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最佳利益》製作人X導演X編劇:做一齣節奏更犀利、能引起台灣觀眾共鳴的作品

0

台灣第一部律政劇《最佳利益》本週即將在華視上檔,就在《與惡》掀起的人權、法治、道德的灰色地帶、未審先判的群眾正義、對精神疾病的汙名化等等議題都還在發酵的同時,以律師團隊角度切入各種台灣司法案件的《最佳利益》不約而同地處理了包括無差別殺人案、精神疾病判定等議題,劇情安排中也以一位非常「不傳統」的資深律師女主角方箏,以冷靜客觀判斷證據的理性態度梳理出案件的脈絡,可以說是繼續帶著觀眾往法治領域的專業再走一步。

台灣過去的職人劇向來以考證不足為人垢病,即使我們不乏醫生、律師、建築師等角色,但實際的職場跟現實往往有極大的落差。過去考據較紮實的可能僅有醫療職人劇,這次《最佳利益》在「前無古人」的狀態下挑戰律政劇,究竟是什麼樣的因緣巧合促成了本劇?為了做一部道地的律政劇,製作人陳慧玲、導演林立書、編劇林珮瑜和陳文梓又下足了哪些功夫呢?

全法律系組合,在電視劇本獎《最佳利益》出現後集結

製作人陳慧玲直言:「我認識立書導演已經好幾年了,他很特別,曾經當過執業律師。我們從好幾年前就開始想要做律政劇,覺得別人有為什麼台灣一直沒有。但試了一段時間後覺得劇本還是不成熟,就先緩了幾年。」

林立書也笑說:「當年我真的是因為看了《洛城法網》,就決定去唸法律系,唸書的過程都很好玩,但實際執業之後很快會發現法律的極限,後來就轉行。但我當然一直都想拍律政劇,慧玲姐也一直想做不同的題材,所以我們一直有在談。但我對劇的定位,還是希望能把比較硬的題材拍成偶像劇,劇要好看,角色會讓人喜歡,還是會有愛情線,但更多是人跟人之間關係的職場線。」

陳慧玲嘆道:「其實我十幾年前就曾經發展過律師的影視案,但一直都卡在劇本上。經過一些經驗,我自己深知編劇如果太不熟法律,因為法律的專業門檻太高,寫出來的內容都是做功課來的,會太表面,跟實務還是有落差。所以好不容易碰見立書以後,我就有一個心願,希望有朝一日要跟他一起把律政劇拍出來。」

皇天不負苦心人,2016 年就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榮獲電視劇本獎的《最佳利益》出現了。陳慧玲製作人一看到律政劇題材,編劇又是法律系畢業,她笑後:「我立刻去報名媒合會,但《最佳利益》太夯,我完全連快速約會都搶不到時間,是靠策劃中途去遞名片給編劇,結束後另外再聯繫上,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搶手,最後卻選中我。」編劇林珮瑜則立刻認真地回答:「第一其實是因為被《雨後驕陽》感動,非常相信慧玲姐是認真做戲的製作人,所以很願意跟她合作。第二也是她真的一直都在跟我們持續洽談,完全感受到她的誠意。」

那麼《最佳利益》這個特殊的律政劇劇本和法律系編劇團隊又是怎麼組成的呢?台大法律系畢業的編劇陳文梓回憶道:「其實那時我跟珮瑜本來在寫同一個製作公司的不同案子,各自在忙,但剛好一起搭捷運離開的時候,我跟她聊到一位律師朋友遇到當事人敗訴後竟回頭告律師事務所老闆的趣味故事,本來只是當笑點講,但聊一聊我們覺得好像可以做成故事,而且我們都有想過要寫律政劇。那時就覺得也許不會被拍出來,因為商業台要的都是愛情偶像劇,但這樣我們反而也有一個好的機會自由創作,就開始收集判決書、開始想故事。也是因為覺得商業台應該不會要,所以才直接寫完劇本就投比賽。」

林珮瑜也補充道:「對,雖然我法律系畢業,一直有想做律政劇,但有一個夥伴可以討論、共同前進,還是很重要的。」她也分享道:「其實我們本來不熟,只是認識,是因為做這個案子反而變熟。」這場捷運閒聊於是轉變成一個劇本開發案的契機,林珮瑜表示:「我們一開始就想做職人劇,向美劇取經,以快節奏、強情節的方式去寫。後來到製作人、導演進來後,也給了我們不同的想法,主要都是在選題材跟案件上做更動而已。」

