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的房客》精算票房與製作 崔震東與九把刀的拉鋸戰

2

採訪、撰文/畢畢

13062093_1067749329981407_1583443921209472798_n

《樓下的房客》挑戰台灣電影最大尺度,期望創造驚喜票房。(左:任達華/右:崔震東)

首部長片作品就挑戰限制級類型,崔震東執導《樓下的房客》展現的不僅是野心,背後還有著無數精算。他用大數據分析觀眾、分析原著 IP 價值,在創意與票房之間尋找平衡點,還不惜與原著九把刀發生爭執。崔震東認為,一部電影的票房從一開始就要精算。為此《樓下的房客》前製期整整 9 個月,拍攝期精準控制在 60 天內,片長 2 小時一分不差,並比照好萊塢模式,以動畫 Previs 模擬機位、鏡位與演員走位,視覺特效更是從前期就參與製作。

今年國片市場終於有部跳脫框架、擺脫限制級包袱的作品,《樓下的房客》正面挑戰驚悚、懸疑、推理、血腥、情慾……等黑色劇情,恐怖程度堪稱國片之最,光是預告片就讓人起雞皮疙瘩。

撥限制級算盤  IP 價值是關鍵

這部由「黃金鐵三角」崔震東執導,柴智屏監製、九把刀親自改編的類型作品,一斧一刀鑿開 9 位主角的變態內心。2 小時片長不拖泥帶水,劇情擺盪於驚悚與黑色幽默之間,前一刻屏住呼吸,後一秒又冷不防讓人岔氣訕笑,導演為觀影者在同時間打開各類限制級視窗,視覺呈現彷彿經過精算,綿密無冷場。

本片獲選為今年台北電影節開幕片,以及紐約亞洲影展閉幕片。因為限制級畫面太飽滿,影展過後在網路上引起熱議,對此導演崔震東滿意的表示,經過數據分析,女性觀眾喜好比例甚至大於男性,超出當初五五各半的設定。電影還沒上映就先跑大數據,可見崔震東的長片執導起手式,是先撥過電腦算盤的,他說除了基於對原創 IP 的熱愛,還有把握九把刀的讀者都會買票進戲院。

FotorCreated

《那些年》(左) 跟《等一個人咖啡》(右)是九把刀、崔震東跟柴智屏的「黃金鐵三角」作品,兩部在票房上都非常亮眼。

創造億萬票房的精算紀錄

當初崔震東只跟九把刀買下他 2本小說的電影版權:《等一個人咖啡》以及《樓下的房客》。原本想多買《後青春期的詩》,被柴智屏勸阻拍完再買(有三年版權限期,當時九把刀也捨不得賣),他認為《等一個人咖啡》是九把刀愛情三部曲之二,票房應該會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一半到  2/3 ,後來票房數字得到證明。台灣 2.8 億已經回本,是 2014 年國片票房紀錄第二高;香港大賣三千萬港幣僅次《那些年》的五千萬,馬來西亞甚至超過《那些年》至今仍為華語片第一,而整個亞洲賣了七億台幣。

對於票房的估算,崔震東有一套對比於 IP 價值的計算法,《小時代》一、二部曲的操作也是個例子,「我一開始就知道《小時代》會賺錢,郭敬明的微博在三、四年前有 2700 萬粉絲,只要有 10% 來看電影,乘以電影票價就有一億多人民幣,還不包括網路等其他授權。我們一次拍兩集套壓低成本,怎麼講都賺,賺多賺少而已,很多時候不要用我們的年紀來看年輕人的市場。」崔震東以過去在唱片公司推歌手的經驗,強調年輕人的市場比想像中容易發酵。

201387212039306

崔震東擔任行銷的《小時代》、《小時代:青木時代》,在市場上的操作非常成功。

《小時代》剛上映時被網友罵翻,最後中國市場累積近 5 億人民幣票房,國際影評認為此片確立了大陸電影工業的分眾市場,崔震東則認為九把刀的 IP 價值,也可以依此推算,因此限制級不是問題,反而在影像詮釋上是新挑戰,他說:「九把刀在劇本上炫技,是讓我更想挑戰的原因之一」。

因此談到預估票房,崔震東保守的說打破限制級國片票房應該不是問題,但在媒體試片時,他則豪氣說希望是上兩部《那些年》跟《等一個人咖啡》票房加起來除二,票房估算希望超過 3 億,以今年國片的慘澹狀況以及他喜好精算的習慣而論,能否達標非常值得觀察。

