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與神同行2:最終審判》:從豐盛變成蕪雜的原形畢露

0

《與神同行》首集不但風光寫下超高票房紀錄,更從劇情上就為續集做了超級完美的舖墊,觀眾在走進戲院前已經認識三位性格鮮明的陰間使者和本集受審的主角,加上從首集長賣的走勢來看口碑確實甚佳。《與神同行2:最終審判》續集會被片商視為有機會打敗好萊塢電影、挑戰本年度台灣票房冠軍,確實不是空穴來風。

*內文含部分劇情請斟酌閱讀

可是不曉得是首集花費過多資源、受到原著劇情先天限制,或者更多無法細究的內外在因素。兩集編導掛的都是金容華,但實際品質和成果卻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但第一集很努力在先天限制下拉出清楚的電影三幕劇主線(受審者金自鴻)、副線(冤死弟弟金秀鴻)及支線(三名陰間使者),又在奇幻與動作場面上都下足了心思,視覺特效與動作戲同樣緊湊精彩。雖然在一部電影中要塞主、副、支線和不少主角,有時仍難免互相打架,但主從仍然分明,角色的建立也十分成功,又舖足了可以在下集發揮的伏筆,讓人從看完第一集就開始期待第二集的上映,甚至期待整個「與神宇宙」的未來。而因為關鍵奇觀和角色都繳出應有的成績單,即使劇情元素略顯蕪雜,也可以說是瑕不掩瑜,讓人覺得是十分豐盛的大餐。

然而第二集卻似乎徹底放棄要成為一部電影的意圖,顛覆了首集定下的主次支線模式,直接讓三位陰間使者成為主線,原本應該要是重頭戲的審判變得聊備一格。本來第一集戲份不多卻個性鮮明的陰間使者,到了這集成為主角本來應該是可以操作的,但第二集明明戲份很多的他們,反而在這一集中無法彰顯角色特色,回憶戲也處理得支離破碎。更嚴重的是千年前的記憶也沒有真的影響到他們現在的作為,角色完全沒有因為得知記憶而做出任何不同的選擇就直接和解,角色弧線平到不可思議,而且這樣一來雙線完全失去任何互動,各行其事,令人困擾。本來讓人非常興奮的家神馬東石也讓人失望,本來期待他與陰間使者的對峙,結果角色最大功用是說故事。

在動作和特效場面上,也許是考量首集已經出現過各層地獄的奇觀,擔心觀眾已經看膩,這次直接只有兩次關卡出現奇觀比重,一次是差強人意的海中巨魚,另一次就是讓人出戲,感覺是直接從《侏儸紀公園》跑來的恐龍了。《與神》第一集掌握了很好的東方奇幻元素,讓特效與動作戲都有著不完全與西方好萊塢片相同的神采(包括打鬥的武器也是),也省掉讓觀眾直接比較的機會,第二集的選擇則是直接掌舵往冰山航去。所以就算不管角色和劇情,光是要爽的觀眾,恐怕都得失望,除了開頭一兩小段密閉空間打鬥戲,幾乎就只有這兩段稱得上奇觀。而古朝鮮的動作場面更幾乎都只是為了交代劇情(看起來預算也不是很夠真的做奇觀),不太需要期待。

如同金秀鴻在片中自己都說了「原來我不是主角」,《與神同行》續集最大的問題就是失去首集的主線和主角後,第二集的角色更多卻完全沒有主從可言,最後成了蕪雜的四色拼盤,好像都有一點但都令人不滿足,第一集營造得最成功的最終審判天倫關卡,在這集懸念轉移到江林公子的記憶秘密,但太好猜測的結果就是事件其實沒有真正的懸念可言,最後連能否得到原諒(應該是本片最重要的主題)都草草帶過直接結束,當然就只讓人覺得無比空虛了。

另外幾個本來在第一集都顯得演技亮眼的演員們,不管是河正宇、朱智勛、金香起、金東旭,這集因為劇情和角色的勉強,都變得表現平平,原本分飾兩角應該要有的演技發揮空間完全被浪費掉,新加入的馬東石也沒能得到太好的發揮,就又失去了一層看點。

經過第二集的「原形畢露」,《與神同行》宇宙要如何向前行,未來的前傳或外傳顯然需要回歸基本面,先把基本的故事和角色寫好,畢竟下次恐怕無法再攀附前集的榮光,得靠真本事決勝負了。


【職場原始人,進化吧! 線上課程】

青年失業問題嚴重,不過有工作的年輕人,也沒好到哪去,低薪窮忙,世代落差,工作沒有成就,不受主管肯定,還要被各種幹話轟炸!

泛科學院的第一個募資專案,也是 FlyingV 的第一次課程募資,終於上線啦!感謝上千位朋友的支持與訊息,現在可以來看看我們的完整頁面囉!一起支持我們的專案,幫助台灣年輕人擺脫窮忙。

>>>>>>募資連結請點這裡  <<<<<<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