有趣的是,導演和兩位編劇共有三個法律人,居然都轉到影視行業,他們怎麼會「誤入歧途」呢?林立書笑說:「因為執業後看到法律的極限,久了就覺得無聊。我覺得拍片太好玩了,可以一直接觸到新的東西,團隊每個人可能都有不同的想法,但怎麼樣最後走在一起,這個過程都很有意思。我記得《英雄本色》的攝影師跟我說過『做了這個行業就回不去了』,我想我現在也是這樣。」因為覺得法律不是自己想要的職涯,後來林立書去法國本打算唸奢侈品管理,想說之後可以進精品或時尚業,日子比較五彩繽紛,但真的去了法國後,更覺得都破斧沉舟了,應該要追尋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就選擇了影視。

林珮瑜則表示:「其實我從高中開始就寫小說,言情、奇幻、BL 等等類型都有,沒有斷過。後來唸完法律系陸續在一些 NGO 等公司工作過,後來因為想寫劇本,考進了編劇班,又有貴人引入行,就成為編劇了。」她也笑著呼應導演說:「我真的也是考試前看了織田裕二演的律政劇《正義必勝》,所以才選擇去唸法律系。本來很熱血,但確實會看到實際上的公平正義很難去追尋,法律的極限很輕易就會看到,到最後真的難免有『法律到底可以幹嘛』的想法,沒有想像中那麼浪漫。」

但林珮瑜也正色道:「雖然沒有成為法律人,但法律還是很重要的生活工具,像這次寫律師戲是有所本,寫一些細節才出得來,我也蠻常幫編劇同行看合約等等。」陳慧玲製作人也笑說:「我這次跟他們三個人簽約都特別緊張!」

陳文梓則是略帶點不好意思地說:「我大學唸法律系真的是不小心的,分數考到那就進去了。但大學讀書時就發現興趣真的不在法律,覺得自己應該去玩些其他的東西,所以大學就去玩戲曲、唱野台歌仔戲。碩士就唸了戲劇所,是寫劇本畢業,但是是京劇和歌仔戲劇本。因為覺得喜歡寫劇本,畢業後就去製作公司待了幾年,開始往影視走。」很特別的是他後來還去唸了「上戲」(上海戲劇學院)唸到博士班畢業,是編劇圈少見的博士。

劇本磨合關鍵:陳慧玲希望節奏更犀利、有更多能引起台灣觀眾共鳴的題材

進入製作期後,陳慧玲製作人坦言:「前四集磨了很久,我們一直想要更好,試了不同的方式,一直在琢磨調性和講故事的方法。我真的非常感謝兩位編劇,因為前三集幾乎是打掉重來。」她也特別稱讚林珮瑜和陳文梓是決心很強,要做好戲的編劇,林珮瑜也表示:「只要是對劇本更好的,什麼意見我都會願意接受。」

第一版劇本改了八、九稿,正因為是新題材,大家一直在想怎麼樣找到讓節奏更好的方法,最後大改成現在看到的第二版。林立書導演笑說:「我就是出一張嘴啦!我覺得本來的版本不夠跳,劇本的觀點、角度和節奏可以更犀利,可以做得更吸引大眾,真正辛苦的是編劇。」

陳慧玲則回憶道:「最早得獎的劇本有三集劇本和 20 集分集大綱,是偏重在菜鳥律師的部分。因為台灣的法庭戲很難寫,也不能多,所以更多在討論定調上怎麼去說故事,後來我們才決定把一些刑偵、推理懸疑的元素都加進來,那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差別。」同時她也希望選取的案件更加接地氣、是台灣關注的案件,所以包括洪仲丘虐待致死案、RCA 長年集體訟訴、無差別殺人案、小模情殺疑雲等等都進入了劇本,她苦笑說:「其實案子一換,整個故事等於都換了,但很感謝編劇相挺,很令我感動。」

提到編劇令人感動之處,林立書導演也補充道:「最讓驚訝的是,有一場戲我在現場拍的時候一直有個東西覺得過不去,我就跟珮瑜溝通,本來想說大概兩、三天之後才會看到新劇本,沒想到我當天收工就收到改完的劇本,是天心跟溫昇豪之間的對戲。」

為了拍攝容易冗長無聊的法庭戲,林立書表示:「我和攝影決定用一個很累的方式去拍攝,就是我們全程用 Steadicam,而且進入法庭的鏡頭常用一鏡到底,比較可以讓戲一氣呵成,用 Steadicam 因為希望是更穩定的手持,讓電視觀眾接受度更高。」

