲女孩共同掙扎的課題。

「當我們面對選擇,我們總是會害怕,我常常聽到身邊處於關鍵轉折的女孩說:『好希望先知道答案後才選擇喔』,所以我就直接讓大家同時看到兩個答案,然後請觀眾自己看完之後再去選擇。」徐譽庭開宗明義地說,但人生課題哪有這麼容易解,她補充道:「不過,我相信觀眾看完每一集可能都會搖擺,有一個新的答案。」她的苦心倒不是為了要捉弄觀眾,而是向觀眾提問:人生的選擇題,是不是真的有「對」與「錯」呢?或是每一條路都會有它的可能性和美好的一面呢?溫柔的徐譽庭編還是希望觀眾看完後,可以輕輕放下多餘的忐忑和懊悔。

14556770_313012399066511_4172772455930418355_o

《荼蘼》由影后楊丞琳主演。

雖然《荼蘼》從預告片透露出的平行世界讓大家紛紛討論起結構和形式,但徐譽庭直說:「我覺得真正的創新重點還不是在結構,而是我真的要血淋淋地讓大家看到婚姻生活,非常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瑣事,但偶爾又能從瑣事裡面感受到一些真實的幸福感。」就像這次預告片裡她自己特別喜歡的一幕:「鄭如薇在廚房裡把魚翻過來,一整片全部是焦黑,那完全就是鄭如薇的人生寫照!

說起鄭如薇,徐譽庭眉飛色舞:「她就是一個平凡中期望著一點不平凡的女孩,就像當年的我自己,從我自己最實際的問題出發。」年輕時的徐譽庭在工作中並不快樂,每天問自己:「難道我的一輩子就要這樣子過了嗎?」再看到自己的外甥女想要當服裝設計,卻又面臨眾人質疑,完全跟當年拋棄高薪、投入劇團的自己一模一樣。她最想問的就是:「當妳真的遇到可以衝撞的機會,妳會怎麼去選擇,要為愛情妥協還是撞衝?

第一次看到毛片上鄭如薇實際的演出表現,徐譽庭坦承:「我真的嚇傻了!那完全不是楊丞琳,那就是鄭如薇,而且人生的三個階段她詮釋得太精彩!我真的很希望她能因這劇再拿一次金鐘!」談起與楊丞琳的合作,雖然是因緣際會,由兩人共同的好友鍾欣凌意外牽線,但緣分帶來這次的天作之合,演員的表現居然能夠超越編劇本身的想像,相信絕對讓人迫不及待想看到正片了。

14500724_312281849139566_8230718948667746650_o

談到楊丞琳的表現,徐譽庭說完全跟他想像的一樣。

回歸編劇本位 從理念到執行

作為一個知名編劇,徐譽庭不但擔任過純編劇,更曾擔任製作人「保護」自己戲劇的細節。她坦承在戲劇產製的分工中,編劇一般不太會管到拍攝的部分,但她自己常常求好心切,也會讓人覺得她越權或管太多,她自己也相當受傷。但她認真深刻地捫心自問,她提出的建議,真的都不是為了否定別人的工作專業,純粹是為了讓戲更好。她自己也努力拿捏分寸,盡量讓自己當純編劇時就盡量不干涉拍攝,偶爾的小意外則是像在《我可能不會愛你》拍攝時有一次的定裝,稍微留下來看,覺得程又青好像少了些什麼,便直接跟導演提出程又青「走路有風」的個性應該很適合風衣,這個定位一出來導演很興趣,角色塑造也很鮮明,她卻也感受到原本的服裝人員頗受傷,她嘆道:「希望大家能相信每一個建議來自善意,就不會覺得那是一種攻擊,因為真的不是為了攻擊。」

為了減少這樣的小誤會,她後來在當純編劇的時候,就是盡量要求開拍前不斷讀本,盡量去跟導演溝通,不要「連累」到其他劇組人員。所幸像耐心十足的瞿友寧導演,就整整花了一個禮拜時間先跟她反覆討論,達成非常可信任的共識。只要增加讀本機會,在跟導演、演員共同讀本過程中,也會不斷討論、彼此激發更多具體的想法,對戲來說都是很大的加分。

在創作上徐譽庭似乎向來是以偶像劇見長,但她說:「其實我一直不覺得自己寫的是愛情,我寫的是生活,只是大家會需要愛情去滋潤生活,所以愛情的比重就大了些。」不過寫愛情也不只是為了滋潤生活,而是戲裡戲外徐譽庭很誠實的說,「我真的還是不知道愛情是什麼,所以在創作的過程中,我自己也在學習,除非有一天我真的頓悟了,才有可能不寫愛情吧!

