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翻牆的記憶》編劇劉蕊瑄:只要能讓更多人看到劇,我什麼都願意做!

0

文/Maple;攝影/莊永鴻

TVBS 新戲《翻牆的記憶》與何潤東合作,繳出非常不一樣的校園劇成績,大膽地探討了校園裡幫派、暴力、性交易、毒品等不同誘惑進入的現況,比起過去總是以浪漫愛情、正向勵志或突梯笑點為主軸的台灣校園劇相比,堪稱有史以來最寫實的校園劇。

最讓人驚喜的是,本劇對於青少年問題不但明顯看得出經過一番田野調查,在掌握不同青少年角色的性格、行為甚至語言上,都展現出很高的水準,而這背後的一大功臣,無疑要歸功於編劇統籌劉蕊瑄。翻開劉蕊瑄的編劇履歷,會驚訝地發現她是少見能駕馭全然不同風格的台灣編劇,寫過偶像劇大盛時期的經典《公主小妹》、《終極一家》,也寫過優秀的金鐘歷史劇《回家》,最近更寫過據楊日松法醫真實經歷改編而成的刑偵類型劇《落日》,究竟她如何駕馭如此不同的題材,還能如魚得水呢?

從偶像劇到類型劇 基本功練成後開始發展「真愛」

被問起怎麼有個這麼多樣化的編劇履歷,劉蕊瑄呆了一下後笑說:「其實我自己每年就是寫寫寫,很少回頭看,不過這樣一說確實發現好像自己的經歷比較少見。」劉蕊瑄是世新廣電系本科系出身,她聊起自己的入行經歷:「其實我是先做綜藝節目編劇,後來覺得太速食,才轉戲劇企劃,很幸運地出道作就是《薔薇之戀》,後來就是跟可米製作長期合作。」

因為進了以偶像劇聞名的公司,劉蕊瑄很自然地在台灣偶像劇黃金年代不斷累積基本功,作品也都是偶像劇。但她偷笑地說:「但我寫到一段時間後,就離開開始寫不同的種類,因為我自己的個性其實喜歡比較黑暗、寫實、深沉的東西,而且我是典型的水瓶座,最不喜歡的就是無聊,我希望一直有新東西可以去嘗試!其實我自己的個性也比較中性,既有像男性也有像女性的部分,很想挑戰不同的題材和觀點。」

不過劉蕊瑄也談到務實的另一面:「當年台灣都是做偶像劇,為了有穩定的編劇收入,我自己當然也是先從偶像劇寫起,而且當時還是新手編劇,沒有太多思考的餘裕,因為要先把基本功練好。直到這幾年 OTT 平台愈來愈多,大家為了吸引觀眾,開始願意嘗試愈來愈多的題材,自己也已經不是小女孩,看了更多的戲、有了更多的人生體驗,自然開始想做不同的東西,不想只寫少女心的偶像劇。」

雖然這幾年劉蕊瑄開始往類型、黑暗的題材發展,不過她也笑說:「偶像劇的訓練還是必經的過程,沒有任何路是白費的。現在只要是需要寫愛情的部分,都可以駕輕就熟,像《翻牆》雖然是寫實校園劇,也會有一些比較清新、浪漫的橋段,我會避免用太老的梗、用比較生活自然的方式去營造出粉紅泡泡,但那些部分對我來說就相對非常水到渠成。雖然我還是喜歡特殊題材,但多少也都還是會有愛情的部分,這部分我的掌握度也會很高。」

劉蕊瑄也直呼:「我真的都是愛黑暗深沉的題材,超想寫懸疑推理劇,但很少人找我,歡迎大家多找我!另外我也想挑戰喜劇,尤其是黑色喜劇,我的夢想就是寫出《黑色追緝令》!」沒想到劉蕊瑄的理想如此高遠,當下我不禁反問:「那真的很難欸!」她則大笑回:「對,我就是喜歡設一個超級高的門檻把自己逼死!」水瓶座的不按牌理出牌和好勝,在她的回答裡同時展露無遺。

如何與何潤東合作 推出一部「不一樣的校園劇」

劉蕊瑄談起跟何潤東合作的過程,坦言一開始是 TVBS 的促成:「東哥本來就想做一部不一樣的校園劇,我有寫過《終極》系列,TVBS 的戴天易先生就推薦了我。我跟東哥聊了一下很快就發現我們的想法非常一致,包括想要做快節奏、討論較寫實、現在青少年面臨什麼問題的校園劇等等,所以就很快談定了合作。」

這次《翻牆的記憶》由何潤東自製、自導、自演,對於作品必然有自己的想像,對於編劇來說是否會有一定的壓力呢?劉蕊瑄分享道:「從以前到現在大家都會說劇本、劇本,就是一劇之本,但就業界現實狀況來說,多半還是以明星卡司、導演團隊為主,直到近幾年開始有真的愈來愈重視編劇,剛好我自己資歷累積也比較夠了,被重視的程度也慢慢增加。」她也坦言:「確實跟編劇開會的時候,還是有些製作單位和製作人的作風是他單方面要你改你就得改,完全沒得討論,但確實開始有愈來愈多製作人和公司懂得尊重編劇。」

