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蟻人與黃蜂女》:戲裡戲外回歸初心的餘興小品

0

若說年初的《黑豹》將漫威電影推到全新高度,並指引超級英雄類型的全新可能),不久前的《復仇者聯盟3》砸下重金,為漫威電影的現在做出轟轟烈烈的總結,《蟻人與黃蜂女》則讓人想起十年前第一次看《鋼鐵人》或去年夏天《蜘蛛人:返校日》的那份驚喜與滿足,不追求浩大的場面、史詩般的戰鬥、攸關全世界的危機,而是將歡笑與娛樂性擺在第一優先,給觀眾兩小時─即便不是那麼驚天動地─開心舒服的時光。

時間設定在《美國隊長3》之後,《復仇者聯盟3》之前,《蟻人與黃蜂女》描述史考特朗恩因為參與英雄內戰而被軟禁在家,即將服刑期滿之際卻為了拯救困在量子空間裡的初代黃蜂女,被迫與皮姆博士與荷普再度展開冒險。面對未知的世界和虎視眈眈的敵人,史考特與荷普只能仰賴彼此、蟻人的放大縮小科技,以及整個漫威宇宙最強的… 垃圾話。

同樣的路線其實在第一集已經確立,但先前或許受限於臨陣換導的挑戰,絕大多數的決定感覺以「先研究不傷身體,再講求效果」為使命,力求安安穩穩地讓電影和觀眾見面,個人色彩不甚重要。到了續集,導演派頓瑞德終於可以開始營造(在漫威框架下)屬於自己的作品,於是《蟻人與黃蜂女》還是和前作一樣幽默、輕鬆、慵懶,但在這裡笑點更隨興自然(雖然跟主線一點關係也沒有,但片中關於魔術的梗相當搶戲)、調性輕鬆溫暖,危機或調性也刻意限縮在「小」規模的個人衝突與內心世界上頭,讓本片幾乎是第一部沒有明確反派的漫威電影,做壞事的人有,說壞到骨子裡倒不至於。同時,片中該有的飛車、動作、武打一樣不缺,只是扣除黃蜂女第一次亮相的肉搏,以及片尾的無敵風火輪追逐,多數時候動作真的不是本片重點(或專長),至於這是導演決定,還是純粹技術上的侷限,就不得而知了。

可以肯定的是,既然電影路線聚焦在此,首集選擇保羅路德擔任男主角的決定在本片更進一步有了莫大回收,路德自然討喜的個人特質、軟爛又怡然自得的銀幕形象,以及信手拈來即興的功力,皆讓他所演出的蟻人可能是整個漫威宇宙扣除蜘蛛人之外最親民的藍領英雄(有了新裝甲的鋼鐵蜘蛛人肯定也不是那麼藍領了),電影的樂趣絕非看蟻人打擊犯罪,而是看路德打鼓、賣萌、同時與眼前的對象拌嘴,連帶讓飾演女兒的艾比萊德弗特森融化所有觀眾的心,並救活了茱蒂葛瑞兒吃力不討好的前妻角色。伊凡潔琳莉莉的黃蜂女對照首集也有了明顯修正,發揮空間雖然不多(多半以矯健身手為主),至少個性在剛硬與關懷間有著比較好的平衡,反倒麥可潘納首集已經是 MVP,本集更是逢出場便為亮點,與新加入的藍道爾朴與瓦頓戈金斯三個人唇槍舌戰得相當過癮,讓嘴砲成為漫威宇宙蟻人這一角的最強超能力。

當然飾演「鬼魂」的漢娜約翰卡門,以及在片中扮演關鍵角色的勞倫斯費許朋,科技與動作絕非《蟻人與黃蜂女》重點(與強項),還不如看史考特充滿童趣的校園歷險記。缺乏威脅強化了本片溫暖舒服的調性,也讓電影相對沒有重量,記得笑點或莫名惡搞梗的機率,比記得本片故事為何高上許多。無論在漫威宇宙裡的位置,或純粹片中故事,《蟻人與黃蜂女》都像是獨立的存在,維持初心同時討喜而真誠,只是稍微沒有記憶點。比起《復仇者聯盟3》看完的衝擊與震撼,《蟻人與黃蜂女》要來得低調簡單許多,只是在《復仇者聯盟3》的絕望與緊繃之後,《蟻人與黃蜂女》的愉快反而顯得太重要了。

當個人即是媒體,新媒體不再新,也是開始經營內容的最好時機。

全台唯一數位垂直媒體集團「泛科知識」知識長鄭國威、泛科學主編雷雅淇、娛樂重擊主編徐佑德不藏私分享,結合數位媒體的經營要素:社群、數據、影音、工程,打造實戰可用的 5×5 訓練計畫!

泛科學院週年慶現正進行中,現在就領取超值優惠,踏出成為自媒體的第一步:http://bit.ly/2ARzL8s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