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安身之處——《親愛的房客》

0

喀報記者/ 楊竣筑 。原發表於此

榮獲金馬獎六項提名,最終勇奪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與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三項大獎,《親愛的房客》在去年(2020)的金馬獎典禮上大放異彩。片中精準地刻畫了「家」的各種面向,並帶領觀眾找尋一個家最本質的愛。

山的包容與港的接納

主角一家住在基隆港旁的老屋裡,港邊每天都上演了無數次的出航與靠岸,每天都裝載了複雜的情感與思念。港的意象正如同家的概念——有離別也有相聚,但是無論如何,總為你敞開雙臂、承載一切。

而男主角林健一與同志伴侶王立維的休閒愛好正是登山,許多故事情節皆發生在山中。電影便是以山的樣貌為開場,隨著配樂的平緩悠揚,彷彿帶領觀眾化做繚繞山林的雲霧,瀰漫到山中的每個角落,以鳥瞰的視角領略廣闊山間的包容。

山脈無邊,谿壑綿延,廣闊的一切雖讓個體顯得渺小,但與同伴之間的距離卻無比靠近,所有的情緒更加立體真實,情感也更加深刻緊密。總是細雨籠罩的基隆,即使憂鬱環繞,但一盞又一盞暖黃色的家燈,仍一點一點閃閃動人。地理景觀所呈現出的特殊風情,正巧呼應了這個令人心碎卻又充滿溫暖的故事。

基隆的港口意象,恰好呼應這個殘酷又溫柔的故事。(圖片來源/2020金馬影展

是房客還是家人?

「如果我今天是一個女生,我的先生過世了, 
我繼續照顧他們家,你還會問我一樣的問題嗎?」——林健一

本片以懸疑手法進行,被指控殺害房東周秀玉的房客林健一在檢察官問話之下提出的質問,道盡同志族群無以名狀的失落。 隨著檢察官語塞,巧妙地將問題拋回給觀眾,梗在喉頭難以吐出的,是社會總打著愛的名義,卻將別人的愛拒於門外的矛盾。

林健一在伴侶過世後扛起照顧整個家庭的責任,好不容易找到了安放自己內心的避風港,卻硬生生被迫與之分離。(圖片來源/2020金馬影展

「認同」一直是鄭有傑導演作品中常見的元素,《陽陽》中混血兒找尋自我的身分認同;《太陽的孩子》裡原住民的身分與土地認同;在《親愛的房客》中,健一從辦案員警到伴侶家人之間,也不斷在尋求一個微小卻充滿力量的認同與歸屬。同樣都是談認同,思考的方向卻逐漸從內在的自我探索,轉向對大眾的提問。

社會看待愛的方式有時太過理想化,愛的表現似乎有著標準答案,若沒有「適當」的身分與性別等前提,他們身上所背負的情感與付出的愛彷彿就不存在。「叔叔才是你的家人。」就如同王立綱對姪子悠宇所說的,粗略地以血緣定義家人,將同等的愛一分為二。

而相對於健一,從互動中不難看出長年居住海外的立綱與悠宇之間的陌生,透過兩個角色的對比,更進一步推動觀眾思考:家人該如何定義?

因母親過世而返家的立綱懷疑健一為了家產謀害母親。(圖片來源/Facebook

對家人的告白 對自己的療傷

在伴侶過世後,「房客」林健一帶著比誰都還破碎的心,無怨無悔地照顧整個家庭,拚了命的付出可能是為了減輕內心對伴侶過世的自責,也可能是對伴侶思念的延續;「房東」周秀玉則是一位內心盼著兒子幸福快樂,卻難以抽離世俗社會框架的母親。一個活得束縛卻總以溫暖包覆世界;一個內心柔軟卻總壓抑自我,渴望被理解的兩人,卻總背對著彼此,藏著各自的矛盾與傷痛,在這個家共同生活著。

「我的兒子和你在一起,有幸福嗎?」——周秀玉

一場病榻上的告白,秀玉終於敞開心胸,擁抱獨自蜷縮著的健一,讓擁有同樣傷痛的兩人直視彼此的傷疤,在理解中相互治癒。突如其來的坦白,是對家人的寬容,對卸下重擔的秀玉來說,不也是一種救贖嗎?