與九把刀爭執美學設定及結局

《樓下的房客》小說精彩之處全在限制級劇情上,要如何吸引更多人進影廳,尤其是女性觀眾?崔震東思考許久,最後決定以華美的鏡頭沖淡殘忍虐殺畫面,氣勢磅礡管弦樂配樂稀釋血腥效果,但也為此和九把刀發生爭執。

FotorCreated

《樓下的房客》所投注的人力心力,從許多細節,如卡司、攝影、美術可見一斑。

美學這部分,崔震東的設定跟九把刀不一樣。九把刀期待力道跟小說一樣限制到底,殘忍鏡頭要直接,不踩煞車。而導演喜歡原著中有點幽默又 KUSO 的對白,不希望小說中的黑與灰蓋住幽默感。「所以煞車我來踩。拍電影最實際面的考量就是票房,理想跟現實要兼顧,票房是我的重要任務,黑色幽默是我要的風格,你也許覺得觀影後感受錯綜複雜,是因為該寫實的寫實,但我堅持恐怖也要賞心悅目。」跟九把刀以被雷劈的否認態度不同,崔震東承認票房考量會影響影像詮釋,但絕不會扼殺創意。

故事結局是崔震東與九把刀另一個爭執點。「當初請九把刀改編,我只要求要開放式的結局,拉回愛與人性光明,激發反覆思考,而九把刀堅持要壞到底,死都不願意妥協回到溫暖,他比較狠 (笑)。」最後結局的影像詮釋究竟是九把刀版本還是導演的版本?我們只能告訴你,導演對九把刀的創意感到驚喜。

視覺特效的精準規劃

本片視覺特效是國片的另一個紀錄,先天優勢在於崔震東擁有的華漾( WeFX Studio )特效公司。當年擔任索尼音樂大中華區總裁期間,他觀察到同集團索尼影業逐年增視覺特效的預算,目前好萊塢電影視覺特效大約占比 20% — 50%,所以當郭守正(註 1)決定釋出首映創意( SOFA Studio )視覺特效人才,崔震東如獲至寶整組接手,不希望這群台灣專業好手就被大陸、香港挖角,而如今這群人讓他在《樓下的房客》享受到視覺特效的甜美滋味。

崔震東是出了名的「機器控」,為華漾添購設備投注上億資金,《樓下的房客》視覺特效團隊從初期腳本討論就進入劇組,全程參與拍攝,「我們有專門的特效分鏡,同好萊塢作業模式以 Previs (Previsualization)事前以動畫模擬鏡位、機位、演員動線與鏡頭的呈現,這部分預算破八位數,剪接部分也是邊剪邊拍,當天拍完當天初剪,效率精準。」配樂也下了近八位數的重本,崔震東專程飛美請六、七十人編制的波士頓室內管弦樂團演奏電影配樂,在音樂上的表現慾展現他過往在音樂圈的實力,也提升了整部片的層次。

拍出特色最重要,把電影作為下半生志業

能高規格端出首部類型長片,或許就像九把刀所說,崔震東自己是老闆,不需要跟投資方畫大餅,相信許多人也在觀望成本 1.5 億的《樓下的房客》如何能創造票房。然而前期精密規劃的製作模式,崔震東成就了導演夢想、展現了九把刀 IP 價值、操練了視覺特效公司、完成了磅礡配樂計畫,就連限制級力道都在他的精算當中。

_54A6203

首次執導電影,崔震東便展現極大企圖心。(左:任達華/右:崔震東)

崔震東認為既然電影有分級制度,導演不應該有太多包袱,台灣觀眾其實很支持國片,但作品必須要有特色。台北電影節主席李屏賓就對崔震東說:「你拍電影這樣就對了,有特色,電影特色比什麼都重要。」國片投資方常因票房考量而縮手,導致作品類型不夠多元,崔震東希望自己接下來能每兩年拍一部電影,挑戰不同類型的內容。這位善於精算的億萬監製兼導演,甚至希望每拍幾部賺錢的商業電影之後,就製拍一些深入探討議題性的作品,對此他欲言又止,但明顯感受到,他已將拍電影當成人生下半場的志業。

註 1 :郭守正為郭台銘長子,曾在美國成立獨立製片公司,回台後創立山水國際娛樂及 SOFA Studio 等公司,2013 年初接下三創數位董事長,負責拓展鴻海通路業務,因而放棄了電影夢。

延伸閱讀:

九把刀《樓下的房客》唯一專訪:「改編就是要 PK 自己」
專訪/從台北電影節看國片市場 李屏賓:台灣最大問題是大家都不敢走自己的路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