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白白被罵──寫在金鐘50之前「要救產業還是救電視台?」

2

前言:《金鐘 50》宣布入圍名單,因評審教訓綜藝節目,引發了一連串藝人和從業人員的回應,加上傳播學者( 台灣綜藝節目還會更壞)、媒改團體( 誰該讓憲哥生氣?電視荒土觀眾自救手冊)和新聞媒體也都紛紛為文討論產業困境,雖然這次點出了一些過往被忽視的核心問題( 八張圖片,一次看懂電視媒體亂象),但仍然只是冰山一角。

我是個比台視還早生一年的「電視兒童」,從事電視產業相關工作近三十年, 離開電視圈數年,現在向新媒體學習,嘗試在《金鐘50》頒獎典禮前,寫一些過往從業經驗的反省和現在對產業的觀察,先來個前言,如有得罪任何同業,大家就當我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吧!

老生常談的問題:

#製作經費不足 #收視率調查扭曲 #年輕人看網路不看電視  #頻道太多⋯⋯

目前的解決之道:

#依賴政府補助 #換大數據有用嗎 #發展網路、行動影音平台 #分組付費⋯⋯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病根其實還沒找到?

15461107907_04ba511e72_b

photo credit: Smashed TV via photopin (license)

首先,我覺得要救的不應該只是「電視綜藝節目」,也不該只是救「電視台」,而是要救台灣整個影視產業,如果不是整體思考影視產品的生產到銷售,只救「電視」結果肯定會徒勞無功。電視產業裡還是有很多身價不凡的大亨,還是有很多收益壟斷的環節,產業就算看起來走向窮途末路,還是有不少電視台的經營績效是正的,老闆還是能賺大錢;壟斷而獨大的電視台,仍然是財團間相互轉手的生金雞母(東森電視傳高價賣,外傳美國德劭私募基金以新台幣 305 億元高價買下)。

更不能因為大家一起哭窮,反而更合理化不調整員工待遇、不更新器材設備,甚至更壓榨從業人員。政府如果只能開倉賑糧發補助,最終也只是讓活不下去的晚點死,賺錢的電視台用補助來填補短缺的收益,而非改善製作環境的條件,對挽救整個產業並沒有對症下藥,那就更遑論藥到病除了。

◎ 首先來談談「頻道過多」這個宿疾

分組(級)付費」是美國這類成熟市場的「現況」,在那個只存在有線電視的時代是相當成功的機制,但能不能解決台灣眼下的「問題」,其實誰也不知道,何況討論這個「辦法」已經多年,至今還看不到真正付諸實現的到來。

電視頻道最值錢的叫 primetime 黃金時段,開機觀眾最多、廣告價格最高,在頻道稀有無線傳訊的老三台時代,八點檔排第一,往上到晚上十一點,往下到晚上七點,其他時段價值再遞減,收益最高的招牌節目佔據最好的時段,目標收視群少、廣告收益低的其他類型節目,會根據收視族群、市場回饋、廣告主的喜好,各自找到最適合的時段和拿到合理的製作預算。

2815607146_5c63bc28d5_b

photo credit: DPS Ingest via photopin (license)

後來為了解決無線訊號傳輸不良地區而誕生的第四台(有線系統台),使用同軸電纜可以同時傳輸更多的頻道時,電視業者找到了許多新的「黃金時段」,於是原來縱向的時段分配就演化成橫向的專門頻道概念,台灣有線電視的發展又剛好伴隨了經濟也高度的成長,一個個新的頻道沒有節制的設立,國家政策也因為沒有看到未來可能的困境而大開方便之門。加上對就地合法的有線系統台管理失策,反而造成「單獨縣市沒壟斷、全國串連皆壟斷」的狀況,從經營電視頻道掌握輿論權、代理獨攬頻道上架分配權掐住其他競爭者可能崛起的機會(MOD 被抵制、壹電視、udnTV 定頻困難),到坐收有線系統台用戶收費的巨大現金流, 形成了極少數垂直整合的電視媒體集團,並扼殺了其他新媒體成長的機會,媒體的良性競爭於是很難像其他國家一樣在台灣形成。

等到了經濟成長停滯、電視收視人口流失到其他通路時,不只「黃金時段」的價值大跌,其他的時段更是越來越不值錢,於是降低製作預算、減少首播節目製作,就是各電視台度過困境的最普遍方法。只要還能撐下去,這條不歸路眼下看來仍沒有盡頭。

◎ 年輕觀眾流失、電視主力收視群嚴重老化

7082623213_7a66659a87

所以電視都誰在看呢? photo credit: Kitty is really into the game via photopin (license)

同時間,網路的應用興起,隨選、非線性、破碎非塊狀的視頻收視新習慣,讓電視這個依線性時間營運的傳統媒體更是捉襟見肘。新舊交替的時代,強如美國發展出多管道運營的新遊戲規則,電視、網路、行動都能找到各自的空間;中國也從違法盜版走向資本密集的大視頻網時代,與各省市衛星電視的發展分庭抗禮;唯有台灣,因為傳統電視產業的經濟規模獨大(根據凱洛媒體週報,2015 上半年電視廣告佔五大傳統媒體總量的 58.2 %,且是相對跌幅最小的媒體),排擠其他包括 MOD、影音平台發展的可能性,電視台為維持既得利益,不願意投資發展新的媒體運用,最終自食惡果,面對更快速、全球化的新媒體競爭環境,舊電視媒體顯得更是毫無招架之力。