_DSC5519

徐譽庭建議年輕編劇沒靈感的時候,就去做其他事,累積生活的經驗。

徐譽庭不但坦承自己對愛情從未休止的困惑,隨手拈來就是一段發人深省的「人不如狗」理論:「我自己常想,我不管多晚回到家,我的狗還是一樣愛我、不會生氣;我就算一整天在家裡卻不理牠,牠也還是一樣愛我、不會生氣。但如果是我男朋友這樣對我呢?哎唷怎麼可能!所以我常常說人不如狗,我自己都要跟我家的狗學習啊!」說起愛情如此滔滔不絕、出口成章,相信徐譽庭即使身邊一時沒有愛情,但她肯定真的從未停止思索愛情是什麼,就算自己不談戀愛,也會全心投入筆下角色的愛情吧!

想跟台灣年輕編劇分享的「私房武功秘笈」

「其實編劇的養成,真的需要很長的練筆過程,我希望年輕編劇先自我檢視自己的本是否已經可以寫好。在可以獨立作業之後,再好好為自己爭取待遇。像我自己其實一路寫到《戰神》,才覺得真的開竅了,覺得自己可以獨力作業。前面都是練筆,即使沒有被用,即使過程再辛苦,但當時製作人的挑剔,就是讓我最快速成長的養分,更是讓我能獨立的關鍵!」徐譽庭以過來人的經驗,提點年輕編劇在行業裡必須時時客觀的自我檢視,才能不斷精進。

在概念上,徐譽庭則不斷強調一個觀念的傳遞:「二手感動是最要不得的。」就她的觀察,許多年輕編劇總是不斷在看劇想從中吸收養分,但「就算你看了《來自星星的你》很感動,你也只是看到別人已經提煉出來的精華,而不是背後的思索過程與精髓。其實你看到劇的感動是經由編劇消化後傳遞出來的,你的感動已經不是原創而是二手,你再想拿這個感動化為動力去寫劇,是行不通的。」

她反而建議年輕編劇想充電、沒靈感的時候,要去生活、去做家事、去做其他事,然後如果要吸收藝術刺激的話,要去看書、觀察人、去看畫等等,想辦法從觀察體驗中自己先得到最真實「一手」的感動,後續才有可能寫出那種真實的感覺。

徐譽庭也誠懇地分享自己寫《我可能不會愛你》的卡關經驗,當劇情寫到程又青面對過去所有的遭遇表達感謝時,深深覺得這不能用幾行字就帶過,又苦思不得其解。她就放下一切,先去做指甲,結果幫她修指甲的妹妹一直跟她聊包包,她很困惑地說:「可是妳現在的包包就非常好看啦!」妹妹無奈地說:「唉,可是它內袋破了,我每天都有小東西掉進去,每天都在摳,不行啦!」徐譽庭恍然大悟,當下指甲也不修了,立刻奔回家寫劇本,於是誕生了《我可能不會愛你》的經典橋段之一:程又青因為發現包包內袋的破洞,從裡面一一抽出過去的戒指、鑰匙…,在畫面上排成一個過去,徐譽庭感性地說:「這幕體現了,原來每一個人都是裝滿故事的包包。」這種從生活中真實得到的感動,才有可能孕育原生而真切的共鳴,才能得到核心的精髓。

回到徐譽庭的編劇初衷,她總是從自己人生最真實的困惑與提問出發,不管是愛情或是人生抉擇,她跟觀眾彷彿站在一起,一同經歷。徐譽庭戲劇本身的成功,正不斷證明著她的理論。

延伸閱讀:

《戀愛沙塵暴》:植劇場革命的漂亮第一步

《戀愛沙塵暴》:台式偶像劇的完美落地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