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欣專欄/無機場時尚,也無狗仔時尚?看台灣男星的制服文化

0

一個猴年花燈設計,就讓眾皆嘩然,但其實美學的欠缺,不只是在燈會與市容上,甚至在藝人裝扮的中規中矩上,台灣的風氣一直不鼓勵男性重視自我風格的穿搭,甚至愈低調愈好,正因為我們社會氣氛其實是保守的,也讓男星的服裝揮灑度相對受限,自然未來國際能見度更低。會唱歌、能演戲固然重要,但如果不是願意過清貧生活的演藝工作者,那請開始當個明星,抓住任何「野生」曝光機會,演藝事業在全球化的競爭下,任何曝光都可能是最後一次。

每個地方的影劇文化,都跟當地的生活相關,我們男星的穿著在台灣一直並非是顯學,無論是一般百姓,還是能跟名牌廠商借當季服裝的男星,多數仍以保守為主,彷彿有種「同儕效應」一直隱隱發酵在男性之中。

 多年來男性服裝的壓抑氣氛,反映在我們男星時尚上

無論是藝人,還是一般升斗小民,抑或是中產階級男性,即使離開了校園,這社會仍有種「制服文化」在制約著我們。而數十年來男性服裝的壓抑氣氛,也反映在我們男星時尚上面。

照片7

80、90 年代的書生歌手如周治平(左)、張信哲等人造型宛若制服一樣。

80、90 年代的書生歌手是可以這樣走,那時並沒有太多全球化的競爭,頂多好萊塢或西洋搖滾樂團的裝扮讓人討論一時,但在國內仍是同溫層的舒適圈,男性藝人的服裝並不是他表演的一環,只是一種形象的安全牌,然而在 21 世紀,還能這樣運作嗎?

手機拍照改變影劇生態,只有我們在「機場時尚」中從缺

自從手機可以到處拍,人人都能自媒體後,已經不只是狗仔文化,而是四處都有攝影機,因此即便在下了台,名人隨時有可能入鏡,成為別人鏡頭中的「野生」某某,這種狀態,演藝圈文化的運作早已不相同。自從歐美有大量「早喬好」或真偷拍的藝人生活照出籠,成為 icon 標準,韓國演藝勢力這五年崛起後,更將藝人「日常化」的行銷方式推至極致,尤其是大量的「機場時尚」裝扮、社群經營網上的各式各樣特殊造型,你完全無法否認,這是個全方位經營藝人的時代,無論是韓星 BIGBANG EXO 、少女時代等,每每為了進出機場,而事先喬好他們看似日常其實極重視配件的機場服飾。甚至在實境秀中(如《我們結婚吧》),也大辣辣地討論哪幾套服裝可以當作機場服。

照片2

韓國天團「BIGBANG」的機場服裝永遠是粉絲討論的焦點。

臉書、推特中的曝光,比一場通告還具有吸睛魅力

這看起來似乎是小事,有人可能會想說,反正也沒記者會在桃機拍我們自己的明藝人(除非拍國外明星時不小心拍到),但其實魔鬼都藏在細節裡,在韓國演藝圈還沒發達前,也不可能有人會去拍他們自己的藝人,一開始這跟拍機場服的風氣一定是先喬出來的。如今是個極致的年代,舞台上的秀服只是一部曲(但我們的秀服也還好),日常面對無所不在的攝影機,私下的服裝則是二部曲,那些不經意的,比方臉書、推特中的曝光,其實可能比一場通告還具有吸睛魅力,為什麼?因為刷文這部分已成為人們每天例行的公事,藝人幾乎多半都會拍三餐、在粉絲頁上道晚安,但少有國內藝人在「私下曝光」獨特的品味來。

為何韓國男明星這麼重視「野生時尚」?

相較於韓國女性「野生照」一系列的潮感與性感走向,所謂「野生時尚」上,男星的創意更加千變萬化,大有「哥說了算」的氣勢。韓國男星如 G-Dragon 的機場裝某一次戴了斗笠混搭出場、球鞋上的標籤故意不剪、甚至穿著小短褲與花鞋、把整張臉罩住; T.O.P. 穿睡衣搭風衣外套;李洪基為在機場展現不同於舞台演出的短褲穿搭,而特地去了腿毛; Super Junior 更是在機場時尚上大玩 cosplay ,可能還有人記得他們 2013 年扮成超級英雄系列,從浩克、美國隊長、蜘蛛人、七龍珠、雷神索爾無所不包;而日星小田切讓獨特多層次的 vintage 風混搭,在 2011 年釜山影展驚艷了在場民眾。而去年來過的木村拓哉、中居正廣,也沒在管的看似「隨便」地出現在眾人鎂光燈前,為何看似「漫不經心」的穿搭,卻成為男明星近年來的必修功課?

照片3

「Super Junior」(左起)、G-Dragon以及木村拓哉等都相當重視「野生時尚」的曝光機會。

野生時尚很嚴厲地在秀出一個藝人的氣勢

時尚對於男藝人來說到底多重要?其實以近年潮流來看,比女星還重要,即便現代女星衣著仍在性感與自我之間找尋平衡點,但國際性的男星在服裝上則已經近乎大破大立的魄力,這絕不是我們台灣的流行兩極──通常不是穿得像好孩子、就是穿得很叛逆,而且我們的機場時尚,在男星方面仍然是墨守成規於設計師的教條,不像王菲當年披了大棉被外套就出了門,或瑪丹娜一身運動服前往小巨蛋就有大氣勢。是的,說穿了,像野生時尚就是很嚴厲地在秀出一個藝人的氣勢與格局,坦言之,就是被亂拍「我沒在怕的」,這已經是一個藝人知名度的溫度計,也是你是不是在當代能獨領風騷的顯示表。

王菲

天后王菲當年一身像棉被般的大衣外套令人印象深刻。

沒有時尚美學基礎,難在全球化時代生存

但台灣不流行機場時尚,為什麼?其實也是我們在全球化風潮之下,仍沒有放在國際市場上的警覺意識,在如今藝人江山代有才人出,而且更加速汰換率的此時,任何「曝光」都可能是你最後一次曝光,你的演出不只是在台上、在戲棚裡,更嚴苛的是在各種野生曝光機會中,你是否能拿捏好休閒與時尚中間的分寸,並且能有亂搭出自己風格的本事,基本上照著型錄穿,誰都會(我們歌手問題在這裡),但能混搭,一個藝人的氣場才能走出國際能見度。

今年一個猴年花燈設計,就讓眾皆嘩然,但其實美學的欠缺,不只是在燈會與市容上,甚至在藝人裝扮的小心翼翼、中規中矩上,而名人或政治明星亦是如此。台灣的風氣一直不鼓勵男性重視自我風格的穿搭,甚至愈低調愈好,如果太異類,在社會或大型商社上不好混,或被投以是否很好玩之類的異樣眼光。這種數十年來同儕與同性監視的制服穿搭,一代傳一代,一系列不變地從高腰褲到 polo 衫,當然這當中有經濟考量,但更多的是中產階級也有制服文化,以至於幾十年前港風到現在韓風吹進台灣時,令我們無時尚基礎的影劇產業無招架餘地。

福祿猴

今年的「福祿猴」花燈設計讓眾皆嘩然。

正因為我們社會氣氛其實是刻板保守的,這反映在男性穿著上,也讓男星的服裝揮灑度相對受限,自然未來國際能見度更低,會唱歌、會演戲固然重要,但如果不是當真願意過苦日子的藝術工作人,就要開始並且立即當個明星,抓住任何野生曝光機會,就算是喬來的也要開始做得像。

關於作者

馬欣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