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意義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0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是Netflix在2020年12月推出的網路影集,改編自漫畫家麻生羽呂的同名作品。男主角有栖良平與朋友一日在東京澀谷鬼混時,發現整個東京23區的人全數消失,而自己誤入了名為今際之國的國度。為了生存,他們被迫參加一個個致命的遊戲,來獲得「簽證」以延長生存天數。

文/陳嶸 。原發表於此

本文有部分劇情,請斟酌閱讀。

如果遊戲永遠不會停止,那我們為了甚麼而活下去?《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用遊戲包裝理念,每場遊戲都是作者對人性所提出的疑問,而我們觀眾也隨著主角有栖良平的視角,見證他從看似虛無、無意義的人生態度中,轉變成無論如何都要活著並保護所愛之人,並親手捉出幕後主使者,重新拿回人生主導權。有栖良平正代表我們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一段黑暗時光,對自己猶疑、對世界感到失望,午夜夢迴時獨自呢喃詢問:「我為了甚麼而活著?」

愛麗絲、白兔與瘋帽匠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以下簡稱《今》劇)英文劇名為Alice in Borderland,非常有向愛麗絲夢遊仙境致敬的意味。事實上,劇中有諸多角色以愛麗絲夢遊仙境的角色為原型:男主角有栖良平的姓,「有栖」在日文中的念法「Arisu」正好與愛麗絲在日文中的唸法相同;女主角宇佐木柚葉的姓「宇佐木(Usagi)」也正是日文裡兔子的讀音;另一名推動劇情的關鍵角色彈間剛,在來到今際之國前繼承父親的帽子店,被眾人稱作帽匠,也與瘋帽客雷同。

有栖良平與宇佐木柚葉在今際之國裡相互扶持。(圖片來源/IMDb

劇中遊戲透過撲克牌花色分成四大類,數字越高則代表難度越高。分別有需要具備高超體能的黑桃型;考驗邏輯推理的方塊型;能力均衡、重視團隊合作的梅花型;以及最後一種,需要靠著玩弄人心、背叛夥伴才能取勝,被所有玩家視為惡夢的紅心型。《今》劇第一季結尾時,主角眾人已通關四種花色的所有數字牌,僅剩下人頭牌尚未通關,在與愛麗絲夢遊仙境設定高度結合的劇情下,也讓人期待後續主角有栖良平與宇佐木柚葉,與紅心武士甚至是紅心皇后開戰的劇情。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目前出現在劇中的所有關卡。(圖片來源/陳嶸製)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逃避與彌留之地——今際之國

日文裡的「今際」,讀音是「Imawa」,是臨終的意思,而日本人會使用今際之「際」來形容人要臨終之時。因此今際之國在劇情裡,也被設定為現世與冥界的交界,在漫畫以及劇集中,玩家在進入今際之國前的幾分鐘,都曾看過煙火或蝴蝶,煙火與蝴蝶都是短暫且容易消逝的事物,在世界眾多文化中,他們都有象徵死亡、靈魂、夢與潛意識的特質。所以,與其說是整個東京的人憑空消失,更加有可能的說法反而是進入到今際之國的人們,或許在現實世界中都遭受了某種意外,身體在現實世界裡安存,但意識反而彌留在今際之國的國度裡。

「不惜做到這種地步還想活下去,不願意的話,明明也可以選擇去死。」——宇佐木柚葉

《今》劇中,幾乎所有角色都有著相當程度的心理創傷,而有了逃避現實的契機,有些被家人放棄、被媒體追殺、被同儕霸凌、被世界無視。眾人來到了這個殘忍的世界,因為明天就有可能死去,所以更要活出自己真實的模樣。

在今際之國中,遊戲似乎是永遠不會停止的,倖存的玩家也有著一定要活著通關的理由。當重點介紹角色時,故事會在遊戲與角色的過往穿插,於是在遊戲過程中,我們也更能深刻地體會角色,無論是想照顧年邁的母親,或是想和愛人廝守終身,那些在絕境時所散發的人性光輝,往往是最為真摯且動人的。

困難的不是遊戲 而是人心

前文提到,被視為惡夢的紅心遊戲,其實規則卻最為簡單,這彷彿是作者拋出一道人性的疑問。在第三集紅心7遊戲「躲貓貓」中,主角有栖良平與三名摯友來到植物園,在遊戲規則中,四人被分配到三隻羊與一隻狼,四人帶上有眼動追蹤的護目鏡與項圈,只要眼神交會身分就會互換,在時限內羊要躲好不被狼發現,然而諷刺的是,最後只有狼能夠通關,而羊身分的玩家則會身首異處。這樣的規則充滿缺陷,讓羊不可能會乖乖躲好,也使遊戲變成互相殘殺的殺戮遊戲。作者向觀眾扔出了一個難題:為了活下來,你願意做到甚麼地步?