林健一在伴侶過世後背負著傷痛,全心全意地愛著已故伴侶的家人。(圖片來源/yahoo!電影

「沒有我你應該比較輕鬆吧?」「有你我會比較快樂啊。」——王悠宇、林健一

儘管表情中總流露著厭世,從小生長在這個特殊家庭中的悠宇終究是一個敏感又脆弱的孩子,而健一即使傷痕累累,也始終以溫柔呵護著悠宇的膽怯不安,這或許就是本片亟欲表現出的愛的純淨與無私動人。對健一來說,身上雖然背負著悠宇和秀玉的重量,但對立維的愛也有了安身之處,讓他能夠在思念一個人的過程中,逐漸療傷。所謂家人,不就是即使因為彼此而承受負擔,卻仍會由衷地感到幸福快樂嗎?

因為傷痛而交會,因為愛的交融而痊癒,藉著兩段告白,讓三人在對彼此傾訴內心與面對自己傷口的過程中,獲得了真正的釋放與療癒。

思念如何言喻

林健一的所作所為,都是他思念一個人的方式。片中在處理思念這個極為私密又不容打擾的時刻時,多以日常的瑣碎鏡頭堆疊,沒有台詞也鮮少動作走位,刻意的留白,看似輕描淡寫,但一層又一層的思念不斷滾動、滲透,壓得你喘不過氣。

而本片的配樂也適時地扮演著對白、推進劇情的角色,溫柔地牽著觀眾飄進人物的情緒中,在某些時刻恰恰填補了畫面中的留白,成為戲的一部份。

主題曲〈Heaven〉總出現在健一思念立維的時刻,是情人間最親密的耳語;〈日常〉會出現在生活的瑣事的鏡頭裡,是生活中平淡卻深刻的情感;〈山〉總響起在山中最親密的夥伴之間,是對所愛之人最緊密的陪伴也是最無盡的想念。

有時是對他人的告白,有時是對自己的呢喃,配樂帶給人極度強烈的氛圍,輕柔卻又厚實地擁抱著聽者,足以將人隔絕在現實之外,專注地沉浸於角色的情緒狀態。即使在電影結束過後好久好久,依舊能在配樂響起時回想起那座山的遼闊,想起戀人們久別過後的思念。極具感染力的聲音,也印證了那些無法輕易言喻的,反而是最深刻的情感。

電影結尾由悠宇完成並唱出健一送給立維的曲子,承接了思念的軌跡。(圖片來源/Facebook

同志情感是近年來電影中經常出現的題材,相對於同年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裡描寫青少年之間青澀亢奮卻又躁動不安的情感,《親愛的房客》則將視線延伸至伴侶身後的家庭,導演溫柔且細膩地處理親人間、情人間的相處,任何的情緒都被安放到屬於它的地方,沉穩內斂的情感表現,反而讓觀眾迴盪在電影結束後的餘韻中,強而有力的後勁更侵入人心。

本片也透過家庭成員不斷拋出的問題來告訴大家,不論哪種族群、哪種身分,都不會影響他們對愛的表達。他們可能為了守護自己的家,不經意傷害了別人;他們可能用了看不懂的方式全心全意愛著對方,卻不能抹滅他們愛的重量。他們身上可能有缺陷、有傷痕,但都不能否定他們對家所付出的愛,因為家的形狀有千百種,但本質都是相同的——家正是由愛交織而成的。

重擊有 Podcast 囉!歡迎到各大平台搜尋「娛樂重擊」並訂閱



你在 IG 上 follow 重擊了嗎?掃描 Code 或點選超連結,IG 上見!

Share.

關於作者

喀報 Castnet

喀報是陽明交⼤學傳播與科技學系經營的⾃媒體,作為⽵苗地區少數的學⽣媒體,由系上⼤三學⽣集結以往所學,從學⽣⾓度出發,提供客觀、中⽴且具深度的⽂章。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