陳慧玲製作人和林立書導演都不約而同提到同一顆鏡頭,那場法庭戲鏡頭先跟著天心一個人走進法庭,走進時鏡頭裡只有天心跟當事人,但當他們坐定位、被當事人聲音吸引回頭後,鏡頭一轉突然帶到旁聽席坐滿 200 個人的一鏡到底鏡頭。林立書也補充:「這次也很感謝鍾承翰,他等於是我們的 C 機攝影師,很多時候是讓鍾承翰背著攝影機奔跑,用他的主觀角度去說故事。」

陳慧玲製作人表示:「我做每部戲,都是希望可以把大家的能量挖出來,把戲做到更好,所以一直都很接受各種新的拍攝想法。這組可以相處這麼融洽,共同想要把作品拍好,導演在中間發揮了很重要的角色。」其實陳慧玲製作人也不是本科班出身,她在中文系大四的時候進了台視,有著文學夢的她本來應徵編劇,卻被安排擔任製作助理。她回憶道:「當時我一個小女生當製作助理,現場其實就是小妹,我就想離職,沒想到被慰留,他們問我想做什麼,我就轉了剪接,然後大概一年後就開始當節目製作人。」

一直想做戲、也一直想改編小說的她笑說:「我想轉做戲,但沒有經驗,電視台裡的人不願意,也沒有人想改編小說。後來我就想說,好吧那我就出去『比賽』好了,我第一部戲就是寫了案子去投公視,等於是比稿,終於有了人生的第一部戲。」她的第一部戲是公視的人生劇展《畢業典禮》,男主角還是後來的蔡岳勳導演。

她繼續笑著分享道:「後來大愛台開台,我又去『比賽』,拿到案子後就開始拍很多大愛的戲,有別的商業台也看到我做出來的戲,覺得不錯,就開始找我合作。我一直希望拍溫馨但能夠帶給觀眾省思的戲,所以後來在台視做了新版《星星知我心》、華視金鐘劇,後面也跟台視連續合作了《雨後驕陽》和《700歲旅程》。」

這次陳慧玲製作人做《最佳利益》特別辛苦,她坦言:「一開始就是打算全部自己投資,老實說是因為沒有電視台願意投這個題材。當時一度有些有線台有意願共同投資,但都剛好時機錯過,我們很感謝文化部,當年除了旗艦製作外,《最佳利益》拿的補助款是最高的,只是後來變孤兒。」直到黑劍出資投資後,資金到位,《最佳利益》終於開拍。

法庭戲節奏與灰色地帶的拿捏 亦是本劇特殊看點

台灣的法庭沒有英美陪審團制度,許多實際做過法庭田野的編導都曾表示台灣的法庭很無聊、很難拍,《最佳利益》在這點上又是怎麼克服呢?林立書導演直言:「在節奏選取上,拍攝的重點要不斷轉換。雖然就劇本案件上可能 A 句是重點,但拍出來可能不好看,就得避開它,但不能失掉基本精神。基本上我的原則就是快、狠、準,不要讓法庭戲變得冗長。」

編劇陳文梓也補充:「我們的基本共識就是法庭還是實際的法庭戲,本來現實就是大部分的事情都發生在法庭之外,法庭就是濃縮案件。實際上的法庭不會有太多『表演』,我們也都是法律系,不想太悖離現實,雖然仍會有一點戲劇化,但都盡量不要太 OVER,保留住原本的精神。」

林立書導演也表示:「相信法庭戲讓大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方箏律師的氣勢,把她的俐索、雞歪都拍出來,就很棒。」他也特別提到以 RCA 為藍本的集體訴訟案,他認為那是表現出方箏律師游走在灰色地帶以為當事人爭取勝訴的精華所在:「就這個求償案,律師有不同策略可以選,方箏就是選擇打悲情牌,而且技巧性地誘導當事人勇敢出來做證,讓當事人把滿滿的傷口露出來。雖然在法庭上這行為一定會被制止,但法官也是人,現實中看到了這個畫面還是會為之動容。方箏的作法有點在法律邊緣上遊走,但又不犯法,來為當事人爭取權益。」

陳慧玲製作人也補充:「除了前面說的案子,每個案子其實都是我們很想談的、也在台灣實際發生過的,像是外傭被性侵、以蘇建和為藍本的被栽贓殺人犯冤案等等,有好幾場戲拍完後天心都哭得唏嚦嘩啦。」她非常想把大家有印象、能共鳴,又能關懷社會的案件放進來。