隨著時間流逝,同伴開始用言語、武器互相攻擊,當眼神交會的瞬間,身分從憤怒發狂的羊變成驚懼猶疑的狼,理性也就此抹除。有栖良平在變成狼之後,跑到櫥窗前試圖拆除項圈,一向擅長邏輯推理的有栖,卻拿紅心遊戲毫無辦法,想要退出遊戲自殺的他,卻無法抗拒心中對死亡的害怕。然而,摯友們最終卻放棄了生存的權利,決定不讓遊戲變質。

「躲貓貓」遊戲中極美的畫面與構圖。(圖片來源/IMDb

日光燈漫射進熱帶雨林內,有栖為了尋找摯友大聲地叫喊著,摯友們躲避於樹林中,耳邊時不時傳來毫無感情的倒數提示,一切好像又回到正常的躲貓貓,他們將夢想與回憶都託付給有栖,堅強地走到了生命最後一刻。此集在畫面美感與構圖上俱佳,來回插敘的回憶輔以恰到好處的配樂,讓觀者看了數次眼眶泛紅。

絕望世界的烏托邦 瘋帽匠的海濱

「如果看不見希望,只要自己創造就好了!」——彈間剛

紅心7遊戲過後,女主角宇佐木柚葉在路邊遇到徹底被罪惡感壓垮、放棄生命的有栖良平,兩人互相鼓勵扶持,終於找到了職業破關組織——海濱。海濱的主理人「帽匠」彈間剛,就如同瘋帽客一般,是個瘋狂卻帶有理想主義的人,他聲稱只要把所有撲克牌蒐集完,就能夠離開今際之國。因此加入海濱的玩家必須上繳破關所得到的撲克牌,對帽匠效忠,相對地,帽匠也會提供海濱作為根據地,所有人可以在海濱盡情享受性愛、毒品、音樂,帽匠的海濱提供了所有人的心中存有一個烏托邦。

隨著故事進行,帽匠被發現死在遊戲會場外,而新的遊戲紅心10「獵殺女巫」裡,所有在海濱的玩家皆牽涉其中,海濱的制度也逐漸崩壞。最後所有人發現,帽匠自己其實也不清楚,蒐集完全部撲克牌會有甚麼變化,烏托邦其實建立在謊言之上,而正是他拼命為所有玩家所建立的理想,最後反而逼瘋他,讓他慘死在伙伴手下。

遊走於瘋狂和理想之間的「帽匠」彈間剛。(圖片來源/IMDb

在愛麗絲夢遊仙境裡,愛麗絲與瘋帽客有一段對話。「我有瘋掉嗎?」瘋帽客問。「恐怕是吧,但讓我告訴你,世上最厲害的人往往都是如此。」愛麗絲說。偉大與瘋狂往往處在一線之間,帽匠為了使所有人都有繼續前進的希望,迫使自己成為眾人景仰的英雄,對於他而言,或許死亡的悲劇,也正是英雄所必需的吧。

何為生命的意義?

「我們還活著!我們都努力面對著絕望,不要瞧不起活著的人們!」——有栖良平

尼采在《偶像的黃昏》說:「如果知道活著是為了甚麼,那無論怎麼活著你也可以承受。」在今際之國中,沒有非理性的存在,只有冰冷的規則跟簽證,也難怪在第一集裡,就有對這樣無意義活著而感到痛苦的玩家選擇放任簽證過期,讓雷射穿透頭部自殺。然而有栖卻用實際破關來驗證帽匠的猜測,成功把遊戲推進至第二階段。無論現實世界或今際之國,生命從宏觀的角度來看毫無意義,但從個人角度來看,只要有著奮鬥的目標,我們便有了勇氣、擁有通關的能力。在《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世界觀中,過去已經無法再現,未來也猶未可知,只有「當下」才是最重要的。我們為了甚麼而活,目前科學無法解答,也說不定終究沒有答案。或許生命其實就是一場遊戲,管它結果如何,縱情享受即可。


好的影視文化作品,需要好的網站。PanGOGO知識購,內容創作者最好的架站選擇。


 

重擊有 Podcast 囉!歡迎到各大平台搜尋「娛樂重擊」並訂閱


你在 IG 上 follow 重擊了嗎?掃描 Code 或點選超連結,IG 上見!

Share.

關於作者

喀報是陽明交⼤學傳播與科技學系經營的⾃媒體,作為⽵苗地區少數的學⽣媒體,由系上⼤三學⽣集結以往所學,從學⽣⾓度出發,提供客觀、中⽴且具深度的⽂章。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