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華語原創劇《 極道千金 》:在《罪夢者》後出了截然不同的第二招,但會有用嗎?

0

文/徐佑德、Maple

Netflix 第二部華語原創劇《 極道千金 》正式上線,再談本劇狀態之前,我們先回顧一下這兩部原創華語劇的差異。

Netflix 的第一部華語原創劇很大膽地選擇了偏向作者論、以導演創作美學為主的《罪夢者》,以犯罪動作此一非常接軌國際的類型為策略,不管是個人美學、影像質感、類型路線都明顯做出與一般華語劇巨大的差異。大膽的嘗試引起正負兩極的評價,認為不夠清楚的敘事與過多的留白影響了脈絡與理解,也引起極大爭議與反彈。但驚人的是,討論的聲量可以說到達一個新高點。無論從哪個角度看,《罪夢者》都是一個全新的嘗試,很難想像沒有 Netflix 這部劇被兩岸三地任何一間公司或導演拍出來。這件事情是好是壞看來只有 Netflix 的後台數據能明白。

沒想到 Netflix 第二部華語原創劇《極道千金》則可以說是反其道而行,它完全複製或延續了台灣在地偶像劇的風貌,從故事、選角、劇本、拍攝、演出,都充滿了台灣偶劇的氣味。所有台灣偶像劇的優點和缺點,因此都可以在《極道千金》裡面找到,優點包括輕鬆逗趣、俊男美女、不用太認真看也可以跟得上劇情、角色設定清楚直白。缺點(某程度也不算缺點),自然也包括角色常常走向不一、愛情大過天、充滿各種誇張不現實的設定、行為與笑點,演員的演出較幼稚且常風格不一等等。簡言之,《極道千金》完全是部不折不扣的偶像劇(雖然預算理論上高出許多),相信原本熟悉喜愛台灣偶像劇的觀眾應該頗能享受其中樂趣,但對於無法吞下台灣偶像劇的觀眾而言則可能很難進入該劇的脈絡。

同時,《極道千金》還需要面對一般偶像劇不會遇到的兩個問題:類型元素與迷你影集篇幅。《極道千金》會選擇黑道題材,明顯是為了融入黑幫和動作這兩個類型元素與奇觀,然而雖然劇組請來《狂徒》動作指導洪昰顯,偶像劇出身的製作團隊卻完全無法駕馭相關調度與拍攝,第一集的翻車戲、中間集數的動作戲到最後高潮的槍戰拍攝都十分不理想,大部分時候劇情也回歸偶像劇「正宗」,類型元素只能說聊勝於無。

其二是,60 分鐘、六集的迷你影集的設計讓人十分困惑,篇幅比起一般動輒 13 集(而且常常還是 90 分鐘)以上的偶像劇來說,少了三分之二的時間,而這對劇情推進產生了很嚴重的影響。如同前述,《極道千金》是很典型的台灣偶像劇,所以每個主次要角色都要有愛情線,然後又要處理黑道線,就算在正常偶像劇篇幅中都可能顯得捉襟見肘,更何況是在這麼短小的篇幅裡?於是劇中充滿了各個有潛力的線,不管是《金枝玉葉》式的男女主角線、兒時約定長大結婚的男二女一線、遇上渣男陷入複雜陷阱的女二線、甚至是愛著對方卻漸行漸遠的鄺姐夫妻線,都是開了局卻又講不深的狀況。甚至男二金晏彬(曹佑寧飾)這麼重要的角色,居然遲到第五集才出現,導致男二不管怎麼寫、做些什麼,都已經很難挽回局勢(更何況他還要來個角色轉折)。在多線少集的狀況下,連男女主角的主線都有些舖陳不足,其實蠻浪費這個設定和題材的潛力。而且劇本的元素似乎想把所有紅過的元素都加進來,從兒時約定、很跳 TONE 的 BL 情侶、似乎想鎖定 20、30、40 歲的不同婚戀關係都有,混雜的元素和開展,讓篇幅顯得更不夠。

執行上的力有未逮或許還是其次,更讓人好奇的是,Netflix 這次真的選擇做了一部完全不像 Netflix、缺乏國際類型元素的原創劇,反而選擇了極其在地化的路線做了一部道地的台灣愛情偶像劇,究竟是會能夠在台灣將台劇觀眾吸引進來訂閱 Netflix,還是會因為這部劇完全跟 Netflix 的「台性」不合,最終無法吸引平台上的觀眾呢?這顯然是個對產業來說更有趣的問題,而是否能帶進點擊率和訂閱率,還有待 Netflix 哪天公開數據解謎了。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