林立書導演也提到另一個他印象深刻的法庭場景:「我們在審無差別殺人事件的時候,被告的母親進了法庭,這時候我們就會看到人情跟法律的掙扎,當母子親情進來的時候,會有能量跟觀點的轉變。我會想拍得盡量好看、感人,但也盡量不要離事實的狀況太遠。」

這次單元劇的形式在台劇算是相對少見,每集都有不同的客串演員,導演笑說:「這次很多客串演員都演得很爽,我也覺得得到效果非常出乎意料,尤其是演無差別殺人犯的張雁名,他的表現真的太精彩了。」陳慧玲製作人也補充道:「這次在敲客串演員的時候我真的本來很擔心,因為每集的客串明星很多平常都是主角的,沒想到大家看了劇本後都願意來參與,我很感恩。像夏于喬那時看了劇本立刻就答應要接,我也很感動。她很可愛,只問了一句:『我這麼老了,還可以演網紅嗎?』」陳慧玲感性地說:「我真的在邀請的過程中感受到所有演員想要演好戲的心情,我很感動,也覺得很溫暖。」

律政單元劇的形式也同時考驗著編劇,陳文梓分享道:「首先我們真的找了一個目前正在執業的律師作劇本顧問,寫的劇本都會讓他看過,確保不會太誇張或有明顯錯誤。我跟珮瑜互相分享資源,下載一堆碩博士論文,所以這次寫劇本經驗跟以前真的很不一樣,每步都要更紮實。」

過去多寫愛情偶像劇的林珮瑜則表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對我們來說是基本功,我自己覺得倒還好。但案件的內容到底是什麼,而且每個案件可能都沒有『答案』,劇中每個角色都是人,單元劇必須很濃縮但又要完全呈現出每個角色和跟其他的關係,我們在節奏和舖排上會一直討論。」

陳文梓笑說:「我本人比較直線型思考,但珮瑜會反問,現在的節奏為什麼不能打掉?這是重點嗎?我們會在討論劇本的過程中,不斷去打斷,不斷去問這樣是不是最好的方式。」林珮瑜也表示:「我們其實很多時候就是把故事顧好,節奏跟支線真的很複雜,最後哪些能接在一起、何時不能 WORK,真的還是靠製作人和導演的經驗去協助我們,因為我們自己陷在局裡,對故事太熟,他們會從他們的角度告訴我們剪接上能否順暢,提出可以多或刪哪些東西,一起為多線敘事做取捨。」

《最佳利益》是電視劇資深製作人陳慧玲和電影導演林立書首次合作,陳慧玲直言:「我做這行三十年了,跟不同的團隊合作都有不同的學習,這次都挑戰新題材了,當然就是想要帶來更好的作品。所以當導演提出人員和配備時,對我來說雖然有點超出電視預算規格,但我也想去嘗試,畢竟不能一直做一樣的東西。」

林立書也笑說:「我覺得自己運氣很好,都能遇到貴人。慧玲姐一直是很優秀而且很有良心的製作人,二十幾年來都是拍6休1、每日工時不超過12小時,而且時數休息都直接明訂在合約裡。有這樣的保障,我們就更可以去篩選出真正有心、優秀的工作人員,能跟她合作我覺得很幸運。」

提起陳慧玲的大器,林立書導演也特別講到律師事務所的場景。一開始就都希望做美式風格,每個資深律師都有自己的辦公室,全部是大面玻璃窗。但台灣全部落地窗的辦公室其實很難找,最後在堤頂大道找到接近的一間,也很快被租走。陳慧玲製作人說:「開拍前還找不到場景,是蠻慌張的,中間《與惡》劇組也很好心讓我們去看一下他們的場景能否使用,但因為電視台跟律師事務所需要的差異太大,所以我們最後就找了一個空的 500 坪直接搭景重蓋,但蓋出來就是我們要的風格。」

如同劇中的長河律師事務所辦公室場景,在首開先河的台灣律政劇《最佳利益》,搭建的難度就如同在500坪空地上搭出自己想要的夢想,很困難,但團隊咬著牙把它做出來了。陳慧玲製作人最終平靜表示:「我們努力過了,也盡力把戲做好,現在就等觀眾的公評了。」


【成為重擊會員】

熱愛影劇的你快訂閱重擊電子報加入會員吧!重擊會員將可以收到每週精選內容和編輯室報告,到年底前還有特映會、講座、電影票等專屬好禮,週週抽週週送🎁

訂閱電子報成為重擊會員請點以下連結:https://forms.gle/W8k24w4FSzkmxNPs7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