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鏡子森林》製作人兼總導演鄭文堂:在台灣做新聞職人劇,如何呈現專業度?

0

  • 採訪、撰文/Maple、徐佑德

在民視首播開出紅盤的新聞職人劇《鏡子森林》繼《我們與惡的距離》後再次挑戰新聞現場與記者角色題材,加上實力堅強的演員卡司陣容,令人頗為期待。和《我們與惡的距離》聚焦於每日電視新聞(Daily)的角度不同,《鏡子森林》將角度聚焦與更傳統的媒體產業—報社。

與此同時,《鏡子森林》還有著非常特別的製播模式,拍攝期是一次拍攝三季,但三季皆由不同導演執導,戲中的季與季之間實則有時間距離,但播出時又是三季連播。傳統上每季製播的規範是由美劇定下,通常是一季拍完之後,經歷修正與市場反應,再花一年左右的時間開發並製播第二季,所以季與季之間戲裡戲外都會有一定的時間落差,或者有時是戲外經過了一年、但戲裡的角色時間是接在一起。《鏡子森林》的影集季模式則可說是完全顛覆了這個概念,究竟製作人鄭文堂為什麼會一次規劃三季,且除了自己執導第一季外,第二季與第三季則分別邀請新銳導演吳宗叡與李權洋分別執導,而在新聞職人劇的製作層面上,又有什麼樣的關卡需要克服呢?

沒想到《鏡子森林》在製作面的思考,居然跟《黑鏡》有關。鄭文堂表示這樣的規劃受到《黑鏡》的影響,作為詩選劇,《黑鏡》每一集都是由不同導演執導,也有著不同風格。同時,鄭文堂也提到,同樣以新聞作為題材的《新聞急先鋒》也是由編劇艾倫.索金(Aaron Sorkin)擔任總導演,每集則亦各有不同導演。鄭文堂說道:「我其實很想看新一代的導演來拍連續劇,會是什麼樣的成果、有什麼樣新的成績,我確實是有這個期待的,因為他們的電影養成教育跟我完全不同。我們那個時代,看一個導演是完整地去看他所有的作品,而且是百看不厭,可以慢慢看、重複看。但現在的時代作品太多,其實我常常跟不上,他們看的量是比我多太多、太多的。」

與此同時,常擔任國內短片評審的鄭文堂參與過很多屆金穗獎、MOD 微電影大賽等短片比賽,他謙稱自己也許不敢說是看最多短片的人,但片量確實算大,這也可以說是他在「海選」新銳導演的過程。鄭文堂在找新銳導演合作時,第一個標準是看社會寫實的基礎,第二個標準自然是從看完後印象深刻的短片想起,不管是李權洋的《釘子戶》與《銅板少年》,或是吳宗叡的《一線三星》和《失業陣線聯盟》,都符合鄭文堂的基本判準。

鄭文堂對於三季的安排,由於影像色調跟大部分演員都相同,加上是同一位編劇鄭心媚撰寫,他認為這樣一來就不會跑太遠,以致於看起來像是完全不相干的作品,但他也同時表示:「但其實本來作三位不同導演的安排,就是希望三季可由不一樣的導演在創作上展現不同面貌與風格,包含鏡頭運動、場面調度等等,並沒有要大家都一致。」

鄭文堂認為拍攝製作上最大的困難,仍然在於職人劇的細節,如何確保拍攝的的呈現確實符合記者的專業度,他嘆道:「好難!在拍的時候要怎麼樣讓他們真的像是記者、去做記者會做的事,說記者會說的話。」而在這個部分,畢業於政大新聞系的吳宗叡也提供了不少人脈資源協,常常是在劇本討論過程中,吳宗叡就直接打給新聞系的學長學弟去確認相關細節,要營造職人劇的專業度不如他想像中容易,在劇本書寫的過程不斷地在詢問專業人士相關工作流程,包括怎樣下標等等。

鄭文堂也坦言,鄭心媚雖然自己曾擔任記者,「但心媚畢竟是比較早期、比較年輕的時候當記者,後來是以專欄、專訪為主,她真正跑新聞早就是六、七年前以前的事。但現在的科技、媒體變化得太快,所以還是要有不少更新修正,所以在討論劇本時還是不斷會有爭執和辯論。雖然我自己沒當過記者,但看到一些原本的劇本細節會去質疑,包括本來寫編輯室挑實體照片、長桌會議等等,其實我都是一看就覺得現在一定已經不是這樣,包括即時新聞、編緝會議等等細節我都會擔心是不是符合現狀。拍的過程最難的還是這個,心情一直都忐忑不安。」


所以在劇本開發和前置過程中,劇組不但訪談許多資深記者,也讓導演、劇組親自去過數次蘋果日報辦公室,演員部分也都視不同人物設定,各自安排他們與政治線、社會線等不同領域的記者親自面談,讓他們做功課。而編劇鄭心媚選擇案件改編的準則,多半也是選擇自己親身參與到,再加上自己的記者朋友確實有參與細節的。

戲上線以後,鄭文堂最緊張的自然也是媒體記者的反應。鄭文堂笑說:「也許大家說得太客氣,但目前收到最多的回饋是覺得記者魂講得很好,對我們來說當然是個好鼓勵,但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好。」不過總也會有不同的聲音,鄭文堂也提到:「當然有社會線記者提出疑問,比如說覺得侯方平的個性不太一致,覺得他都已經拿錢、拿潤筆費了,還有什麼立場去大小聲?這個就是每個人的見解不同。」

而在拍攝部分,全劇仍由身兼製作人與導演的鄭文堂設定風格,由他拍攝第一季。同時,為了讓新導演更熟悉拍攝長劇的節奏和模式,非常特別的安排是拍攝第一季的時候,兩位新銳導演吳宗叡和李權洋都在現場擔任導演組相關工作,以達到「實習」的目的。第二季導演吳宗叡跟到拍攝期一半後,就先去處理第一季改本拍攝後,後續第二季劇本應該要怎麼修訂變動;而李權洋則是在第一季現場留得更久,見習的過程更加完整。

辛苦地追著職人劇細節和新聞台真實的鄭文堂,最後也慨嘆道:「其實這次來參與的演員真的算是黃金、豪華陣容,每個人都很忙,但每個人都願意抽空來演,我真的很感動,也是大家共通都覺得,記者這個題材、這個職業確實是值得說的。我自己做戲除了收視率、讓觀眾追劇以外,作為我這個世代的導演,還是希望真的想要改變一點什麼。」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