而這次和頗有名氣的何潤東合作過程,其實意外地很愉快,劉蕊瑄表示:「雖然我們沒有合作過,但磨合時間沒有太長,因為想得很接近。我覺得一部戲在前端時,製作人、導演和編劇一定先要取得共識,後續都好討論。在跟東哥合作的過程中,他雖然有主觀、有自己的想法,但他會願意聆聽編劇為何原本會這樣寫,雙方再進行想法的討論,雖然一定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但大家都可以不斷回到前端的共識,然後共同討論怎麼寫可以讓這個本更好。」

劉蕊瑄打了個比方:「我們兩個都喜歡快節奏、有張力、寫實的校園劇,修正的過程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而是彼此尊重。我曾經這樣跟他說,我就像是他的參謀,而他是將軍。參謀的任務就是要把最完整的藍圖和各種策略及優劣都畫出來給將軍,但最後由將軍去做最後的決定,因為他是製作人,他還是要扛最後的成敗。所以過程中如果他提出想要做一件什麼事,我就會給出不同的解決方案讓他去選,因為戲有時候沒有絕對,不一定只有一種寫法。」

除了前置的討論彼此尊重,共同找出最佳解方外,劉蕊瑄也提到《翻牆的記憶》對劇本的重視,還出現在前置期間:「我們初稿寫完之後,製作人還邀請編劇參與前置、定裝和讀本,我們再來看演員、場景、美術整個風格去修正劇本。因為我們都是會聽別人想法的人,也會對對方直接的表達,有時候是他說服我、有時候我說服他,說服後大家覺得合理、認同,我就會再用編劇功力去把他想做到的效果改到加分,共同讓劇本更好。」

除了與製作人之間的互動愉快外,劉蕊瑄當然也花在苦工在田調上,她表示:「既然是要寫寫實的校園劇,討論社會責任、少年犯罪,我勢必要做功課。做田調最困難的是其實搜集了很多令人心碎的素材,像我真的就是訪到一個 14 歲就去摸摸茶的女孩子,即使中間有社福介入她後來還是又去,因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還能幹嘛,往後挖都會發現家庭是有狀況的。但在融入劇本的時候,要很小心的剪裁,讓它既有商業節奏,也能兼顧厚度,劇中每個角色,包括霸凌者跟被霸凌者背後都是有原因的。」

在對白台詞上,劉蕊瑄也非常用心,她笑說:「我自己寫劇本,每句台詞自己一定都會先讀過一次,才不會不像人說出來的話。我相信有靈魂的戲,對白一定要生活化。尤其是比較輕鬆和談戀愛的橋段我更小心,因為自己過去寫偶像劇,就更努力要跳脫俗套的對白,讓他們的行為、說話是生活化的,不會太誇張,希望可以帶來不同的生命力。我在寫的過程中,也會一直觀察年輕人的行為和說話的方式,也會一直上年輕人的網站看他們的用詞,都是為了更貼近這些角色。」

一說到角色,劉蕊瑄很認真的說:「這次我們的角色設定真的非常用心,而且東哥自己也是演員,也會用演員角度來告訴我,如果演員看到現在的劇本,在演出上會有什麼樣的問題,我們再共同去改,讓每個演員都能更走入角色。我們也在演員讀本之後,再重新調整過劇本,就是為了讓每個角色呈現出來的樣子更好、更自然。我自己是從頭跟到尾,因為地基要打穩,角色設定和情感一定要先確定有共識,即使導演現場會微調台詞,但都先確保每場戲的動機和情緒沒跑掉,才不會不連戲。」

她也再次稱讚了何潤東的耐心:「東哥不只對我有耐心,對新演員也很有耐心,他在讀本的過程中,跟演員不斷地溝通討論,最後讓他們很真實的交出自己,演出都是真感情,我自己常常看剪出來的片段都覺得是真的,然後覺得自己這個當編劇的也太殘忍!」

也因為對這部戲投入很深,劉蕊瑄語重心長地說:「如果有機會讓更多人看到這齣戲,我什麼都願意做。我衷心希望這部戲能中,於私因為是自己的作品,於公則是著眼整個產業,因為這是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新嘗試,如果沒有被觀眾接受,台劇的投資者可能就會更加卻步,這不只是我一個人的事。從產業面來講,如果我們這麼用心,電視台也支持尊重創作,用創新的題材加上優質用心的執行,如果觀眾居然反應冷淡,對我們自己的打擊事小,但對大環境的影響可能更大。」

