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 《戰士 Warrior》:直衝腦門的純粹爽感,娛樂與革命性的完美交錯

0

若要選出筆者有記憶以來最愛的美劇,強納森崔普爾原創、Cinemax 於 2013 年推出,前後播了四季的《竊盜警長》/《黑吃黑》(Banshee)絕對是榜上有名。純粹就議題、深度、演員演出或文化影響力來說,本劇稱不上有多特別(甚至時不時挑戰所謂好品味的界線),但若以娛樂性做為比較基準,則二十一世紀幾乎沒有比《竊盜警長》更精采的影集。崔普爾將一個相當紙漿小說的故事,發展到充滿了血漿、格鬥與裸露的極致。讓人喘不過氣的超高速敘事,加上各種不可思議的武打橋段,讓政治不正確不再只是愚蠢或挑釁,反而轉化成(略帶罪惡感的)頂級娛樂的催化劑,也是每週引頸期待的快樂泉源。

現在,在《竊盜警長》結束五年(以及過於黑暗反而顯得綁手綁腳的《戰後啟示錄》)之後,崔普爾終於帶著靈感取自李小龍原創故事的新劇《戰士》重回美劇圈。過去的激情享受依然兼具,這回還加入題材本身的劃時代意義,如此理所當然、自由自在地訴說一個獨特並全心全意以娛樂大眾為目的的故事,叫人真是愛不釋手、佩服得五體投地。

《戰士》描述十九世紀後半葉,身懷絕世武功的阿山從中國來到舊金山,尋找失散多年的妹妹,卻在下船沒多久,便捲入當地華人堂口的地盤爭奪戰裡。同時面對堂口間日漸升高的衝突、愛爾蘭移民對華人的仇恨,以及來自白人的種種壓迫剝削與政治算計,阿山要如何在危險的新世界,打出自己的一片天?

一如《竊盜警長》,《戰士》的決勝關鍵還是以 Cinemax 本身名揚四海的「爆頭配乳頭」限制級尺度,包裝紙漿小說式直爽敘事,開播至今每集至少一場拳拳到肉、招招致命的動作場面(目前以第二集的報復行動,以及第三集的密閉空間肉搏最為精彩),各種排列組合的床戲也少不了,只不過這樣一個容易淪為低俗剝削的組合,崔普爾玩起來永遠顯得行雲流水、技高一籌,將《戰士》製作成《紐約黑幫》的義大利麵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版本,充滿了幫派對峙、政治算計、移民鬥爭、個性酷勁與情慾糾葛(或像英文劇評所說,有斧頭幫出場的《紐約醫情》),不刻意強化議題但仍讓議題清晰可見,不拘泥於時代細節又突顯出時空背景,飽滿的故事永遠在往下一個節點移動,雖然現階段還在暗示即將到來大戰的階段,一閃而過的衝突已經叫人引頸期待。另外,比起超高預算製作,《戰士》可能質感上尚不到頂級,但南非搭景的製作依舊頗夠水準,頗有時代神采。

影集本身的刺激也讓《戰士》的時代意義更顯珍貴。過去李小龍在提出《戰士》的構想時,曾被影視主管以「太過小眾可能要冒著沒人要看的風險」拒絕,現在由美國Cinemax製作的本劇不僅有著亞裔主角,處理亞裔故事(帶著誇張與些許架空色彩就是),一半以上的主要角色都是亞裔,片尾曲全是台灣饒舌樂(聽見蛋堡和大支出現在美國影集裡有強烈衝擊),需要時甚至會以廣東話交談(本劇在處理語言這件事情上,雖不完美但仍算是誠意十足),讓人看了是百感交集。

純就劇來說,《戰士》像是調理恰到好處的美式早餐,一樣可以滿足大口吃垃圾食物的誘惑,能夠溫暖撫慰人心,但又比同類型食物更營養更澎湃更有變化,而一旦考慮影集得來不易,這瞬間不只是齣爽劇,還是齣獨一無二的爽劇。李小龍本人已去世多時,但能看到這樣一齣根據其理念發展的劇可以如此刺激爽快所向披靡,在天之靈應該也可以感到欣慰吧?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