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我們》:讓人心神不寧,坐立難安大器另類的恐怖片

0

讓人心神不寧,坐立難安,若說《逃出絕命鎮》讓世人一窺喜劇出身的編導喬登皮爾在搞笑外的長才,《我們》則是皮爾的異想世界最瑰麗奇異的樣貌,同時帶來感官與思想的雙重刺激,既可純粹做為恐怖驚悚片享受,也可以從各種角度、各種風格、各種立場分析咀嚼,縱使裡頭偶有荊棘尖刺,也不能阻擾觀眾想要一親芳澤的渴望。

《我們》描述威爾森一家人前往鄰近海灘的林間小屋避暑,原本再尋常也不過的家族旅行卻在一趟海灘之旅後開始出現陰影。不久後,一群不速之客闖進威爾森家,開始對家人展開獵殺,而這些不速之客,竟長得跟威爾森一家人一模一樣…

在首部導演作品《逃出絕命鎮》裡頭,喬登皮爾用帶有些許奇幻與科幻色彩的筆觸,一方面呼應其對類型的熱愛(電影充滿著從《陰陽魔界》到《極度空間》的各種影響),一方面訴說一個政治批判意圖強烈的種族隱喻。到了《我們》,皮爾儼然已確立自己作為創作者的個人風格,但無論野心或創作藍圖皆更加宏大。

純粹作為一部恐怖片來說,《我們》充斥著各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橋段:舉凡分身第一次登場的段落、氣氛詭譎的鬼屋、恰到好處的血腥,以及那無所不在的恐懼感,皮爾明顯要洗刷觀眾對於《逃出絕命鎮》不夠「恐怖片」的怨言,把自己對恐怖片語彙的融會貫通-本片從殭屍片、居家入侵(Home Invasion)、殺人狂(Slasher)、科幻皆包含在內,幾乎到了隨心所欲不踰矩的程度-轉化成製造不安的養分,在拍攝上牢牢抓緊「九成恐怖,一成幽默」的調性,神乎其技的演出更是讓電影如虎添翼:露琵塔尼詠歐的演技從未讓人懷疑,但本片兩位分身的對比與個性之深入,就算以恐怖類型片問鼎明年奧斯卡影后也是實至名歸;飾演女兒的莎哈蒂萊特喬瑟夫有銀幕母親在前絲毫不落下風,完美詮釋了何謂「一直笑,笑得你心裡發寒」。

但皮爾最讓人讚嘆的地方,乃是無論做為純粹娛樂作品或隱喻寓言,《我們》都成功把各種獨特甚至互斥的元素,消化重組為自己的一家之言。做為恐怖片,《我們》能讓新生代恐怖片迷好奇,也能讓老一輩恐怖片迷尋寶;做為一部電影,《我們》可以探討非洲民間神話、美國國族認同、移民問題、貧富差距,甚至是單純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維,把這一切放在同一部作品裡而不顯得突兀,藝高人膽大都不足以形容。片尾那道電扶梯,可說是神來一筆中的神來一筆。

當然,做為皮爾執導的第二部電影,《我們》也有著第二部電影常見的問題,本片想說的故事之多,說的速度之快,彷彿像是把三到四部電影的內容與構思,塞進兩個小時的片長裡,也讓本片偶爾節奏上顯得跳耀,同時電影得依賴大量的講古來填補敘事上的縫隙,以及掩飾故事裡三不五時的瑕疵。但無論如何,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我們》都是一部能讓人心跳加快的原創類型電影,呈現皮爾(與其製作公司 MonkeyPaw Productions)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的個人印記。而當皮爾成為像諾蘭、溫子仁、喬斯溫登這樣本身就是品牌的名字,這肯定是觀眾的好運氣。

Punchline Talk 首次舉辦,來和金馬獎評審馬欣一起聊聊「我們和電影的距離」!

活動完全免費,還可以抽馬欣親筆簽名的《階級病院》散文集

活動報名頁面這裡走:http://bit.ly/2GvbiJh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