從偶像劇一路寫到類型劇的劉蕊瑄,對於市場其實很敏銳,也道出自己的憂心:「現在我們的對手是全世界的劇!過去的偶像劇真的已經沒有所謂的基本盤了,韓劇已經連外星人談戀愛都有了,但現在的台劇常常是用不同東西包裝,本質上還是換湯不換藥。如果這次觀眾反應好,我們就有機會成為突破口!」不過她隨即又發揮水瓶座的跳 TONE,笑說:「如果要喊收視率破幾編劇就犧牲色相我也可以!但應該沒有人要看哈哈哈。」

給編劇後進的叮嚀提醒:「編劇還是有客戶的」

身為少數可以跟製作方溝通合作愉快、又能寫不同題材的編劇,劉蕊瑄對於新手編劇又有什麼樣的建議呢?

剛在編劇營擔任導演的劉蕊瑄坦言:「我去編劇營當導師的時候,發現很多想當編劇的人本來是小說家,文筆都很好。但編劇真正難的其實是不能只想到文字面,不能像小說一樣完全天馬行空。最難的地方就在於它不能完全天馬行空,但又必須帶給觀眾想像空間,有一定的合理性,演員才能演得不尷尬,要兼顧想像力和執行實務面。」

從偶像劇寫手開始練基本功的劉蕊瑄也分享道:「寫劇本真的沒有捷徑,就是要一直寫一直改,而且要找到對的人帶你,才能不斷成長。年輕編劇一定會有很好的創意,但不管是再創新的題材,還是要有紮實的基本功作為基底,就像廚師一樣,有了很好的創意食譜,還是要有基本功,才能真正做出一盤好菜,訓練的過程是少不了的。」

會有這樣的叮嚀提醒,也是因為劉蕊瑄有感於業界現況:「以前偶像劇時代至少是有量,所以編劇還有一個培養系統,先從寫手開始一路寫上去。但現在環境太缺,常常是寫個一兩檔就變成編劇統籌了。說真的有些編劇可能運氣好,寫個一兩部就入圍金鐘,但如果沒有基本功的話, 後面的職業生涯還是很難延續下去,重點還是在於有沒有足夠的實力去支撐第二部、第三部,因為專業編劇一定是質量都要穩定,不能只有一兩部靠創意撐出來。」

另一方面,談到編劇究竟該不該堅持自己的想法,跟製作方的角力該如何取捨,劉蕊瑄則表示:「其實我覺得創作同時需要主觀和客觀,創作時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觀想法,才能有創作力。但更重要的是寫完之後還要能夠客觀檢視,如果沒有辦法客觀,就會面臨很大的問題,容易聽不進別人的話,什麼都是自己才是對的。」所以她也認為:「有時候編劇也是很看人格特質的,要喜歡、要有熱情,但還要願意不斷學習修正,要能夠觀察人、捕捉到人的特質和語言等等。」她也鼓勵編劇:「可以多參加寫作班,不要只聽理論,要邊寫邊學,最好是有導師帶領的,比較容易看到自己的盲點在哪裡。」

編劇一定都有自己想寫的東西,不過劉蕊瑄也特別提到:「編劇還是有客戶的,不能夠全部只想自己的。有一次我聽到一個前輩對我說,他第一次遇到有一個編劇聽懂他們要什麼、還可以改對,根本是超級天菜。其實我覺得編劇就是要理性與感性的平衡,寫劇本一定要很感性,但遇到問題的時候,也需要理性的討論,去找出對的路。我自己寫劇本一寫起來會進入『無菌室』狀態,完全投入在裡面,但寫完了走出去後,也要能夠客觀的看、去討論。做戲有時候大家都會有自己的想法,但也可以各退一步,畢竟一齣戲還是團隊合作,除非編劇要自己抵押房子賭這麼大,不然還是要彼此尊重。」

最後劉蕊瑄也給新人一個建議:「大家都會想寫自己的東西,但一開始可以先不要急。先聆聽別人想要的是什麼,先把別人要的劇本寫好,像我在開課的時候,就是先叫編劇一定要照開會講好的去寫,先讓自己不離題,然後紮好基本功。累積幾部作品,大家看見你的實力後,自然就會來問:『你手上有沒有什麼劇本』了。所以你還是要有自己的軍火庫,但寫劇本真的要顧到很多層面,可以先幫別人把本寫好、練習夠了時機也到,就立刻可以把握機會。」

延伸閱讀:

【Re:從零開始的30堂人工智慧必修課】線上課程預購

人工智慧?考試不考,幹嘛要學?因為人工智慧將影響我們接下來的整個人生。

2018 年泛科學院又一重磅線上課程:台灣第一門專為青少年設計的人工智慧課。特別邀請中華民國人工智慧學會祕書長洪智傑共同授課與監製,集結知識、理論與實作三合一。

現在預購馬上省 $1000!傳送門:https://lihi.cc/foBOq/punchline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