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存時光:影音遺產保存的百年生命

0

全文轉載自《國影本事》七期
文/蘇蔚婧
照片/徐明瀚


一部存放百年的電影,在現代人沒能參與的未來放映,會是什麼樣子?

二〇一五年,坎城影展最大的贊助商干邑酒品牌人頭馬將釀酒的概念帶進電影,提出拍攝一部「一百年陳年好電影」的點子。在製酒的領域中,「時間」是成就完美佳釀的關鍵,妥適保存在橡木桶裡才能越陳越香,現任窖藏師製作的酒,經過多年後才會開瓶,他們或許品嘗不到自己的心血結晶,而是為後來的人留下穿越時空的味覺體驗。將製酒特有的時間質地應用在電影,人頭馬打算把電影釀存起來。電影邀請《萬惡城市》(Sin City)的導演羅伯特.羅德里葛茲(Robert Rodriguez),以及《變腦》(Being John Malkovich)的導演約翰.馬克維奇(John Malkovich)共同執導,攝影師則是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獎的克勞迪奧˙米蘭達(Claudio Miranda)擔任,這部神秘的電影以西元二一一五年為背景,命名為《再造一百年》(100 Years)。影片拍畢後不會公開上映,而是將唯一拷貝裝進法國知名保全公司Fichet-Bauche特別設計的保險箱中,這個保險箱不僅有防彈功能,還附帶計時器,上面標記著當日日期,以及剩餘倒數天數。在等待釀造熟成的一百年,它會展開環遊世界之旅,第一站從香港開始,最後一站則回到法國干邑省的人頭馬公司總部。二一一五年的十一月十八日,保險箱將自動開啟,唯有擁有電影票券的一千名嘉賓的子孫,才可以持票觀賞這部百年前的電影。

這部你我都看不到的電影仍有預告滿足當代觀眾的好奇心,在臉書上hashtag搜尋#notcomingsoon,就可先睹為快。其實,「一百年陳年好電影」的計畫就像時空膠囊,只是放入的物品變成尚未公映的電影,且封存的時間長達百年,下個世紀的人才能開啟。計劃的原始構想是把電影當作好酒封存起來,藉以行銷品牌的經典酒款,卻也讓電影通過保藏的過程成了上世紀人留給後世的遺產,隱含保存電影文化的寓意。然而,從影像維護保存的實務來看,人頭馬團隊恐怕要對影音媒材多點了解,才能確保電影在一百年後能順利放映。

首先,我們並不知道原始的拍攝素材是數位或膠片,唯一的拷貝形式是DCP或其他載體,未來的人要用什麼設備放映?也不清楚那精品級的保險箱有無溫濕度控制與不斷電系統,確保珍貴的拷貝經受突發的天災意外與百年的氣候變遷仍安好如初。況且,《再造一百年》還算「嫩」的,許多現存的老電影記錄在不同的影音媒介上,材質與格式不斷面對數位時代挑戰,需對音像媒介的材質與特性有所認識,還有對時間的想像與尊重,才能被妥善保存,讓後來的人再看見。

那麼,現存的老電影是怎麼被保存呢?國家電影中心的典藏工作又是如何進行?

圖為典藏組典管人員賴永仁先生,蒐藏工作基本流程如下: 啟動蒐藏評估案件。 現場訪視:記錄相關背景、內容、大小、數量、物品狀況等。 規劃包裝、運送方式。 到庫登錄。 到庫檢視盤點,製作盤點清單或檢視狀況表。 評估審查。 完成入庫典藏。

試想,有位從事露天電影放映的老師傅決定將畢生行當捐贈給典藏單位,除了多卷電影拷貝外,還有早期電影海報、放映工作紀錄表、影片租借授權書與一部卅五毫米電影放映機等。典藏人員會先確認這些捐贈品的收藏價值,考量老師傅的工作紀錄清楚載明放映時間、地點與片單,並有自撰的影片簡介,靈活呈現當年露天放映的景況,是電影參與大眾娛樂的重要資料,決定連同影片一併典藏。典藏的文物進入典藏單位後將歷經「登記→整飭→典藏」三階段流程。第一階段「入庫登記」是記錄所有文物入庫時間、捐贈來源,再依電影膠片及非膠片類別移交有關部門進行整飭,如同物流業的收發步驟;第二階段「入庫整飭」則逐一登錄文物基本欄位,包括檢視狀況、丈量尺寸、來源、捐贈者、取得方式、件數、文物內容描述與相關的資訊,同時統一規格重新包裝;接下來進行的「入藏整飭」則針對典藏品進行基礎清潔、劣化檢視登錄及更換片盒或無酸保存材,有時會需要將較脆弱文物進行包裝加固,再按材質類別裝箱,並於外箱註記文物內容明細,最後歸檔上架典藏。

典藏的環境也有學問,根據不同的媒體類型,需保存在適當的溫溼度環境中。在常溫下,當相對溼度高於百分之六十,紙質類文物會開始長霉,溫度越高,霉長的越快,受損越嚴重。影片、相片、錄影音帶等,在溫度與相對溼度過高時會酸解劣化及捲曲變形,過低則會易於裂化與脆化。就像食物需放進冰箱保鮮,文件資料、影音檔案也需要合適的環境,才能延長保存期限。執行維護工作時,還有許多微小卻重要的步驟,以電影膠片來說,每日需登記庫房溫溼度,以確保符合典藏標準,進行影片整飭後也需清潔工作台,避免重複汙染,對文物造成二次損害。搞定這些眉眉角角,有賴保存人員的耐心與專業,確保影音檔案原件維持良好,不僅延續時代記憶,更為數位化後的開放應用提供紮實的基礎。

我國檔案管理局制定之溫度與相對溼度標準

電影藏品類別

回頭看《再造一百年》,最關鍵的還是拷貝材質與保存環境,畢竟影片跟酒不一樣,若無任何處理放置百年,很有可能無法觀看。應該根據影音檔案的材質擬定保存方案、設定保存環境並同步保存放映設備,若能依數位轉硬體發展定期以不同格式的備份就更穩當了。不只保存住、還要保存好,如此才能延續影音檔案的生命,真正留有「一百年陳年好電影」。

重擊有 Podcast 囉!歡迎到各大平台搜尋「娛樂重擊」並訂閱

關於作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是我國唯一典藏影視聽資產專責行政法人機構,以強化影視聽資產典藏研究修復推廣、實現資產公共化任務為宗旨。為「國際電影資料館聯盟」(FIAF)正式會員,前身為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及「國家電影資料館」,成立迄今已逾四十年。在14座片庫中典藏計有電影膠片約2萬部、影視聽文物逾20萬件,自2008年起開始數位修復業務,至2019年高階數位掃描171部,合作修復42部,自主修復8部電影。致力於透過數位修復技術搶救保存影音檔案,以影視聽媒介保存記憶、典藏歷史。除以推動與保存臺灣電影藝術文化為首要目標,為建立台灣電影面向國際市場橋梁,國影中心自104年起,將積極扮演海外市場推動使者、溝通者等角色,協助台灣電影、紀錄片作品國際行銷任務。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