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 葉問4 》:身體略顯衰頹、精神力卻更完整的葉師傅

0

作為系列的完結篇,《葉問4》算是給了戲裡戲外的葉問「人生最後一段光輝歲月」,即使看得出甄子丹身手已不復壯年,武打部分熱血有餘、實際動作紮實度差強人意,但也正與本集英雄遲暮卻精神風采不減的主軸相符,這集裡葉問的武打或敵人也許不是最強,但貫穿系列、因國族而產生的對立與熱血感及隨之帶來的強烈正義感卻是有過之無不及。

更有意思的是,黃百鳴實是捕捉時代氛圍的天才(也許編劇兒子也繼承了這點),不管是第四集「打美國人」的主軸與戲外中美貿易戰對立的相映成趣,或片中要「移民滾出去」的面目醜惡白人與川普政府間的隱約扣連(更有趣的是黑人都是好人),都讓《葉問》明明販賣的還是直白二元的中西對立、中國功夫最後為中國人贏回尊敬的老路子(若從李小龍打破「東亞病夫」來算,此戲已經上演將近半世紀),卻又有了讓它在2019年仍然成立的法門。戲外來說,不管是主動「見好就收」的系列終點作,或是進一步往前走的中美合製製作水平,其實又在產業上展現出一定的新嘗試與前進。

作為近年相當成功的動作類型片系列作,《葉問》從起始就有著「打外國人」的「光榮傳統」,和中國近年愈益想向國際證明自己存在感的「主旋律」有著一定的貼合。又因為葉問既是香港武俠宗師、又是李小龍的師父,打的是詠春拳與仗義但儒雅的形象,又是從五○年代一路拍到七○年代,片中自帶有濃濃的復古香港氣味,這讓它成為少數能通吃舊港片觀眾與新華語電影觀眾的作品。

同時,葉問不同於過去的「大」英雄,他只是個愛老婆愛小孩也愛功夫的君子,他不像黃飛鴻或霍元甲有著救國救民的大理想,他基本上只希望自己能夠安穩度日、同時教化更多徒弟,往往危機總是到了最後一刻,由外而內逼得他不得不站出來仗義勇為。葉問這個看似「小」了的格局,卻正是這系列成功的關鍵,也更貼近近年動作片英雄的主流的。比起以天下為己任、總是英勇無比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傳統英雄,現在的觀眾更能認同的無疑是有個人情感與困境、煩惱可能跟你我沒有太大不同的英雄,不管是煩惱著能否追到喜歡女生的蜘蛛人,或是為了狗單挑整個黑幫世界的約翰維克,都是鮮明的案例。

到了《葉問4》,自知時日無多的葉問,心中牽掛的就剩下自己的兒子,未解的其實是他們父子間常傳統的華人式高壓父子關係留下的創傷與隔閡。許是黃家的家庭劇編寫功力著實深厚,在《葉問4》裡透過兩對父子(女)關係的錯位,為父子關係的和解與解套做了相當到位的舖墊,即使過去在功夫片中家庭總是聊備一格,但這次在《葉問4》裡倒真的是與武打主線分庭抗禮,也更突顯葉問這個「家庭型英雄」的特色。

而在當然不能令人失望的武打奇觀與動作設計上,幾場武戲出現的時機和漸次地升溫都抓得相當好,雖然武打場面本身的驚心動魄比起前幾集略為遜色,但在劇情舖陳與配樂節奏的加強下,也算是穩穩過關,熱血、義憤和最後正義的伸張都十分到位。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無疑就是這集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作為終章的定位。開場一段寂寥的英雄晚年身影,直接定義出本集的終點走向與傷感氣氛,片中葉問所有的行為也看得出他都是抱著時日無多的心態在做每一個選擇,這讓此集的劇情在倒數計時的狀況下走得相當穩健且緊抓觀眾的心情。正也是因為清楚自己的定位,整部電影在尾聲的蒙太奇剪接,可以說讓十年回憶如跑馬燈般的展現,確實讓終章電影與葉問的人生同時完美落幕,對於新舊觀眾(無論先前有看過《葉問》或沒看過《葉問》的人)相當都是完成度相當高的作品,節奏一氣呵成,劇情、人物與轉折也交代完整,就一部需要容納大量動作奇觀的功夫片來說,更加不容易。

整體而言《葉問4》不僅是部在假日進場觀看能夠覺得值回票價、該看的該被娛樂到的都有做到,而且對於對葉問系列有感情的觀眾而言,相信是個十分感傷又覺得完整的終點,相信更加會被滿足。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