不只收視觀眾老化,電視台的經營管理階層更沒有年輕化,才是台灣電視圈故步自封的主因,執意頑抗其他新媒體應用,直到這兩年擋不住潮流,幾家指標性的有線電視家族終於開始了新媒體的探險之路,後續成績還需要時間來證明外,電視台內部新舊勢力的抗衡和整合,也考驗著蹣跚學步的未來:

  • 三立 2013 年 11 月 12 日率先成立網路原生媒體「三立新聞網
  • 中天成立「快點TV
  • 東森 2015 年初成立「噪咖」(電視台主管也改從網路圈延攬)
  • 民視 2015 年 7 月成立本土電視台第一個影音平台「四季影視
  • TVBS 網站改版加入網路原生內容

但從以上這些充其量只能稱為試探新市場的小規模作法,電視台仍是一副擔心收視率被瓜分、只能讓這些內部設立的新媒體,去和網路素人搶低價的市場殘羹,而不是像新媒體發達的美、中市場,延攬具收視保證、市場價值的大 IP 當紅藝人,擴大經營他們的新媒體影響力,搶佔 M 型市場的高端,並創造出新平台上的新收益。

◎「失真的收視率」一直是電視台粗製濫造的最佳藉口

這一年來參加過大大小小各式官民主辦的研討會,統一的敵人彷彿只有一個──「電視收視率調查」,所有的電視從業人員應該先捫心自問,收視率真的是綁住你做不出好節目的原因嗎?尋找替代現行收視率調查的方法總是找不到,系統台不是都紛紛完成了數位化嗎?

號稱的雙向互動,可以蒐集大數據的電視機上盒仍然不能創新調查方法,至今也沒有看到被正式引用,讓人不禁懷疑,埋怨收視率根本只是個藉口,不敢讓真正的電視收視輪廓大白於世,才是電視產業想要抓緊業務不再流失的救命浮木。

◎「製作經費不足」

電視節目製作經費不足,對比中國、韓國、日本⋯⋯嚴重不足,是近年來台灣電視節目品質低落最主要的原因,但「不足」是一個相對而不是絕對的概念,台灣畢竟內需市場比較小,頻道過多更是加成了製作經費不足的窘境,但頻道擁有者寧可粗製濫造,也不願意做其他重整的改變,可見對經營者來說,還沒有死到臨頭,而對仍然賺錢的電視台來說,損益兩平的臨界交叉點還未真的出現時,多拖一天就是一天。加上主管機關文化部針對節目發放的補助款,也多少彌補了一些虧損,所以補助款發得再多,也看不到對產業振興的真正挹注。

其他例如用獎勵投資的方法來取代補助,又一直無法真正的推動,因為投資是賭自己的錢,即便免息免稅或延付,本金收不收得回來,風險還是要自己承擔;補助款就不同了,只要核銷,等於政府幫產業墊付部分的製作經費(上限 49 %),製播前核定、播出後不用還、沒什麼嚴格的績效考核,電視台的經營者算盤打得很精,算算各電視台業務部負責政府標案(政令宣傳+補助)的專職單位佔多少人事比例,就知道有多少百分比的電視台是靠全民在供養著。

11056971_887923434562097_338847882_n

面對多螢時代,要把人乖乖黏在電視前比過去難多啦!

寫這篇文章只是想把台灣電視生態的問題脈絡講得更白話一點,怎麼解決當然不是少數人可以決定,我也只能拋磚引玉⋯⋯提供一些思考的方向:

  • 沒有業務壓力的公共電視多年來在金鐘獎表現優異,但加碼公共電視就是解決之道嗎?
  • 重新檢討現行的補助辦法,個案補助真的公平? 獨大的舊媒體需要被繼續保護嗎?
  • 文化部所屬「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有增加設立「網路產業局」的必要, (今年有一個推廣 4G 寬頻的影音節目製作補助案,提案單位必須具有「廣播電視節目供應事業之電視節目製作業許可證」,這不是很本位、很落伍,只因沒有相關專責部門,只好依附廣電局,並接受電視的相關管理法規。)
  • 鼓勵新投資、新人才培育(包括幕前和幕後),台灣的綜藝節目現在除了跨年和三金頒獎典禮,大型電視節目製播的機會幾乎是完全沒有了,表示就算有人才也缺乏舞台,黃子佼小S⋯⋯大概是年紀最「輕」,並擁有全國性知名度的最後一代綜藝主持人,電視台早就忘了怎麼培植新人,如果不從源頭開始,不可能會有憑空解決問題的可能發生。(今年金曲獎製播台將節目製作發包給源活製作,然後只派出轉播技術人員配合,卻沒有派出製作人員觀摩學習節目製作,不論是派不出人來,還是連人都不想派,都非常可惜。)
bef036dd2b1d59ad54dc3cbaa0d1759c

小S、黃子佼(左一&左二)大概是年紀最輕的最後一代知名綜藝主持人


所謂「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電視台就算再賠錢,媒體對當權者行使監督權,隱形收益算起來絕對都還是賺的,否則早就認賠殺出。所以到底是要救產業還是救電視台先要搞清楚,否則老闆沒事、從業人員繼續苦哈哈、產業也依然淒風苦雨。(一直號稱虧損的旺中集團,日前宣布要整合資源、年加碼十億投資,可見非不能也而是不願矣,至於其他還賺錢的電視台,拿出點良心和投資吧!)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