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寒單》:硬接的地氣成不了底氣

0

繼《大囍臨門》和《大釣哥》兩部節奏並不算太順、但絕對是商業誠意十足的喜劇片後,黃朝亮導演這次沒有了豬哥亮的加持,也放棄了喜劇類型,但仍挑戰春節賀歲檔。《寒單》以極富地方特色的民俗活動「寒單」作為整部電影的主軸,講的是一個贖罪與自我懲罰、自我放逐的故事,故事的精神勉強扣合了寒單背後的意義,卻失去了與商業片或春節檔的連結。故事主軸是沉重的贖罪之路,有著寫實和落魄的基底,故事和主角追尋不到出路,已違反商業電影的基本主旋律。扣除故事純就場面上來說,不管是炸寒單的場面、零星的動作戲,都沒有特別可看之處,少數的特效更是有些慘烈。

作為故事核心還可以賣的,應剩下兩位男主角的兄弟情誼,但兩人的關係因為故事的設計顯得一切都如履薄冰,直至兩人衝突轉折,男主角林正昆(胡宇威)一番贖罪告白卻仍顯示出自己對阿義(鄭人碩)的不滿和輕蔑,至此兄弟情誼全數告吹,贖罪顯得如此不真心,最後的開放式結局自然更加失去重量。

寒單之外 企圖捕捉的台東風景

不得不說《寒單》的故事確實看得到貼近台東本地脈絡的企圖心,也許是因為怕設定在現代大家無法被說服兩位男主角留在家鄉未成為外流人口,電影把背景設定在 1995 年(但卻做不太出時代感,這是另外一個問題),進入玄武堂與地方幫派的阿義、一心想待在台北發展的萱萱、書唸得好原本被期待出人頭地當老師的正昆、有著悲慘背景年紀輕輕就淪落風塵的原住民女角蘇奈,這樣的組合和各條線的背景,確實試圖捕捉人口老化、缺乏就業機會的台東一景。

但每條線都聊備一格,且每個角色的個性皆不突出,行為與動機也略嫌理所當然。雖然花了一些篇幅去塑造兩位男角過去的仇恨、傳達他們的落魄和喪志,但還是讓人難以認同和感受到他們的行為與情感。尤其是為了緊扣贖罪這個主軸,硬是讓主角林正昆做出讓人難以理解和認同的行為形成全片最大懸念與贖罪的動機,自始至終都成了硬傷,也讓全片的贖罪和兄弟情都顯得廉價而表面。

故事主軸不明 贖罪難成 生命也找不到出路

回到贖罪的主軸,即使用年少輕狂為林正昆的糊塗事作藉口,隨後的發展仍然讓人十分困惑。除了犯錯後想為被害者補償、放棄原本人生道路這件事顯得合理,後續兩位男主角毫無火花與真心的兄弟情顯得冗長無謂,且救贖主題應該是讓人看到兩人如何在低潮後重新振作找到生命的出路,他們兩人卻比較像是被彼此拖累一輩子的歹戲拖棚,讓人完全不知道應該期待故事如何發展。

在缺乏故事發展期待和三幕結構的情況下,只覺得全片敘事拖泥帶水,好像什麼都有了卻又像都是流水帳,最後的衝突、決定和結局則是來得相當突然且欠缺說服力,看完後完全感受不到這是部「賀歲檔」或「商業電影」,比較像是有地方特色、卻絲毫沒有拍攝靈光的人生劇展。從後事之師來看,硬湊的「地氣」元素讓整部電影和觀眾都無所適從,並沒能為電影增加說服力,反而成為電影的硬傷,只能讓人惋惜地方民俗白白被消費且浪費了,十分可惜。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