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電影《怪胎》導演廖明毅:執著iPhone拍片是在問「電影到底是什麼?」

0

過去曾擔任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六弄咖啡館》執行導演的廖明毅,首部長片作品《怪胎》,奪下今年富川國際奇幻影展亞洲電影奈派克獎,執著用 iPhone 拍攝只是手段,廖明毅真正在乎的是,怎麼把高創意故事推到觀眾面前,「這些電影不出來,我們怎麼知道觀眾其實是喜歡這種東西」…

娛樂重擊Podcast》歡迎「聽」專訪廖明毅完整內容????https://reurl.cc/R4Kmz6

還未正式上映,電影《怪胎》在國際影展的獲獎消息,先一個接著一個傳回臺灣,導演廖明毅自己也驚喜不已,本以為靠著 iPhone 拍攝作為特色去特別放映,沾到邊就不錯,連國際行銷都說,得獎這事不要放在心上,「可是我們就是這樣被邀一次、被邀第兩次,陸續得到一些有夠難得的獎,跟我們同入選的那 4、5 部片,都像《熔爐》那種所謂真正的電影,我們完全不是裡面一份子的感覺,所以我在想,會不會是《怪胎》這部片真的有自己的特殊性……,但我自己已經看不到了。」不可置信的心情延續至此刻,廖明毅坦言還是會去想,《怪胎》真有這麼特殊?

雖說如此,過去十幾年的影像工作經歷,廖明毅拍廣告、MV,擔任賣座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六弄咖啡館》執行導演,終於迎來自己第一部長片《怪胎》,一手包辦編劇、攝影和剪輯,說到底,就是為了做出很個人化的作品。

iPhone拍片為了靠近電影初衷

光是用 iPhone 拍電影這件事,其實就已擘出一條台灣電影製作的新路,起初,廖明毅只是嘗試解答絞在內心的多年疑惑:「電影到底是什麼?」2000 年,他開始學電影,那時電影院播的是底片,但學校發下來的拍片機器卻是 DV ,「這跟全世界認識的(拍電影方式)都不一樣」,架底片機拍攝的電影夢明明很遠,但當時手裡卻拿著家庭錄影機,與電影的距離,瞬間近到讓廖明毅困惑。

還未想通,近幾年串流平台興起,許多厲害的電影作品不再進大螢幕播映,相比之下,有時進戲院看的電影品質,卻讓人有被騙錢的不值感。導演馬丁·史柯西斯曾說,漫威的電影不是電影,「它怎麼會不是電影,花了兩億美金,成為全球影史票房最高!」廖明毅說,他後來有點懂這位國際大導所說,電影不由攝影規格定義,而是一百年之後還會被觀賞的一種講究,「紮實度很高的堆積,組成高精緻產物,那叫作電影。」

《怪胎》工作照/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為追求電影裡的「講究」,廖明毅確定要拍自己作品之後,便決定捨棄電影攝影機,「我用現階段離電影最遠的拍攝工具,但我要拍一個看起來很像電影的東西。」

執拗的美學格式 廖明毅想推進「台灣風格」

iPhone 不如電影攝影機擁有現成美感,為此,《怪胎》在各個方面皆下足功夫,「想讓觀眾看5分鐘之後,就忘記它是 iPhone 拍的」,廖明毅說明,在美術造型上,會特別強調色塊以引導觀眾視覺,分鏡方面則花費相當心力,研究特寫擺放位置,除此之外,也以導演大衛芬奇為標竿,講求攝影機移動之穩定。廖明毅清楚,觀眾投入劇情終究是關鍵試煉,必須讓其在觀影過程忘記 iPhone 這件事,「當然你(觀眾)可以在看完電影時,回過神來說,它是 iPhone 拍的,怎麼有點不可思議,這樣是不錯啦!」

《怪胎》的美學講究,也展現在呈現台灣風格的企圖心上。談到台灣影像模仿日本、韓國等他國風格,廖明毅問:「為什麼我們自己的片,不能變成別人範本?」過去在彰化拍攝《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在高雄拍《六弄咖啡館》,都讓他感受當地獨有美學形態,他認為創作者只要認真蒐集,很容易整理出一種台灣風。

這一次的《怪胎》,廖明毅則聚焦台北美學,刻意避開都市現代建築,男主角所住的舊公寓、男女主角行走的雜亂巷弄、細菌大挑戰的路邊攤和垃圾場,到求神問卜的廟宇和算命街,透過色塊形塑出一種整體性的「台灣Tone」,大膽用色、色塊安排也創造出《怪胎》的奇幻感,《怪胎》更榮獲今年富川國際奇幻影展奈派克獎肯定,廖明毅卻解釋,此舉非刻意,當初甚至想拍得寫實,只是個人的創作偏執而弄巧成奇。

《怪胎》劇照照/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怪胎》劇照/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盼 iPhone 讓更多電影創意浮出檯面

訪談中,導演廖明毅不斷重複一種句型,「有機會拍自己的第一部片,所以……。」電影有一道確確實實卡在那裡的「價錢」門檻,他坦言,當初《怪胎》也不太有機會被拍出來,「要我(投資方)花兩三千萬看兩個人一直在談戀愛,我就不太想投資,可是如果說,把預算降低一半以下,就會覺得這好像是有創意的劇本。」

用 iPhone 拍片,當然可以是行銷噱頭,但這並非廖明毅所想,他腦海想的是電影《厄夜叢林》、《逃出絕命鎮》。他說,很多市面上的高創意劇本,常常不會被支持拍成電影,「可是這些電影不出來,我們怎麼知道觀眾是不是其實喜歡這些東西?」廖明毅願意當先行的那個人,手握 iPhone 拍電影,心繫的是打開更多電影創意浮出檯面的可能性。

iPhone 拍片好處多 廖明毅:很容易上癮

廖明毅也說, iPhone 拍片其實好處很多。對演員來說,應付長對話的情節, iPhone 能一次架3機拍攝,在不 NG 的假設下,同樣一段台詞,演員可以從重複演 6 次精簡到 2 次。另外,在拍片過程,廖明毅要求一開機工作人員便撤遠現場,基於 iPhone 體積小,演員演戲當下「可能連餘光都不知道(攝影)機器在哪裡」,給演員更多把握、專心演戲。

《怪胎》工作照/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iPhone 操作的便利性也推翻過往電影拍攝進度。過去平均一天 15 至 25 顆鏡頭,使用 iPhone 後,拍攝進度躍升 40 多顆,演員、劇組工作人員減少等待時間,用不著被消磨精力,「( iPhone 拍片)真的蠻容易讓人上癮」,廖明毅也透露,下下部作品還會是 iPhone 電影。

《怪胎》在 7 月底一連舉辦多場試映會,最讓廖明毅出乎意料的是,自己名字從此被與名導魏斯安德森扣在一起。他說,在世界電影裡,魏斯安德森是運用色彩、置中美學很前端的人,自己的確榮幸,但也直白澄清,自己並非他的影迷,「我只知道我在拍一部很自我的片,也盡我的全力去做。」廖明毅說。

《怪胎》劇照/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想認識台灣影視音產業的故事嗎?歡迎追蹤《娛樂重擊》Podcast????

Soundon| https://reurl.cc/R4Kmz6
Apple| https://reurl.cc/R4KmvZ
Spotify| https://reurl.cc/3D89O9
Google podcast| https://reurl.cc/xZYA71

重擊有 Podcast 囉!歡迎到各大平台搜尋「娛樂重擊」並訂閱

關於作者

務不了正業的新聞人。喜歡故事、認識人和社會,評讀書看電影為人生最享受,有感於文字,目前專心當寫字工。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